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68章 访客
    回家吃过晚餐,李晓在客厅看过新闻联播回了书房,拿起手机就给庆伟打了过去。

    “庆伟,下午找到线索没有?”

    “我正要给你打过去呢,小区大门口的监控和家里的监控我都看过了。能确定是昨天中午时分发生的事,来人只有一个人,开着一辆自来水公司的车,来你家查水表。”

    “很老套的情节,能找到这个人吗?”

    “很难!对方带着帽子和大口罩,从开门的动作来看,刻意避开了监控视角,应该是专业人士。你能猜到,车牌和车也是假的,我查了城区监控,车最后消失在南山的国道上。”

    李晓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家里没有丢任何东西,我就能想到是另有目的,看来暂时也查不下去了,有消息再说。”

    “嗯,那就是你家里有什么东西被人惦记上了。我晚上还要去酒店,马建国来喝茶了,保卫工作也不轻松。真爱会所这里我给廖书记说了,因为是张静的酒店,我们只是秘密查封,尽量减少她的损失。”

    “好,你多费点心,酒店里也有会所的监控,你去找张静查看一下,里面应该有一些能让纪委感兴趣的内容。”

    挂了电话,李晓点了支烟,静静地思索着。这个偷偷来家里的“造访者”究竟在找什么东西?书柜中的东西也被翻过,可是却没有丢失任何一件资料。如果这是冯昌平安排来的人,大概答案应该在梁晓怡身上了。

    李晓扭头看了看门口,起身走出书房,正要叫梁晓怡进来,意外的是门铃却响了起来。赵姐起身去开了门,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提着一个果篮走了进来。

    “这是李区长家吗?”

    客厅的梁晓怡看见来人,不由愣住了。竟然是他!李晓心中一动,迎了上去:“我是李晓,请问你是......?”

    来人放下果篮,弯腰恭敬地摸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鄙人戴春,是台岛飞海集团的副总,在山城开发区也有投资。”

    李晓接过烫金的名片扫了一眼,偏头看了梁晓怡一眼,然后客气地伸手和对方轻轻一握:“戴先生好,我们来书房谈吧,晓怡,给客人倒杯茶。”

    李晓领着戴春进书房坐下,梁晓怡端了杯茶水进来,戴春站起来客气地接过:“谢谢!”

    梁晓怡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想要离开书房,李晓却拦住了她:“你和戴先生应该认识,一起坐下吧。”

    梁晓怡愣了一下,然后走到李晓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戴春微微一笑,放下茶杯,想了想说道:“李区长,我今晚冒昧打扰是有两件事。听说东城区要开发南郊新区,我们飞海集团也想来东城区投资。”

    李晓淡淡地笑了笑:“哦?有投资我们当然会欢迎,但是飞海集团也是大集团,投资的事情也不是小事,戴先生能做主?”

    “这一点李区长放心,飞海集团是我们戴家的产业,我是家中的次子,如果有赚钱的机会,我想投资也是有希望的。”

    李晓顿了顿,微笑着点点头:“那好,你可以和区里招商组联系,具体投资事宜和他们谈,对投资商我们一视同仁。戴先生,你的第二件事是什么?”

    “那我们今后就是朋友了。”戴春点点头,从身上摸出一个信封,起身双手恭敬地递给李晓。

    李晓接过来,薄薄的信封没有封口,里面是一张银行卡,“嗯?戴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戴春坐下,看着李晓和梁晓怡,微微一笑:“我和秦城的冯洋先生也认识,他现在回澳洲了。这是冯先生托我带给梁女士的,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

    李晓眉头轻轻一皱,然后又很快舒展开来:“戴先生,你是受人之托,冯洋应该还让你带了什么话吧?”

    “嗯,有,他说他曾经很对不起梁女士,也当面道歉了,卡里有五十万算是一份歉意,今后和梁女士再无往来。”

    李晓看了看手中的信封,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任何喜怒:“这样啊......晓怡,这是人家送给你的,你拿主意吧。”

    梁晓怡脸色通红,看着李晓手里的信封,顿了顿,起身拿过信封转身交给戴春:“戴先生,这东西我不需要,麻烦你带回去,今后也不需要替别人稍什么话,我此生和冯家再无瓜葛。”

    戴春点点头,收起信封,然后端起茶杯喝了几口茶,起身告辞:“李区长、李夫人,今晚打扰了,我在山城也没有朋友,今后要在山城继续投资做生意,还请两位多多关照,再见!”

    “好说,戴先生慢走。”

    李晓和梁晓怡起身把戴春送到门外,等戴春下楼走人,李晓回家关上门,检查了一下果篮,除了一些时令水果,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生物“礼物”,才松了口气。

    李晓直接回了书房,梁晓怡跟着进来,随手关上了房门,

    “李晓,戴春过来应该是冯昌平的意思,我们今后和他们再无瓜葛。”

    李晓轻轻摇了摇头:“但愿能随你心意吧,这个戴春你见过几次?”

    “应该是两次,除了那晚在秦城吃晚饭见过,还在俱乐部见过一次,我和他不熟。飞海集团在秦城应该有投资,他和冯洋来往很密切。”

    “他是商人,和冯洋来往很正常,可他也应该知道你和冯昌平表面的关系,这很让人尴尬。”

    梁晓怡脸色一红,李晓伤了脸面,自己心里未尝不也很尴尬。可是,事已至此,自己后悔也来不及了。

    “刚才我问了庆伟,来家里的贼很专业,根本就无法查找,家里又没有丢失什么东西。你想一想,这个神秘的来访者为什么要搜我们家?”

    看梁晓怡不说话,李晓皱起了眉头:“在秦城有人跟踪我们,家里没有人对方也知道,今晚戴春上门来表示不再追究。其实这一切你应该感觉到了,有人是想要稳住我们,那么今后呢?”

    梁晓怡身躯一震,想了想,低声说道:“各自相安无事吧,既然他们不想再有瓜葛,我造的孽就让我来承受,你不值得再和他们较量。”

    李晓心中顿感无力,点了支烟,郁闷地说道:“晓军的事我找人联系了一下,今年公安系统并不招人,先让他参加全市事业编招考吧,等先去单位锻炼认识一下深浅,再找机会借调进公安系统吧。他的女朋友也参加招考,安排进东城区教育系统如何?”

    梁晓怡松了口气,想了想,咬牙说道:“明天早上我们去南城区行政中心去办手续,就是离了婚,晓军的事也麻烦你帮一帮。”

    李晓愣住了,沉默了好久,才深深叹了口气:“好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