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58章 我真是傻
    “哇!这里景色真好。”

    梁晓怡站在临窗的栏杆前,眼睛不够使了。头顶是璀璨的夜空,脚下是无垠的灯海,让人仿佛置身在仙境般的星海之中。国贸酒店的天台上,竟然有这样奇思妙想的房间。

    李晓从小吧台端来茶盘,看着欢呼雀跃的妻子,先放下咖啡,又开了红酒,然后在临窗前的沙发上坐下,点了一支烟,看着窗外的灯火,端起红酒品了一口。

    梁晓怡看出丈夫的异样,激动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在另一只沙发上坐下,端起咖啡小喝了一口:“提前回来了怎么不回家?”

    李晓又小品了一口酒:“你不喜欢这里?”

    “喜欢是喜欢,可是,总觉得没有家里好。”

    李晓长长叹了口气:“是啊,什么地方能比自己的家好,好像你以前不这么看吧?”

    梁晓怡:“......”

    李晓顿了顿,看着若有所思的妻子,还是说道:“其实早上我就回来了,我想我们应该好好深谈一次,家里有豆豆和赵姐在,不大方便,所以我约你到这里来。”

    梁晓怡看了李晓一眼,然后低下头,眉头紧紧皱起,好久都沉默不语,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李晓等了等,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你有事瞒着我,也欺骗了我好多次,如果你觉得没有告诉我的必要,倒不如我们好合好散。心不在一起了,硬绑在一起也没有什么意思。”

    梁晓怡一震,不敢相信地抬头看着李晓,眼睛慢慢红了:“你几次想和我分手,是不是不爱我了,还是现在有了别的女人?哦,你现在成了领导,是不是觉得我配不上你了?”

    胡搅蛮缠!倒打一靶!这就是自己曾经深爱的妻子?

    李晓偏过头,静静地盯着梁晓怡的眼睛,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心中莫名地窜起一股怒火:“你真是令我惊奇,嗯,你可以这样想,也可以马上离开,反正今晚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说不说在你。不要幻想靠一张结婚证能遮掩什么,我告诉你,那就是一张白纸!”

    梁晓怡瞪大了眼睛,脸色变得想一张白纸一样苍白,李晓竟然发火了,惊慌之下,下意识呢喃道:“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你不能这样对我......”

    又是这一套!李晓气血上涌,心口隐隐作疼,竟然有动手打人的冲动,“对!你没有对不起我。小尹、庄总、市里的大佬、陈大勇、宋维军、还有一个赵海,玩俱乐部、会所、山庄。现在你告诉我,你想做什么,当山城的交际花?”

    梁晓怡疯了一般怒视着李晓:“我没有!难道我就不能有自己的朋友和空间?”

    “朋友?空间?陪小尹在温泉池中自渎、和庄总在会所耳鬓厮磨、给宋维军牵线交易、和赵海认干女儿、市里神秘的大佬,还有打死都不说的夫人俱乐部,你像个妻子嘛,还是不是豆豆的妈妈?去踏马的空间,我给你!”

    “啪!”梁晓怡的脸上重重地挨了一记耳光,这一记耳光让两个人顿时惊呆了。

    李晓怀疑地看着自己的右手,心中似在滴血,青梅竹马的夫妻啊,我竟然打了她!

    一时房间中静得落针可闻,李晓嘲讽地看了看窗外的夜景,感觉自己心中的全部世界都黑了,心情反而诡异地平静了下来。

    “对不起,我不该打你,也不该对你抱有幻想。秘密之所以是秘密,那就是不能让别人知道,我真是......傻!”

    顿了顿,在梁晓怡惊慌失措的注视中,李晓冷冷地回盯着梁晓怡,眼神中的冷意让人不寒而栗:“其实发生了什么事,我大概也能猜测得到,只是心中不甘自己欺骗我自己而已,呵呵,我又何必强求?”

    说完,李晓转身走向房间的门廊方向,直到听到房门的关闭声,梁晓怡才从呆滞中反应过来,疯了般跌跌撞撞扑到房门前,李晓果然走了。慌乱地拉开门,昏暗不明的天台上也不见李晓的影子。

    “晓晓!晓晓!你在哪里,给我回来呀!”

    梁晓怡朝着楼梯口追了过去,边走边喊了几声,却没有任何回应。

    最终,梁晓怡徒劳而归,失魂落魄地回到房间。想起刚才李晓冰冷的眼神,看着仙境般的房间,很明显,李晓今晚是想和自己好好谈的,可是,自己竟然还在作?

    梁晓怡顿时懊恼不已,自己都有点恨自己,几乎是下意识地,她抬手狠狠扇在自己的脸上,疼痛之下,双手捂着脸,埋头呜呜哭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哭够了哭累了才抬起头来,眼神无意中看到自己的坤包,眼神里恢复了几丝神采。手颤抖着打开包取出手机,翻出李晓的手机打了过去。

    可惜,手机打不通,李晓竟然把自己拉黑了。

    浑蛋!你竟这样对我!梁晓怡气得几乎摔了手机,想了想,还是忍着冲动给张春丽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一阵,张春丽才接通了电话,声音似乎有点淡:“晓怡,这么晚了,有事?”

    “春丽姐,你能联系上李晓吗?我现在联系不上他了。”

    春丽顿了顿,才说道:“现在联系不上肯定是有事忙,你明天再联系他。”

    “不,你不知道,他今早就回来了,刚才和我在国贸酒店吵了一架,然后自己一个人走了,还把我的电话拉黑了。”

    话筒中传来一声叹息:“你先不要急,好好想一想。现在找到他又有什么用,你打算把什么都告诉他?”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和你有关的事庆伟现在都避开我,我只知道他和刚才和庆伟通话了。”

    梁晓怡顿了顿,才说道:“其实都是他误会了,我可以说清楚。”

    “哦?那你急什么?他明天总要上班,你当面和他解释清不就行了,我先挂了。”

    不等梁晓怡再说什么春丽就挂断了电话,梁晓怡很意外,急忙又拨了过去,春丽竟然关机了!

    这是什么意思?梁晓怡想了想刚才春丽淡淡的口吻,这是不愿和自己多说?

    梁晓怡从来没有这么失落过,想了想,李晓会不会就在楼下张静那里?草草收拾了东西,提着坤包离开房间,顺着天台的楼梯走到二十九楼,来到张静的房门前,顿了顿,伸手按下了门铃。

    很快,张静穿着睡衣开了门,见是她客气地问道:“晓怡,你不是在楼上么,找我有事?”

    梁晓怡尴尬地笑了笑:“张总,李晓和我闹别扭走了,你知道他去了哪里?”

    张静愣了一下,顺手打开了门:“我不知道呀,要不你先进来坐一坐?”

    “不用了,那我先回家看一看,麻烦你了。”

    梁晓怡告辞张静,乘电梯下楼,开车急匆匆赶回家里,家里也没有李晓的身影。她像泄了气的皮球,回到卧室合衣躺在床上,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无声地滑落下脸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