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69章 希望
    梁晓怡失魂落魄地走出书房,客厅里漆黑一片,显然家人都睡了。顿时莫名的悲哀和孤单攥紧了她的心房,静静地站了会,梁晓怡擦了擦眼泪,轻轻推开了主卧的门,进去关上了门。

    “吧嗒”一声,床头的台灯亮了,徐兰兰靠着床头看着女儿,心头一沉:“怎么来这边了,不陪李晓在书房睡?”

    梁晓怡没有回答,去衣柜前换了睡衣,默默爬上床,挨着徐兰兰躺下,伸手抱紧对方的腰,心头稍了点安慰。

    “到底怎么拉?”

    梁晓怡勉强挤出几丝笑意,故作轻松地说道:“妈,晓军谈了个女朋友,毕业了也要一起带回来。我和李晓商量了,两个人的工作都没有问题,新房也有了,您就放心吧。”

    徐兰兰却皱起了眉头:“我放什么心,晓军不管怎么样还年轻,有的是机会。那么你呢?你看看你的眼睛,都红成什么样了?”

    梁晓怡抱着母亲的手不由收紧了:“妈,无法挽回了,呜......”

    徐兰兰身躯一震,伸手怜惜地摸着女儿的一头青丝:“你没有做过分的事,怎么能走到这一步?”

    事到如今也无需再隐瞒了,梁晓怡还是如实说了:“都是我错了,当初我为了晓军上大学去求了人,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一个官员的情人。”

    徐兰兰有点恨铁不成钢:“你好糊涂啊,李晓也是干部,你这不是打了他的脸?李晓都知道了?”

    “嗯,他都知道了。这次去秦城,我就是想斩断这一切,可是李晓也赶到了现场,他亲眼看到了。”

    徐兰兰倒吸一口凉气,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眼泪簌簌流了下来。

    “我这是什么命啊,你爸这个书呆子坑了我一辈子,他那好强的性格倒全传给了你,你的好强又顶什么用?自己家保不住,晓军又让你惯坏了,你......”

    梁晓怡急忙伸手抚着母亲的胸膛:“妈,你身子不好,不要生气,等晓军回来,日子还要过下去呀。”

    “晓军有工作有了女朋友,难道你不要过日子了?当初让陈大勇和家里来往,我看出来他对你有意思,你又为了晓军去委身别人,我怎么不明白了,你当初到底爱不爱李晓?”

    梁晓怡一愣,皱眉想了半天才说道:“当初我是喜欢他的,结婚后他都宠着我,我也爱他,现在我也迷糊了。”

    “喜欢?这......不是爱呀,看来上次我打你没有错,都有了豆豆你晚上还出去玩,你这是心里不甘呀,你就是作,打小都爱作。离开李晓,又有什么男人都让你信服?”

    梁晓怡一愣,呆滞地想了半天,伸手揪着自己的头发,痛苦不已:“我都恨死我自己了,我也不清楚我要什么。”

    徐兰兰看着痛苦不堪的女儿,却没有去阻止女儿疯癫的举动:“你这是有病,还是最难医治的心病。你爸走了二十多年,你却还没有从痛苦中走出来。你这样不珍惜自己的家,疯了似的帮晓军,害人害己呀。”

    “呜......李晓现在不要我了,我后悔也没有用啊?”

    “什么李晓不要你了,你是自己把自己作死了。我问你,是不是李晓把两套房子都留给你了?”

    “嗯,还有家里的存款也留给了我,李晓他什么都不要,他只要豆豆,可是他同意让我陪着豆豆。”

    徐兰兰抹了把眼泪,长长地叹了口气:“我就知道李晓会这样,当初给晓军买新房时就直接用的我的名字,李晓心里是真正爱你的,你......造孽哟?”

    梁晓怡愣了一下,头抵在母亲腰间,低声哽咽着,脑海中和李晓的一切过往,一幕幕翻涌不已。

    徐兰兰无力地靠着床头想了好久,才小声问道:“你老实说,在外面折腾了这么久,有没有自己中意的人?”

    梁晓怡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没有,我见过的人也不少,从来没有人令我心动过。除了李晓我不会再去爱别人,即使他不要我了,我想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他。”

    “唉,你这种爱作的性格,哪个男人又能受得了?别再去想着嫁人,能把豆豆照顾好就算不错了。”

    梁晓怡不解:“嫁不嫁人我现在不去想了,以前对豆豆太疏忽,总想着有赵姐专门照顾他,现在豆豆开始识字了,我得亲自照顾他。”

    徐兰兰点点头:“妈是过来人,你只要把豆豆照顾好,即使离婚了也不怕,世上离婚又复婚的夫妻多了去了,他李晓心再硬还能不管自己的儿子?要管儿子就少不开了接触你,只要你自己不继续作死,李晓还是你的。”

    梁晓怡想了想,眼神中渐渐恢复了光彩:“明天早上就要去办离婚手续,要不我找个理由不去了?他身边的女人可不少,真离了我怕我没有机会。”

    “李晓那样的人会没有女人爱?你现在要失去了才觉得后悔,早干什么去了?去还是要去,你越是纠缠他,他越会烦你,毕竟你触及到了一个男人的底线。”

    梁晓怡心里一紧:“妈,我不要,真离了什么都完了。”

    徐兰兰摇了摇头:“不会,有豆豆在,任何女人都没有你有优势。现在我担心的是,你在外面还有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妈,你指的是什麽事?”

    徐兰兰眼神死死盯着梁晓怡:“你说什么事?你还在作,所有能让李晓反感而他又不知道的事?”

    梁晓怡沉默了,想了想,弱弱地说道:“都是以前有些牵扯,现在最大的事情都斩断了,山城这里我会尽快处理好的。”

    徐兰兰简直有点恨铁不成钢了,懊恼地咬咬牙:“你还在糊涂,你已经把李晓的脸皮都给挠光了,晓军的事情也有李晓,你还去和那些人纠缠什么?”

    梁晓怡一惊:“妈,你别生气,我知道该怎么做。有些事情虽然不大,但是不能让李晓知道,否则,我和他真的就没有一点挽回的余地了。”

    不能让李晓知道的事情自然是见不得光的,这个女儿真是......作死。徐兰兰一阵气结,扬手就想扇过去,可最终还是心疼地放下了手。

    “你不全是为了晓军吧?我知道,全是你这张骚脸惹的事,我现在真想撕烂你这张脸,看你今后还去招惹男人?”

    梁晓怡眼泪又溢出了眼眶:“妈,我真错了,你要打就打吧。有些事情我也没有办法,要不就给李晓招惹麻烦了。”

    徐兰兰伸手抱紧女儿,眼泪犹如泉涌,母女俩抱头痛哭了好久,徐兰兰才幽幽说道:“听妈一句劝,不要对外面的男人抱有任何幻想。要去处理也要懂得自尊,解决不了就去求李晓,哪怕离婚了,他也是你的男人。”

    梁晓怡流着泪喃喃自语:“妈,我听你的,李晓是我的男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