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20章 妥协
    这时,刘成敲了敲门,悄声走了进来,顺手关上了房门,一脸担忧地看着李晓。

    “李区长,其实你今天就不应该赶回来,你到秦城出差正好避过这件麻烦事。现在倒好,你下令抓了宋维军和马辉辉,这不是把山城二号更得罪死了,他可能会成为一号的。”

    李晓摸出烟给刘成扔了一支,然后两人都点上烟,李晓才轻松说道:“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今天的事避不过,马建国狗急跳墙,竟然投靠了宋,我不反击不行啊。后面的事情都很大,我不惯他们这种爱伸手的毛病。”

    抽了口烟,李晓突然问道:“拆迁的摸底工作都搞完了?”

    刘成自信地点点头:“都摸清了,区里的政策很优惠,普通人都打心底都欢迎,体育场那里的简易移动房卫区长都在准备了。几家厂里的刺头我都清楚,必要时可以采取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办法解决。”

    李晓想了想,点头同意了:“想让每个人满意根本不可能,政策全区是统一的,我们给谁也不搞特殊化。你放手去做,只要不违法不让人抓住把柄就行,你这方面的能力,我可是清楚的。”

    刘成微微一笑:“这点李区长放心,我不会让区里明着出面,群众嘛,还是由群众解决。伟人说过,始终站在最大数人一面,把这句话吃透了,做什么事就差不了。”

    李晓竖起大拇指点了个赞:“刘哥,你能如此想我很欣慰。都交给你了,要人给人要钱给钱,最好组织有一百人的拆迁队。只等那边移动房建好职工一搬迁,你就快刀斩乱麻,把城区给我拆成瓦砾堆。”

    刘成眼神一亮:“放心,绝对不会让区里失望。我想到一个办法,南郊新区不是要修路么,各个厂区拆迁下来的建筑垃圾,都是砖头和废钢材,正好可以用在铺路打基础上,这样可以节省下一大笔原料钱。”

    “嗯?拆迁下来的可以用在铺路上?”

    “完全可以用,我请教了建设局赵金总工,那些楼房拆迁下来的废料都是水泥浇筑过的,铺路没有一点问题。”

    李晓赞叹一声:“唉,知识就是金钱啊,好,你立了一大功。你和艳红商量一下,在新区找地方,到时把拆迁垃圾顺路拉过去,免得还要给垃圾场交钱处理。”

    刘成抽了口烟,似乎是随意地说道:“今天马区长有点软,明显是有人组织的,这么多区领导,他却打电话让你回来顶雷,你今后得留点神。”

    李晓点了点头,摆手阻止了刘成再深说下去:“刚才市府丁秘书长打电话要我放人,我给拒绝了,人我送到省纪委巡视组了。我估计宋某人会亲自和廖书记周旋,呵呵,到时我顺便把艳红升职的事给搞定了。”

    “你打算放了宋维军?”

    “关不住的,现在还不是能和宋翻脸的时候,再说那群混子绝对不会说出宋维军,混社会的人,替老大扛雷可是家常便饭。至于马辉辉么,事情实际是他挑起来的,那他就算倒霉吧。”

    刘成脸色更忧郁了,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李区长,宋维军可是‘及时雨’啊,最爱面子的人,他能咽下这口气?我怕他会用不上台面的办法来报复。”

    李晓也知道宋维军会报复,可是人家有个好爹啊,不放人又有什么办法,无非是利益妥协而已,“有这个可能,我小心一点就是,再说我的身份,他不会太过分。”

    刘成却不这么想:“李区长,要从长计议。这次事情闹到了巡视组,省里必然会知道。山城正是竞争一号接班人的关键时候,宋上不上一号,你都得罪死他了。要是当时把人关到东城分局,还可以有个缓冲的余地。”

    李晓心下默然:“你这是老成谋国之言,当时我也想过有个缓冲也好。但是,我做的事没有退路。东城区将是一块特大的蛋糕,引人觊觎在所难免。别人在逼我,我也在逼自己。”

    顿了顿,李晓直直地看着刘成,一字一顿地说道:“放心,体制内没有人可以威胁到我。”

    刘成眼神一亮,又迅速恢复了正常,然后站了起来:“我明白了,李区长,我先去忙了。”

    午饭前,廖中锋的电话打了过来,宋天明果然去了国贸大酒店。虽然省纪委是秘密进驻,但是也瞒不过山城体制内市一级的人。

    到底是父子连心呐,宋天明竟然直接找上省纪委说清。按说这个案子也轮不到纪委主管,但是牵扯到政府系统,纪委又包含着行政监察职能,除了不能直接定刑判决,纪委几乎是包打天下。

