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6章 人心
    小尹一愣,想了想,傻萌地笑笑,亮出白牙,作了一个鬼脸,殷勤地拉上房间的窗帘,然后才悄悄退了出去。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梁晓怡躺着床铺上,虽然睡意袭来,脑海中却闪现出李晓的影子。烦恼地闭上眼,渐渐熟睡了过去,不知不觉间,几滴眼泪却悄然滑落下来。

    梁晓怡似乎进入了梦境,李晓坏笑着靠过来依偎在自己身后,伸出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身,然后轻抚起来。

    熟悉的男人的气息,温暖安全的怀抱,让梁晓怡的脸色渐渐红了,慵懒地不想动。腰间的大手慢慢滑到臀部惊人的翘起上,带着滚烫的热度,若有若无抚着,身后的身子越发靠得紧了些。

    梁晓怡的身躯越来越软,仿佛没有一丝力气,挣扎着扭动了下身子,迷糊地呢喃:“晓晓......”

    身后的男人紧盯着近在眼前上翘弯曲的睫毛,一丝轻微的抖动都没有放过。看怀中之人似乎已经动情,他拱起身子,腾出一丝空隙,手抚到怀里的臀部上面,摸到腰间的裤腰,轻轻向下拉去。

    等眼角看到一片惊人的雪白,男人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大手摸了上去,满手柔软的触感,他的心不由紧张得快跳出胸膛。

    清晰的刺激让梁晓怡睁开了眼,略一想清醒过来,心头一沉,猛然伸手向后推了一把,然后撑手坐了起来。看到身后的男人果然是小尹,她下意识扬手扇了过去。

    “啪!”

    清晰的耳光声让两人都愣住了,小尹伸手捂住脸,低头弱弱说道:“姐,对不起,我......”

    梁晓怡下床整理好衣服,盯着小尹,眼神彻底冷了下来:“你刚才在做什么,谁让你进来的?”

    “姐,我喜欢你,呜......”

    小尹顿时吓得哭了,然后神情期期艾艾的依偎过来,伸手环住梁晓怡的腰身,头抵在小腹处,委屈得像个撒娇的孩子。

    “姐,我在那边房间太无聊,就想过来和你聊天,我错了。”

    梁晓怡叹了口气,心中又涌起几丝怜惜,伸手拍拍小尹的后背:“你松手吧,你是想害死我不成?你不是小孩子,今后自己注意点分寸,否则,我们同事都做不成。”

    小尹破涕为笑,乖巧地松开手,“姐,今后我都听你的。”

    梁晓怡淡淡地说道:“下山吧。”

    窗外,小白从窗帘缝隙中撤回目光,心中冷哼一声,悄悄退出院子,迅速上了自己的车,和庆伟一起先开车离开。

    梁晓怡走房间,在洗手池边洗了把脸,和房主结了账,和小尹走出农户家,倒愣住了。

    门外停着一辆白色的车,张春丽双手挽在胸前,身子靠在车身上,脸沉如水,冷冷地看着梁晓怡和小尹两人。

    梁晓怡一惊:“春丽姐,你怎么也来原上了?”

    春丽撇撇嘴,没有理会梁晓怡,而是盯着她身旁的小尹,眼神不善地打量着。

    小尹朝梁晓怡身后躲了躲,显得有点惊慌,“姐......”

    梁晓怡的脸红了,偏头小声说道:“你先走,我和姐妹说说话。”

    小尹如获大赦,急忙点点头,飞快地向村口走去。

    张春丽看着小尹的背影,不屑地撇撇嘴,然后转身朝村落中的另一个方向走去。几分钟就来到了村东边的山崖边,看着远处的山景,默默不语。

    梁晓怡忐忑不安地跟了过来,看着满眼碧绿,景色依旧,但心情却沮丧起来,春丽不开口,她也不敢问,小心地陪着。

    “小鲜肉挺帅气的,谈恋爱的感觉怎么样?”

    梁晓怡脸色又是一红,低头弱弱地说道:“春丽姐,你误会了。”

    “我误会了?又是牵手,又是搂抱,裤子差点都扒了,就差滚床单了,怎么不是谈恋爱?”

    梁晓怡脸色刷地变得通红,嘴动了动,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不过你找的这个小鲜肉,好像不怎么靠谱,他可是故意溜进你的房间。现在搂也搂了,摸也摸了,还差点推倒你,可是,你也没有怪罪他呀?”

    梁晓怡终于受不住了,捂住嘴就哽咽起来:“我心情不好,只是想出来散散心。春丽姐,我该怎么办,李晓不要我了,呜......”

    春丽丝毫也没有客气:“你也别哭,没有人同情你。别说你隐藏的秘密,就你和那些小鲜肉上司之间的交往,我是男人也会抛弃你。你是在打自家男人的脸,李晓怎么能容下你?”

    梁晓怡心如死灰,蹲着地上,放声痛哭起来。张春丽听得心中一酸,眼睛也红了,上前搀扶起她,侧身紧紧抱住梁晓怡,久久不想说一句话。

    “晓怡,你原来的性格不是这样,自从嫁给了李晓,他一切宠着你,你就慢慢变了,觉得自己长得好就了不起,现在家都快要散了你还在作?”

    梁晓怡凄惨地笑了笑:“春丽,我承认我是作,可是我有苦衷啊。现在我好后悔,人真的是要失去的时候才觉得珍惜,我再舍不得李晓,他也不会要我了。”

    “唉,晓怡,庆伟和李晓都没有真正看懂你,可是我懂。你太好强了,想升职想挣更多的钱,你和李晓收入也不低,也不见得你怎么花钱,我知道你是为了谁。”

    梁晓怡愣了一下:“他是我唯一的弟弟,我们从小没有父亲,我不管他谁来管他。”

    “可是你得摆正身份啊,没有你晓军就长不大?你已经有家了,恐怕豆豆也得不到晓军那样的关心。你老实说,现在每月给晓军多少钱?”

    “一般是三千?”

    “三千?我真没法说你,现在刚参加工作的人才仅仅两千出头,他一个学生你给他三千,你这是爱他还是害他,偏爱是一种病,你会后悔的。”

    梁晓怡无奈地叹口气:“现在家没有了,我亲人的只有母亲和弟弟了。”

    张春丽有点生气:“你真是有病,豆豆也不是你的亲人?谁说家没有了,你们拿到离婚证了?”

    梁晓怡想了想,又要哭,春丽搂紧她,想了想说道:“你真错的厉害,李晓现在还是你的丈夫,就是离婚了你还是豆豆的母亲。他李晓一辈子能不见你,能心硬到看着你过不下去?”

    顿了顿,春丽又说道:“你是聪明透顶的人,如果你有心,他李晓一辈子都是你的。什么结婚离婚都是形式,关键是人心,自己好好想一想今后该怎么做?”

    梁晓怡若有所思:“人心......”

    “你想一想,你和小尹再这样暧昧下去,迟早自己会吃大亏,李晓能不介意?你再糊涂下去,别说李晓会怎么样,我也会疏远你。”

    梁晓怡有点六神无主:“春丽姐,你帮帮我,现在我该怎么办?”

    “能帮你的只有你自己,哪怕是离婚了都不要放弃自我救赎。人心都是肉长的,何况还是和你一起长大的男人?李晓很聪明,别想再瞒着他,有些事你也该决断了,只要你自己不放弃,一定会有好结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