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8章 阴魂不散
    李晓心里一阵爽快:“你揍了小尹,在哪里,揍人这种事你怎么不叫我一起上?”

    庆伟送了李晓一个白眼:“就在苟家原的半山麦田里,你什么身份,还想做这种事情?现在有老周插手,你更不能胡来,这种粗活哥们就代劳了。”

    春丽一点也不怪庆伟:“揍的好,这种围着女人转的渣子打死都应该。我和晓怡也谈了,她大概是被你们要分手给刺激了,小尹又故意接近她,不过她答应今后和小尹疏远。”

    李晓喝了口咖啡,对春丽说法不置可否。疏远,可能么?就是梁晓怡愿意,小尹岂能放手?

    “李晓,你是男人,就是离婚了也别恨晓怡,她也不容易。我估计她是被别人挖坑套路了,你得帮她,别像今天这样撒手不管,毁了她你心里能好受?”

    李晓顿了顿,嘲讽地说道:“行,看在孩子的面上我答应你。她现在要去拯救太阳系,就是今后要拯救银河系我舍命陪着就是。”

    饭后李晓回到家里,梁晓怡在客厅坐着,电视也没有开。看见豆豆抱着就不撒手,母子俩难得如此亲昵。豆豆也怪,一反常态地对梁晓怡黏得很紧。

    李晓轻轻皱起眉头,随即又很快舒展开来。到底是母子连心,世上谁又能把母子生生隔离?恐怕随着豆豆越来越大,也会越懂得妈妈的重要。

    算了,只要儿子高兴,离婚后李晓受点为难又算什么。

    李晓自去了书房,豆豆临睡时,梁晓怡伺候豆豆洗过澡,母子俩打打闹闹进了主卧睡了。赵姐很不习惯,怏怏地一个人去次卧睡了。

    这是什么节奏,和小鲜肉爬了个山就变成了贤妻良母?李晓心里难免有点郁闷,独自在书房睡了。

    ......

    第二天是周日,李晓早早赶到区政府。今天区委先要开一个常委会,研究调整部分人事。接着就是一个常委扩大会,所有副区长和部分部局长都要列席参加。

    考虑到后面会议的规模,会议改在政府一楼的一号会议室。人事方案虽然是马区长和李晓商量过的,但是在会上还是由组织部提了出来。

    要提拔和调整的人除了下梁镇长的分量重了一些,像徐艳红的区长助理提名,区里只是建议权,马建国的人也不好反对,人事调整方案最终以微弱优势通过了。

    接下来,扩大会议开始,几位副区长和几个部局长都被请了进来。扩大会主要为研究东城区当前整体工作,马卫东讲了几句开场白,接着马卫东点名李晓发言。

    李晓简单介绍了东城区当前招商前的准备工作,然后轮到几位副区长发表意见。

    这时,会场的风向却意外变了,而且有点群起而攻的味道。

    开头炮的是庞明星:“上次常委会,区委区政府出台了几个公告,成立了相应的工作机构,新举措是为了加快发展东城经济,这无可厚非。但是,现在区里的工作却有点混乱,主要是新机构抽调了各个单位的人马,造成原单位人员紧缺,新旧机构之间工作权属也没有沥清,这应该怎么解决?”

    区委刘副书记不阴不阳补充了几句:“怎么感觉有点另起炉灶的味道,比如区里有招商局,现在也有招商领导小组,这很容易造成混乱。”

    李晓皱起眉头,副书记和庞明星都是马建国的铁杆粉丝,现在一唱一和,这明显是马建国阴魂不散啊。

    庞明星喝了一茶,然后声音高了几度:“造成管理混乱是肯定的,这么多的新举措,想达到什么目标?招商用得着在下梁和上梁搞那么大?如此大的动作,必然要大笔资金来支撑,我分管财政,区里的家底我最清楚,南郊平整土地和兴建污水处理厂的钱从哪里来的?”

    借款还在下梁镇政府的账户上,这显然是不符合资金管理制度,马区长的眉头皱了起来。

    刘副书记借机说道:“我看财政局贺局长也在,就让他汇报一下财政情况吗?”

    不等马卫东点头,外圈的会议席上,戴着近视眼镜的区财政局长贺志军站了起来。

    “各位领导,去年区财政各种收入十五个亿不到,全年基本支出近二十三亿,亏空要近八个亿之多。而上级转移支付不到五个亿,有近四个亿的资金是挪借的,这四个亿今年必须还上。现在财政缺口有一亿五千万左右,我的汇报完了。”

    李晓吃了一惊,东城区财政现在连五月份工资都支撑不下来?

    马区长声音低沉了许多:“明星同志,你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看对方摇头,马卫东不动神色,淡淡地说道:“现在请其他同志继续发言。”

    分管工业和招商的副区长张伟,看了李晓一眼,然后说道:“按照常委会提议,下梁镇和南面的几个乡镇要整合,丘陵要平整。整合的土地范围有二十几个平方公里,这么大的面积,这符合土地政策吗?给市里汇报了没有?”

    李晓知道,张伟是区里中间派,今天之所以发难,就是因为招商领导小组架空了他的权利而已。

    “我也来说两句吧。”

    一个柔气的声音响起,唯一的女副区长卫娟也冒了出来。她原来分管的文教分给了李晓,环卫局和园林局,这不是让心比天高的卫娟同志去扫大街。

    “常委会做出什么决议,我执行就是了。只是拆迁组和工业组马上要有动作了,城区和郊区将是一片工地,环卫和园林工作量相应地要加大,现有的人员和设备根本不够,这怎么解决?机关现在实际涨了收入,我分管的两个局工人编制多,他们收入怎么办?”

    明知道区财政困难,她口气看似柔和,下手却不轻,专门往要害处捅刀子,张口闭口离不了一个钱字。

    李晓暗暗叹口气,都不简单啊!所有的发言其实都是冲着马卫东和自己来的。你们不是要折腾吗?我们没有办法解决,看你李晓怎么办?几位政府当家人,一起发难,除去本身的纠葛,这背后隐隐约约也有马建国的影子。

    此风不可长!一个局长都敢仗着马建国在常委会上跳出来,如果不把这股歪风刹下去,还怎么招商引资,今后还不知道闹出什么幺蛾子。

    李晓抬头看向马区长,马区长却有点踌躇不已。李晓摊子铺得太大,借到的启动资金总要还,招商会不会成功?马建国会不会从省城突然杀回来,到时自己还能执掌东城吗?

    关键时刻,马卫东犹豫了几分钟,紧皱着眉头环视会场:“谁还有问题现在都可以说出来,我们都来想办法,我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常委会的决议必须无条件的执行,这是底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