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87章 我真的烦了
    山间的山风吹拂在脸上,梁晓怡越发平静了下来,复杂地看着眼前的李晓,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对不起,自己说的太多,李晓也听烦了。哪怕已经不做夫妻了,梁晓怡还是不想让李晓太过失望。

    “今天纯粹就是一个巧合,姜斌说要来山里谈工作,我代表着张静,也只好就来了,谁想到姜斌会是这样的人?”

    李晓淡淡地说道:“其实姜斌不主动约你,你也要约他的。要不是我发现了冯昌平,你也不一定会脱离开他。和你谈话真费劲,好像别人都对不起你似的,想想看,难道都不是你上杆子送上门吗?”

    梁晓怡动了动嘴唇,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么多危险的境地,还真是自己自找的。

    “知道你是伟大的姐姐,今后我和你没有关系了,也不会再去阻拦你做什么。我老是在关键时刻出现,救人救多了你也觉得没意思。”

    顿了顿,李晓淡淡叹了口气:“做人真的不能太贪了,你准备对豆豆放手吧,我也不讲什么理由,在梁晓军和豆豆之间,你得做出一个选择?”

    梁晓怡看了看远处的山峦,心中怎么也舍不得放弃任何一个:“你不要逼我,你答应过我的,我有探视儿子的权利。”

    李晓冷冷地看着梁晓怡,最终无奈地笑了:“是你在逼我,我给你留了脸,可你真的不在乎。豆豆有你这样的母亲已经很不幸了,请放过儿子吧,乘他还没有懂事,早点脱离开你,你也好去全身心去帮助你的弟弟。”

    顿了顿,李晓又说道:“最近我会让赵姐带着豆豆离开,今后我也不会安排人跟着你,我真的烦了。”

    梁晓怡怎会答应,几乎像疯了似的扑到李晓面前,伸手抓着李晓:“豆豆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没有权利这样做!”

    李晓不屑地看了看梁晓怡:“如果冯昌平被查了,以你的作为,哪怕没有拿一分钱的利益,你最好的结局就是五年以上刑期,难道你想让豆豆成为一个在押犯的亲属?其实,从一开始,你就没有选择的权利,何必呢?”

    五年以上!梁晓怡身躯一震,抬起的手无力的垂落下来,等重新抬起头,李晓已经没有的踪影。梁晓怡知道,自己心中所持的无非就是李晓不会放手,现在看来,自己今天好像真把自己给作死了。

    常在湖边走,鞋没有湿,心却湿了,徒唤奈何?

    晚上六点多,梁晓怡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徐兰兰和赵姐、豆豆都在客厅看电视,梁晓怡心中稍安。强颜欢笑陪着家人吃过晚饭,又看了会电视,然后借口困了,回到卧室,打开卧室的壁挂电视,新闻上就跳出了东城区的新闻。

    看着电视上意气风发的李晓,梁晓怡目不转睛地看着新闻,心里除了意外还是意外。东城区竟然招商引资近百亿美元,一次性签约两万多亩土地,这份成绩足以震惊全省了。

    看到李雅萍和张静都是一身耀眼动人的旗袍装,却甘愿作为绿叶来陪衬李晓,梁晓怡真是肠子都悔青了。自己身边明明就是一个妖孽,自己偏偏成了睁眼瞎,又在外面寻找什么样的道?

    临睡前,梁晓怡的手机上来了许多信息。是一个名叫“大哥威武”的QQ 好友发来的。梁晓怡知道这个姜斌不大常用的一个QQ号,想了想,还是点开了他的图标。

    “今天我失态了,对不起!请你忘了这件事,对大家都好。”

    忘了这件事!你当是小朋友做游戏呢?梁晓怡很快就就打了一行字,点了发送键:“人做错了事,就应该付出代价。我会用我的方式让你知道,有些错误是不应该出现的!”

    “大哥威武”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了一条信息:“我可以帮你弟弟进到理想的单位,为表示诚意,我先发些资料给你。”

    接着,姜斌发了一个文件,晓怡迟疑了一会,还是点开了这个文件,这是几套模拟的试卷,完全和正式考卷一样的格式,梁晓怡心中狂跳,姜斌是什么身份,他手里的模拟试卷能是普通货色吗?

    梁晓怡把这份文件转到自己的收藏夹,却没有回应任何消息。姜斌终于沉不住气,把手机的一张照片发到晓怡的手机上。梁晓怡点开只看了一眼,脸色刷地变得苍白一片。

    她急忙在电脑上打了一行字:“你怎么有这样的照片?想干什么?鱼死网破吗?”

    “大哥威武”立即回了信息:“莫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只求自保而已,我们扯平了,互相保守秘密吧。”

    “......”

    “大哥威武”也再没有发信息过来,梁晓怡心里着急,直接发了条信息过去,可是对方已经下线了。

    这是吃定自己了?梁晓怡死死盯着手机上的照片,姜斌怎么会有这种照片,难道张琴从一开始就在骗我?

    梁晓怡不知道的是,今天的事情不但使李晓心冷了,还刺激得李晓改变了行事作风,从而在山城开启了一场真正的风暴,这场风暴波及到秦城,最后甚至延伸到了海外。

    凌晨,在山城第一医院独立病房秘密治疗的姜斌,因为下身的疼痛,仰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睡。

    这时,姜斌的手机却突兀地响了起来,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姜斌经常遇到这样的电话,想也没有想,他反正无聊还是选择了接听键。

    “姜市长,我是东城区李晓,好久不见了,听说你下午受了点伤?”

    嗯?竟然是李晓,姜斌心中一慌,差点挂断了电话:“李区长,承蒙你关心了,我爬山时出了点意外不过不碍事,倒是你在东城区弄得很热闹,我看了新闻,看来你要红了。”

    “呵呵,红也红不过你姜市长,省组织部都来山城民主测评过了,我想要不了多长时间,你就是真正山城市长了,东城区的热闹也会算在你头上,想一想,我真觉得不值。”

    姜斌感觉心里特舒爽,连下身的伤都感觉轻了许多:“怎么会觉得不值呢,东城区所有成绩都是在市里的领导下取得的,你好好干,呵呵。”

    “嗯,我是得好好干,你看你下午就挨揍了,呵呵,还疼不疼啊?”

    “原来是你......”

    “是我什么了?你有什么证据?哎,市长还没有当上就翘尾巴,这个毛病可不好。”

    “你......”姜斌气得几乎要跳起来,可一动身子真扯着下面了,疼得直呲凉气。

    “算了,你好好养伤吧,等你的公示期出来,我保证送你一份大礼,你可千万要挺住啊。”

    姜斌真怕了,体制内的人最怕什么,最怕就是关键时刻有人冲出来实名举报,一件小事也会被无限放大,“唉,李晓,你不要冲动......”

    姜斌喊了几嗓子,发现没有回应,看了看手机,原来李晓早挂断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