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80章 失望之极
    快凌晨的时候,上级台办的客人赶到了酒店。第二天早上,李晓陪着客人吃了早餐,从秦城包租了三辆考斯特商务车,李雅萍和付卫青就带着客人低调地先回了山城。

    随后,留下谭小青等着父亲到来。李晓和张静带着上级来人和梁淑萍、徐艳红几人也上高速回到山城。梁淑萍、徐艳红先回了区委,李晓陪着上级客人住进了国贸大酒店。

    李晓在忙着大事,梁晓怡平静的生活却被打破了。今天中午下班前,弟弟突然打来了电话,像宣布重大消息一样,郑重地告诉姐姐,我梁晓军回来了。只是厂区家里没有人,只好先来到姐姐家落脚。

    梁晓怡接到电话很意外,梁晓军还在省城实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平民家养出了一个公子哥,她也不敢怠慢,匆忙开车回到家中。

    进了家门,弟弟正靠在沙发上,怀里还抱着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子,看到自家姐姐进来,梁晓军也不起身,把怀里的女孩往前一送,得意地介绍起来:“姐,这是我的同学陈静,现在是我的女朋友,很漂亮吧?”

    女孩甩甩披肩秀发,大方地伸出手:“姐,你好,经常听晓军说起你。”

    梁晓怡眼前一亮:“你好,欢迎来家里做客,快坐吧。”说完,偷偷打量眼前的女孩,瓜子脸,肤白眼大,个子不高,倒也娇小秀美,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风韵,难怪弟弟会喜欢。

    看母亲在厨房帮着赵姐收拾饭菜,梁晓怡脱了外套也走进了厨房。徐兰兰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不时偷偷打量一眼客厅中的女孩。

    母亲难得高兴,梁晓怡也乐得如此,等收拾好饭菜,一家人来到客厅坐下准备吃饭。梁晓军凑了过来,小声说道:“姐,我和陈静可是第一次回家,怎么不见姐夫回来?”

    梁晓怡和徐兰兰都有点尴尬,“晓军,你姐夫现在调到区里,工作很忙,我们先吃饭,然后去看看给你们准备的房子。”

    “那也好,反正听说姐夫当了副区长,一套房子对他小儿科而已。”

    梁晓怡也不好生气,招呼一家人吃饭。饭后也没有休息,梁晓怡和徐兰兰拿了新房的钥匙,带着弟弟和女朋友开车来到河堤路小区。

    新房梁晓怡来过一次,对里面的装修很满意,家用电器自己也给配置齐了。带着一家人乘电梯上楼,开门进来,徐兰兰是第一次来,看着房间里崭新的一切,满意之余心里对李晓更加愧疚。

    梁晓军拉着陈静欣喜地在房间看了一遍,梁晓怡笑着问道:“还满意吧,里面的东西都是姐亲自给你挑的?”

    梁晓军却有点不满意:“装修和电器还行吧,就是房子太小了点,干嘛不弄个三室的?”

    梁晓怡一口气差点堵在胸口上不来,想发作可陈静还在一边:“晓军,咱家又不是大款,这样的房子一般人家还住不上,你和陈静两个人住足够了。”

    “姐,你可是区长夫人,这样的房子和你身份不符啊。”

    徐兰兰脸色一白,急忙给梁晓怡打眼色,梁晓怡也只好忍了。

    “陈静,快坐下喝点水。”

    梁晓军拉着陈静在客厅沙发上坐下,顿了顿,又说道:“姐,等会你和妈先回去,我和陈静就先住这里了。嗯,姐,你可是第一次见陈静呐。”

    第一次见?梁晓怡略一想就明白了,从坤包夹层点出三千元,走过去递给陈静:“陈静,姐是初次见你,也没有什么准备,你自己拿去添点东西吧。”

    陈静脸上一红,站起来推辞不受,梁晓军起身接过钱,顺手塞给陈静:“静静,别客气了,姐给的你就拿上,告诉你,咱姐夫可是当官的,有的是钱。”

    陈静羞涩地道声谢,接过了钱。梁晓军看到梁晓怡手腕上的表,眼睛一亮:“姐,这表不错,送给静静吧。”

    嗯?梁晓怡皱眉收回手,转身回到沙发上坐下。送一块表也没有什么,可这块表是和李晓戴的同款的情侣表,自己能轻易送出去,“晓军,这块表毕竟旧了,改天我给陈静送一块新的。”

    “姐,是不是家里还有表?也给我送一只,我听说现在当官都爱收这玩意,姐夫现在当官了,应该收了不少表吧?”

    梁晓怡不由一愣,气得差点吐出血来,陈静还在当面呢,他故意借机敲自己的竹杠,这真是比原来更加无耻了,她的热情不由降了几分。

    “晓军,你姐夫是什么人你不清楚?什么时候收过别人的手表?你大学也毕业了,应该知道一些道理的。他有钱没钱,只是你姐夫,你明白不?”

    梁晓军愣住了,陈静还在当面呢,姐姐却这么不给自己面子。姐夫怎么会缺钱?笑话!真像你说的那样,那当官还有什么意思?

    梁晓军眼珠一转,笑着说道:“对不起,姐,我开玩笑呢,你还当真了。”

    梁晓怡看母亲也有点不高兴,忍下心头的不快:“晓军,你不是在省城实习吗,怎么现在回来了?”

    梁晓军不以为意,一脸的不忿:“别提了,我和陈静在省城一个区里实习,几乎是当免费劳力,每月只给几百的补助,反正七月发毕业证,同学几乎都去联系工作了。”

    梁晓怡的眉头皱起:“那你回来有什么打算?”

    “姐,我能有什么打算,就等着家里安排工作了,现在公务员吃香得很,我和静静都要去公安局工作。”

    梁晓怡的头顿时大了一圈,“你知道公务员都要考试的,公安局更是多了一次招警考试,你们有志向,那就去参加考试,姐支持你......”

    梁晓军打断了晓怡的话,满肚子委屈:“姐,我想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那么多人参加考试我怎么会通过?那考试都是骗人的,你给姐夫说说,他那么大的领导,应该有办法的。”

    梁晓怡心里的喜悦都烟消云散了,关键你现在没有姐夫了。这个弟弟变了,在山城时还只是有点骄纵,大学毕业了,终于修成了正果,只知道自己要什么,骄纵之余则是无耻加自私。

    梁晓怡伤心不已,难道自己付出毁家的代价,换来的就是这样的结果,这特么讽刺了。

    “姐,你放心,工作的事情我会自己努力的。”陈静看气氛尴尬,低头说了一句。

    梁晓怡淡淡地一笑,盯着手里的茶杯,好像上面有感兴趣的东西:“你们怎么选择,我只是听听,毕竟,对这个家来说,我算是客人吧。”

    梁晓军愣了一下,这是神马情况?看到一旁的母亲,梁晓军笑了,还有妈在呢,如果她来说,你能推脱了?

    梁晓军挑衅地盯着姐姐:“妈,我和静静回来了,只要有班上,就能孝顺你了,我想去公安局上班,姐夫是大领导,应该有办法的。”

    徐兰兰看了女儿一眼,暗暗叹息一声:“晓军,现在说那些事还早,你和陈静先休息,晓怡我们走吧。”

    嗯?梁晓军有点蒙,看母亲和姐姐要走,急忙说道:“姐,我拿到驾照了,你给我买辆车吧,出去上班要用的。”

    “再说吧。”梁晓怡淡淡地扔下一句,拉着母亲离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