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65章 纷呈
    赵庆伟哪敢让梁晓怡去动用身后“那些”关系,急忙说道:“晓怡,李晓是什么人你不清楚?你记住他的话,照顾好家里就行,先不要把消息让老人们知道。”

    李雅萍也急了:“晓怡姐,你先不要急着找人,我有关系可以打听到消息。给我一个晚上时间,明天我一定告诉你具体的消息。”

    梁晓怡苦涩地点点头,庆伟和李雅萍的异常反应,让她心中很是难受。不出意外,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李晓并没有瞒着眼前的两个人,这让她很难堪,难道我就是如此让人不放心吗?

    “行!我相信你,那明天我就等你的消息了,我先回家了。”

    庆伟站了起来,给李雅萍打了个眼色:“雅萍,你去陪着晓怡一起回家,一定要把她安全送到家。”

    梁晓怡没有拒绝,和李雅萍一起下楼,分别开车回到人民路小区楼下。

    梁晓怡下车特意叮咛了一句:“雅萍,李晓在山城势单力薄,纪委不是等闲的部门,李晓是什么情况就全拜托你了。”

    李雅萍没有下车,郑重的点了点头:“姐,你先回家,放心等我的消息就是,我先走了。”

    梁晓怡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冲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回到卧室想了想,毅然打开坤包,取出一张电话卡,从抽屉里找出一部旧手机安好了卡,重新开机后,给张琴打了过去。

    “晓怡,怎么现在打了过来,有事?”

    “张姐,出事了,我的老公李晓被市纪委抓走了。”

    “嗯,什么时候?”

    “中午午饭的时候,市纪委带队的是一个叫贾为国的主任。”

    “我知道了,你说实话,你家老公是不是在钱上有问题?”

    “绝对不可能,他是很正直的人。”

    “这就奇怪了,你又没有帮他升职,他不是任何派系的人,有人怎么盯上他了?”

    “他在东城区和马建国是死对头,只能是和他有关。”

    “麻烦了,马建国可是张书记的亲信,这会不会是张书记的意思?不过也不要紧,大不了你让那一位发个话,小事而已。”

    “张姐,我不能再和他来往了。我老公已经警觉了,我都被老公派人盯上了。让我老公知道了实情,依他的脾气会出大事的。”

    “这样啊,真搞不懂你了,这么怕老公,好了,十点整你等我电话。有些人在山城临退了也不安分,真不是个玩意。”

    挂了电话,梁晓怡迅速换回手机卡,失落地瘫坐在床上,心中悔恨不已。一时的自私让自己陷入险境,虽然没有跨出那最后一步,但是对方岂能善罢甘休?

    半年的时间能解决么?最终会不会让自己的家庭也陷入绝境,到那时自己该怎么选择?

    晚饭时,梁晓怡强装笑颜,陪着豆豆吃饭然后看动画,心中却焦急地盼着消息早点到来。

    “晓怡,晓晓今晚怎么还没有回来?”

    “姐,这几天他都不会回来,他又出差了。”

    赵姐叹了口气:“唉,这当领导又有什么好的?刚出完差又出差,家里没有男人怎么行。”

    七点多,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梁晓怡放下豆豆,急忙拿过来看了看号码,发现却是山城固话的号码,也没有多想,走进卧室一边接通,一边关上了门。

    赵姐不喜地看了卧室一眼,嘴里小声嘀咕:“接个电话还避开人,你就作吧,迟早作死你自己。”

    梁晓怡接听了几句,却是赵海秘书的电话。

    “梁部长,老板有事要问你。”

    “晓怡呀,家里发生了什么事,问题不大吧?”

    梁晓怡顿了顿,勉强应付道:“谢谢赵叔叔,让您费心了。家里的确是发生了点事,我正在处理,电话里也不好说。”

    “这样啊,我这两天都在北郊开会,明天你有空了给李秘书回个电话,公事私事见面在说,再见!”

    “赵叔叔再见。”

    挂了电话,梁晓怡不由懊恼不已,这老货真是原型毕露。不就是一个小组成员么,难道你还想收我进你的后宫不成?

    可是,她知道,赵海这样的人又不能得罪,李晓已经身处险境,自己绝不能再给他招惹敌人了。至于明天见不见赵海,还是等到李晓这里有了确切的消息再说。

    在等待的熬煎中,今晚生活似乎都在跟梁晓怡过不去,第二次手机铃声响起时,梁晓怡焦急地走到卧室接通了电话,以为是有李晓的什么消息传过来,结果,话筒里传来的却是萌货撒娇的声音。

    “姐,在么,我一个人无聊死了。”

    梁晓怡激得差点吐出血来,缓了半天才换上了一口气:“你无聊就打电话骚扰我?来,我给你当妈算了。”

    小尹显然吓住了,声音顿时弱了下来:“姐,怎么了,我惹你生气了?”

    “我怎么会生气呢?你的行为导致你姐夫几次猜忌我,闹着要和我离婚,你觉得我是你什么人?我说过不要随便给我打电话,你却当耳旁风。这么牵挂我,明天姐嫁给你,给你当妻子当妈都行,可以不?”

    电话那端竟传来了哭声,梁晓怡这回也懒得再当知心姐姐,直接挂了电话。犹自气得胸口发闷,恨不得再自走一记耳光。

    什么才是自己作死?这不就是么。接连两个糟心的电话,让梁晓怡终于体会到了这种滋味,这让她自己都有点讨厌自己,心中越发觉得过去许多事做的差了,真是对不起李晓这个丈夫。

    晚上十点整,当手机再次响起的时候,梁晓怡都有点不淡定了,拿起旧手机竟迟疑了几秒才接通。

    “张姐,情况怎么样?”

    “呵呵,别急,我让你姐夫亲自出马还能搞不定。李晓这次是让人给黑了,说是有作风问题和经济问题。纪委刘书记去省城开会了,纪委新来了一个副书记,急着刷存在感,吃不透机关里的门道,被那个贾卫国给摆了一道,这事张书记也不知道。”

    “我家老公我最清楚,李晓怎么会有作风问题和经济问题,这不是胡说么?那个贾卫国为什么要黑他?”

    “说起来也复杂,起因应该是为这次换届,本来区长助理是一个叫徐艳红的女人,结果被人给黑了,接着马建国又推出了贾为民,马区长撂了挑子不干了,市里妥协了,你家李晓就成了区长助理,呵呵,你想,马建国和贾为民能不恨他么?”

    “东城区的事情,那纪委贾卫国又这么吃力做什么?和李晓有仇?”

    “呵呵,也可以这么说。告诉你一个很内幕的消息,贾卫国是贾为民的哥哥。”

    梁晓怡都无语了:“这兄弟俩真不是东西,升不开了职就害别人,真当纪委是他家开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