    法律人士对纪委的职能也多有微词,但是,纪委替组织执掌纪律之剑,这毕竟是组织的天下,谁又能不讲大局?宋维军被送到了纪委工作组,宋天明不紧张才怪。

    李晓开车到达酒店后,直接去了三楼中餐厅一间豪华包房。两个正厅级别的大佬见面,自然不能不吃饭,不过廖中锋身份特殊,只能是私人掏腰包吃饭了,遵守明面的纪律,谁也没毛病。

    包房里只有廖中锋和宋天明两个人,桌上四菜一汤,也没有上酒。即使私人掏腰包,那也是干部标准餐。

    李晓进来后,先给两位大佬问了好,看廖中锋在主位,就在一旁的客位上坐下来,不时起身殷勤地添水倒茶,做起了标准的。

    都是执掌一方的诸侯,言语之间自然是和煦如春风,分量却都在不经意之间。

    “廖书记,我整天忙于工作,对子女疏于教育,这次犬子在东城区闹出风波,给您添麻烦了,我以茶代酒,先赔个不是。”

    廖中锋附和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宋市长不必过于自责,山城四百多万人口,又是全省的老工业基地,你肩上的担子不轻啊,对家人也顾不上,我深有同感。”

    “多谢理解,要是山城的干部都想我们李区长这样能干,我这个市长可就轻松多了。可惜,这样的好干部太少了。”

    怎么扯到我身上了?李晓忙打起精神,看廖中锋微微点头,想了想,急忙说道:“宋市长,东城区这次出了这样的事情,也是我们工作没有做好,请您批评。”

    宋天明大气地摆摆手:“别这样说,错误谁都会犯,我们主要看主流,只要想搞好工作就好,你可是给我立了军令状的,有什么困难没有?”

    李晓顺水放船:“宋市长,今年我们招商任务重,主要是政府班子力量薄弱,希望您能支持。”

    “没问题,你可是东城区发展经济的主力军,有什么建议大胆说,我和廖书记都支持你。”

    “区里现在缺一个区长助理,我们区常委会一致希望徐艳红同志能到这个岗位上来。”

    “我同意,廖书记看呢?”

    廖中锋微微一笑:“我对区里情况不了解,但是基层同志的意见我还是很看重的。”

    李晓松了一口气,吃了宋天明的好处,那就要回报了:“宋市长,我要向您反映一个问题。”

    宋天明早等着呢,眼神一亮:“大胆说,说错了也不要紧。”

    李晓点点头,想了想,宋天明绝对不会和张书记合流,随朗声说道:“这次东城区的事情,主要原因是东城区马建国书记的儿子马辉辉挑起的,宋维军实际是来区政府办事的,因为认识马辉辉,就被他拉着看热闹,马辉辉其心可诛。”

    宋天明眼神一亮,看着李晓微微一笑:“这事我可要回避,你应该向廖书记反映嘛。”

    廖中锋心领神会:“李区长,你有证据吗?”

    “有!我有证据证明这一场闹剧都是马辉辉挑起的。”

    “好,饭后我让人和你谈一谈,我们纪委办案也是讲证据的。”

    找到了替罪羊,各自都满意结果,桌上的四菜一汤就显得格外香甜,被三个人连汤都喝光了。

    宋天明和廖中锋起身握了握手:“今天我们来了个光盘行动,下一顿我请廖书记,你工作忙,我就不打扰了,李区长,你好好陪陪廖书记,再见。”

    把宋天明送到楼梯口,李晓去前台结了账,然后陪廖书记回到后院三号别墅,两人来到二楼一间房间,坐下点上了烟。

    廖中锋笑着问道:“是不是心里很不甘?明明都有了宋维军的证据,却要轻轻放过?”

    李晓当然心里不舒服:“这个宋维军就是个疯狗,为了马辉辉的钱竟然甘当马前卒,放出去不知怎么埋怨我呢?”

    “不会,宋天明不是糊涂人,他绝对会警告儿子对你尊重一些。打蛇打七寸,宋天明狡猾如狐,打不倒他就轻易不要动他儿子,大局为重吧。实际上,你已经狠狠伤害到宋天明了,山城的一号,他本来希望就小,这下更没戏。”

    李晓无奈地点点头,取出一个优盘和录音笔递给廖中锋:“这是宋维军挑动水泵厂职工闹事的证据,现在看来没用了。”

    廖中锋姐了过去:“别灰心,这些证据怎么不能用?纪委也需要慢慢搜集积累证据,有备无患嘛。不过,马辉辉你打算怎么办?宋天明肯定恨死马家父子了。”

    “先放了宋维军,对马辉辉我建议继续深挖,先取得证据,他的公司和会所时机成熟就一举打掉。至于马建国,他还对东城区有点占位置的用处,先吊着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