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92章 黄老邪
    中午十二点整,付卫青设宴,在国贸大酒店中餐厅,邀请山城市府领导出席午宴。山城市府赵海没有出席,临时派来了常务副市长姜斌,东城区马卫东也被邀请参加。

    令姜斌心中不安的是,酒宴上出现了省报驻山城记者站的两名记者。酒到半酣,付卫青端起酒杯,分别敬了姜斌一杯酒,又敬了马卫东一杯酒。

    然后,付卫青又端起了一杯酒:“我在山城的这段时间,承蒙马区长、赵海副市长、姜副市长的关照,感谢你们的盛情款待。原本打算在山城投资,现在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诸位,鼎城集团决定不在山城投资了,我自罚一杯酒,权当谢罪了。”

    不等姜斌劝阻,付卫青仰脖喝干了杯中酒,然后又坐下了。姜斌不甘地问道:“付先生,鼎城集团在哪里投资都是欢迎的,我不解的是,您明明已经和东城区签订了初步意向,是我们哪里出了纰漏?”

    两名记者立即从另一桌凑了过来,录音笔也放在了付卫青面前。

    “我本来不想说的,既然姜市长问到了,我就说明原因。东城区和我谈,从环境保护到厂房选址都有具体的步骤,虽然许多地方不太令人满意,其真诚让人不忍拒绝。而反观赵海副市长,违背我们的意愿,强行要我们投资山城开发区。”

    顿了顿,付卫青呵呵一笑:“我们企业是求财的,既要合适的硬条件,也很注重投资的软环境。市开发区污染问题太严重了,我不想违犯内地的法律。而投资东城区赵海副市长又不同意,我是个商人,有些人得罪不起啊。”

    付卫青站起来,拱拱手:“姜市长,对不起,下午我就会回南方了,今后有机会再见。”

    说完,不等姜斌挽留,付卫青领着几名助理头也不回,扬长而去,很快就走了个干干净净。

    姜斌徒然若失地坐下,看着满桌的山珍海味,心里真是沮丧到家,愤懑地端起一杯酒仰脖喝下,嘴里却满是苦涩。费尽心机抢夺了东城区果子,临到头才发现是一杯难以下咽的苦酒,还搅得大家都落空,这又是何苦呢?

    “你好姜市长,我们是省报记者,就鼎城集团投资山城一事,我们可以采访您吗?”

    省报的!姜斌一惊,哪敢惹火烧身,连连摆手拒绝:“对不起,我对此事不太清楚,你们还是采访别人吧,我还有个会,恕不奉陪。”

    姜斌溜了,记者又盯住了马卫东,马卫东也不好说什么,跟着尿遁了。记者无奈之下,又想到了还在酒店住着的付卫青,急忙上楼找到付卫青。

    付卫青正等着黑赵海呢,拿出原来和东城区签订的投资意向书,热情地接待了记者。

    下午,一篇题为《三十亿美元投资为何不翼而飞?》的新闻稿,就迅速电传回省报社。通篇报道是文笔犀利、资料翔实又分析到位,把鼎城集团在山城的遭遇全给揭了个底朝天。

    同时,记者把新闻稿送给了廖中锋一份。廖中锋早就等着这篇报道,及时传真给省纪委万书记。万书记没有客气,直接拿着新闻稿去了省委,面见西省一号。

    ......

    下午刚上班,李晓带着两辆车赶到了市房管局。张春丽则按照李晓的安排,又一次来到房管局三楼,找到了黄局长。

    因为马上要调走了,春丽也一改往日低调的装扮,换了一身紧身黑色羊毛裙,外罩一件粉色披肩,整个人显得灵动飘逸又楚楚动人。

    黄局长是个快五张的人了,看到春丽进来,眯眼打量眼前的丽人,眼睛一亮,看着桌上的商调函沉默不语。他盯上张春丽很久了,对这个温婉娴静的尤物,几次通过提职诱惑,可春丽一点也不上道,让他无计可使。

    现在只要自己大笔一挥,眼前的丽人就会永远失去了,他心中有点不甘,可要使坏,又有点担心。能突然调到东城区担任正科级领导,说她背后没有人支持,鬼都不信。

    黄局长沉吟一阵,只能使用拖字诀了:“春丽,你在我们局也有好几年了,一直勤恳本分,局里早有提拔你的意思,因为组织原则,我没有告诉你而已。现在你再考虑考虑,只要你留下,局里马上解决你的级别问题。”

    春丽很意外,局长是什么货色,她一清二楚,贪花眠色,还和社会混子称兄道弟,人送外号“黄老邪”,今天怎么就良心发现了?

    她故意想了几秒,才装作拿定主意:“黄局,感谢你的好意,可我决定了,还是到东城区工作。”

    黄局长脸色一变:“嗯?不给我面子,我不同意,你也走不成。”

    春丽忍着厌恶,陪着笑脸:“黄局,东城区现在工资标准比市里高出一倍,人往高处走。您抬抬手,留下一份香火情,日后也好相见。”

    黄局长眼珠一转,起身走到春丽坐的沙发前,随口说道:“是啊!日后好相见嘛。”

    说完眼睛一迷,伸手搭在春丽的肩膀上。春丽身子一震,扭身甩掉,气呼呼站起来走到一边。

    黄局长呵呵一笑嗅了嗅手心,陶醉地称赞一声:“真香啊!”。

    然后,瞪眼盯着春丽:“只要你现在答应我一次,我就签字,否则......”

    春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动神色摸了摸腋下别着的录音笔:“你要我答应你什么?”

    黄局长意味深长地指指办公室套间:“你懂得。”

    “你休想!”春丽断然拒绝,转身生气地走向门口。

    黄局长想拦住人又怕春丽闹起来,毕竟这里是办公区,被人知道也不好,一急心里话就脱口而出:“春丽,我真的喜欢你很久了,你都结过婚的人了,就来一次,什么都好说,否则,我不签字你永远逃不出我的手心。”

    春丽气及反笑:“你以为你是皇帝呀,你仅仅姓黄而已。我们走着瞧,看你能拦住我不?”

    这时,办公室们被推开,李晓和赵庆伟还有省纪委的纪处长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

    黄老邪懵圈了,怎们还有穿警服的人:“你们是什么人?”

    李晓玩味地一笑,指了指庆伟和纪处长:“黄局长,这位是张春丽的老公,这位呢,是省纪委的处长,请说张春丽要调走,今天来拜会你一下。”

    春丽从腋下取出一支笔,交给李晓:“刚才黄局长和我的谈话我都录音了。”

    嗯?黄老邪眼珠一转,搞这么大阵势,不就说了两句话,又没有怎么样你。急忙在调令上签上字,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哎呀,稀客,快请坐,春丽要调走,我正要签字呢?”

    张春丽上前一把拿过商调函,回身对庆伟说道:“老公,黄局长大家都叫黄老邪,祸害了局里好几个女人,刚才还要我陪他去套间呢。”

    纪处长站在一旁,听得脸上直抽抽:得罪谁都别得罪女人,这把火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