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57章 三杯酒
    晚上八点整,南郊S大周历光教授家里,李晓是最后一个进门的。宴席早摆在宽敞的客厅,水晶吊灯照得客厅一片通明,主客都入席了,可李晓带来的酒菜就显得不太搭调。

    一碟五香花生米,一碟盐焗板鸭,另配了两个素拼。酒是普通的一星老山城,十几块钱的大路货,喝过的人都知道,此酒辛辣异常,下喉犹如火烧,真是考验人的感官耐力。

    “昌平书记,我一介山野闲散之人,家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就让学生稍了菜,你是贵客,我就慢待了。来,我们满饮此杯!”

    冯昌平身材微微发福,一身中式正装,风纪扣扣得严实,稀疏的头发梳得一丝不够,恭谦地举起杯和众人一一碰了碰,然后仰头一口闷干,咂咂嘴感慨道:“周老,好多年都没有喝过这么带劲的老山城了,谢谢您了。”

    说完,端起酒瓶先给周老满上,然后又自降身价,分别给李晓和廖中锋满上,最后端起酒杯向李晓示意道:“李晓,你我第一次相逢,借着周老的光,我和你喝一杯酒。”

    李晓却没有端酒,看着对方微微一笑:“不敢当,论年龄你是长者,论职位我更不值一提,这酒我可不敢随便喝。”

    冯昌平略显尴尬,偏头看着周历光:“周老,您发句话吧?”

    周历光淡淡的一笑:“李晓,你给我一个面子,昌平书记能亲自上门,那会喝没有名堂的酒?你们喝一杯吧,喝了也好说话嘛!”

    李晓随声端起酒,和冯昌平轻轻一碰,仰脖喝干,然后朝着冯昌平亮了亮杯子,轻轻放下酒杯,脸上的表情淡淡地,看不出任何喜怒。

    “痛快!”冯昌平也仰脖喝干了酒,然后放下杯子,郑重地看着李晓,神情倒也真诚。

    “我已是知天命的年纪,一路走来做了许多实事,也做了不少错事。今天以私人身份来找周老,就是想对你说声对不起,家里的子侄不争气,做错了事情,有些能弥补,有些会留下遗憾,我给你道歉。”

    顿了顿,冯昌平又自倒了两杯酒,接着伸手端起,连续两口喝下:“李晓,我喝了你三杯酒,一切意思都在酒中。周老,打扰您了,改天我再来拜访你,我先走一步了。”

    冯昌平起身站起,对着周老恭敬地弯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就走。

    周老一点都不意外,摆了摆手:“何必客气,中锋,替我送送昌平书记。”

    廖中锋点头起身去送客人,李晓淡淡地看着冯昌平的背影离开,眼神冷得令人心寒。

    “臭小子,把好酒好菜拿出来吧,你恨他也别连累我受罪啊。”

    “什么也瞒不过老师。”李晓起身去旁边提过来一个食盒,手里又拎着一瓶陈年茅台。

    廖中锋返身回来,帮着摆好菜,又拿起酒一看,眼神一亮,随手就拧开了:“三十年份的陈酒,好东西,还是师弟够腐败。”

    “我哪有这东西,临来前打一个朋友的秋风顺过来的,来,先给老师满上。”

    周老端起酒杯美滋滋喝了一小杯,顿时嘴里回味无穷:“唉,真是由奢入简难啊,这嘴真是叼了。中锋,你给李晓先说一下。”

    廖中锋先喝了一杯酒,咂咂嘴吃了口菜才说道:“师弟,冯昌平这次来得很意外,也算屈尊降贵了。他和老师先谈的,来给你赔情道歉的意思很明白,提了许多补偿的条件,我也猜不透他的真实意图。”

    李晓却没有喝茅台,仰脖喝了杯辛辣的老山城,然后才问道:“我从昨天就在想他会怎么出牌,没想到他会来老师这里,真是意外啊。”

    廖中锋介绍道:“冯昌平是老派大学生,资历很丰富,能力也不弱,当年也算大刀阔斧的典型。不过从调到秦城任上,职位是越来越高了,人却失去了锐气,坊间的风评也不怎么好。最近他一届已满,在谋求新的岗位,所以,你算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李晓的神情凝重起来:“他算问题不小吧,还再谋求新的岗位?”

    廖中锋脸色微褐,顿了顿,才说道:“世上的事情哪能非黑即白,圣人怕是没有了,大家都讲求和光同尘。只要没有人去告,谁又能随便把这样的大员拿下,社会影响也不好。不过最近几年,纪律也不是开玩笑的。”

    周老喝美了,呵呵一笑:“他提出会给你补偿,我答应了。其实,各自退一步也好,你也不要抓着他不放,对你这个小官迷也有好处,你的东城计划会顺利展开。”

    李晓不屑地撇撇嘴:“退一步也没有什么不好,他需要我也需要这一步缓冲。不过,想让我最终放弃报复他,我答应了害怕老师下次不让我进门啊。”

    “中锋你看看,我就说这小子不会善罢甘休。当软蛋为利益牺牲尊严,我周历光还教不出这样的学生!小子,算你及格过关。”

    李晓起身为老师和师兄分别斟满酒杯,“我想放过,他冯昌平岂会安心?等他爬得更高,我今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设套让我妻子为他当了五年白手套,除了没有滚床单,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了,我没有脸不要紧,我怕给老师和师兄脸上抹黑。”

    周老老怀宽慰:“呵呵,有血性!你们不要大意,冯昌平今天是一箭双雕,不可小视。他一是来道歉先稳住我,二是来探我的底,看李晓这个学生我看重不看重。对付李晓他是必须要做的,谁会让危险始终存在身后?”

    李晓和廖中锋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老师,在西省我们师兄弟不少,可都没有能和冯昌平抗衡的人物,群殴都够不上啊!”

    “去,你这个正厅是自不量力,兵对兵,将对将才是王道。李晓不能倒,所以,冯昌平给的好处我接下了,你们把东城的事情做得越大越好,能打出名声,接下来我们就师出有名了,保护典型嘛!”

    李晓眼神一亮:“老师,我跟谭小青接触了,也答应了合作的条件。”

    “这个可以有,你们今后和谁合作都要走正道。谭老德高望重,家风好,子女行事低调,你们要好好向人家学习。冯昌平,呵呵,尾巴翘上天就当自己是座神庙了,笑话!让我的弟子丢脸破家,这是打我们读书人的脸!”

    李晓眼神一亮:“老师,那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