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44章 线索
    三人一起乘电梯上楼,来到张静的套房,张静在茶室早泡好了茶虚位以待。

    李晓给彼此简单介绍了一遍,四个人客让一番坐下,张静客气地斟茶拿烟,充当起服务员的角色。刘成和徐艳红对李晓更是高看一眼。

    张静可是酒店的台商老板,这样尊贵的身份却对李晓如此雌伏状,这新扎上任的李助理果然道行不浅。

    茶室古色古香,几口云雾热茶下肚,然后点上烟,迅速拉近了彼此间心房的距离。

    李晓开门见山,道出了心中的疑惑:“你们能约我见面,我真的很意外,艳红,按照常理,我们都是混体制的,我当上了这个助理,这也很正常,不知我哪里让你们看出了破绽。”

    徐艳红似乎都看淡了:“当第一次大院里出现了马建国的传单,我也不大在意,对马建国很相信,可是刘成却说我这次绝对当选不上,直到前天夜里又出现了传单,后面就被前夫撞破了我和刘成的事,我才相信了他的话。”

    这就是刘成看出了端倪,李晓点点头:“刘成,你是个高人啊。”

    刘成摆了摆手:“说不上高人,我在体制内一直不大得志,艳红是我学生几乎都要成了副处级,可我上面没人,现在还是一个老科员,闲暇之余就爱折磨一些人和事。我看出来了,有人要对马建国动手了,一直在暗暗观察,最终,我确定了,这个人就是你李晓。”

    “哦?理由呢?”

    “你在下梁做出了多大成绩,除了那些不愿看见的人,也瞒不过有心人。只要听听你在下梁坊间的名声,就能判断出你的为人。而马建国是什么人东城区妇孺皆知,他的做派就是不得善了那种,就看在什么时候爆发而已。”

    喝了口茶,刘成的眼神扫了扫李晓,继续说道:“你和马建国之间绝对不会和平相处,也不会有妥协之举。而在这个助理你绝对不是为了升职而争取,马区长来了东城区,他起初邀请你帮他,而你拒绝了,突然之间却愿意来当这个不如镇长的区办主任,我就察觉到不对劲。”

    有心人啊!李晓也不隐瞒,轻轻点了点头。

    刘成想了想,试探着说道:“李助理,冒昧地问一句,那些传单是不是你的手笔?”

    李晓微微一笑:“两次传单和你们被捉,虽然不是我亲自出手的,但是都和我有点关系,我不是针对你们,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对付马建国,对不起!”

    “果然和我判断的一样,虽然你打击了徐艳红,但是我们不怪你,你的人品大家都信得过。马建国当初在办事处威逼霸占了艳红,现在她丧失了一个女人做母亲的权利,而罪魁祸首就是马建国,我们一定要他身败名裂。”

    李晓久久无语,虽然早就知道了徐艳红的悲剧,但是当面说出来,还是让人无法接受。

    “既然你们说话掏心窝,也相信我李晓,我就明着告诉你们。明天我要去秦城,除了办公事,另一个重要的事就是安排拿下马建国,因为市里有张书记在,山城任何人就奈何不了他。可是,我手里的东西并不多,这就需要一段时间。”

    徐艳红眼睛湿润了,看了刘成一眼,然后从坤包里取出一个折叠的档案袋,郑重地交给了李晓。

    李晓剑眉一挑,迟疑着没有接,看着徐艳红说道:“艳红姐,你真的相信我?”

    徐艳红欣喜地点点头:“就凭你随口喊我这声姐,我相信你。”

    李晓不再犹豫接过档案袋,打开一看,里面的东西并不多,只是十几张复印件,有四处房产证和一笔银行存款记录的复印件,最后是一笔三年前的财政拨款单,收款人是东城区水泵厂,而水泵厂分两笔以业务款的名义又转给了辉东公司,这一笔金额是二百万。

    “艳红姐,这二百万是怎么回事?”

    徐艳红凑过来,指着几张转款单解释道:“这是当初马辉辉公司资金紧张,就把主意打到财政局身上,贺志军批了字,财政局下属有个经营公司,贾为民就是当时的经理,这二百万就落到马辉辉手里了。你看看批转单和转款记录上,有贺志军和贾为民的签字,还有水泵厂秦经理的签字。”

    这可是铁证啊,李晓眼神一亮:“马建国这胆子也没谁了,公款也敢打主意,贾为民一个事编混成了区委办副主任,大概也是凭借这笔拨款吧,这么隐秘的证据你怎么拿到的?”

    “这很简单,原始凭证我当然拿不到,可这些人为了表功,复印了拿给马建国过目,我就偷偷给复印下来了。”

    “这可是三年前的事情,你那时就准备留后手?”

    徐艳红神色黯然:“我对马建国哪能有真心?准备这些都是为了自保而已。”

    李晓收起了档案袋,想了想说道:“你们这资料来得太及时了,看来马建国倒台的日期要提前了,艳红姐,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徐艳红想了想:“现在我和刘成都成了自由人,那就尽快领证,也能多少堵堵别人的嘴,如果马建国倒台了,我希望能跟你一起共事。”

    李晓郑重地想了想,才说道:“可以,我现在还不能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你先休假避避风头。对了,刘成你怎么也离婚了?”

    刘成苦涩地看了看徐艳红,然后长叹一声:“我和艳红是真心相爱的,我前妻在区高中教书,都是因果报应啊,我的心在艳红身上,自然就冷落了她,结果一个年轻的男老师接近了她,两人很快就滚了传单,被我给堵在学校宿舍里,闹了一段时间,我们就分手了,女儿也判给了我。”

    这真是够狗血的情节,李晓无奈地摇摇头:“事以至此也不必后悔,你可是很有才干的人,能谋善断,为了艳红姐和你自己的前途,你们尽快领证结婚,今后东城区会有大动作,你们都可以有所作为。”

    刘成兴奋地点点头:“我们听你的安排。”

    李晓笑了笑:“你的能力在我之上,我想今后会有合作的机会,天也晚了,别跑来跑去了,你们就在这里休息吧。”

    张静及时出去,喊来了楼层的服务员,安排刘成和徐艳红去另外的套房休息。

    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时,张静红着脸问道:“你还走不走?我这里房间多,要不就在这里休息一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