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89章 乱局
    庄总苦笑一声也没有回答,三个人闲聊了一会,看时间差不多了,就一起出门,下楼去酒店大门口迎接山城市的领导。

    晚上七点整,在酒店中餐厅一个豪华的包房内,宋天明、姜斌和南方集团代表一行人,分宾主入座,气氛热烈。精致的菜品流水般布满餐桌,酒水自然是少不了的。

    一番开场白后,酒宴就开始了。当然吃饭只是陪衬,主要还是为了谈事。宋天明的意思,山城市原则上同意转让部分股份给南方集团,具体股份份额就要等明天通过谈判来确定了

    无形中刘总代表的南方集团已经占据了主动,而在酒宴上,即将成为山城第一人的宋天明,话里话外对南方集团赞不绝口,这让刘总信心大增,频频举杯敬酒。

    姜斌今晚并没有喝酒,一是身上有伤不宜饮酒,二是身份即将变化,今后和宋天明必然是崭新相处关系。按照惯例,书记和市长就是一对欢喜冤家,现实和理想都不容许两人会保持亲密的关系。

    对这位野心勃勃的宋市长,他内心里是一点好感也欠奉。宋天明几年前从省经委下来时,倒也给山城带来一点希望,大家都希望他能重整山城的经济,市委也是多多支持他的。结果这位大市长搞经济不行,勾心斗角却捻熟得很,和张书记几番折腾下来,人心就凉了,上级也失望了。

    现在省里要调整山城班子,这时东城区经济异军突起,招商几乎放了大卫星,还引来上级台办的领导,按说这对山城市是锦上添花的好事。

    可惜,山城市和李晓之间因为招商领导权积怨已深,一个副厅一个正处一个副处全折了进去。李晓刻意疏远了市里,在东城区来了个一支独秀,根本就没有邀请市里参加,

    这让等着长脸的宋天明希望落空了,心里早把李晓给恨上了。东城区那么大的项目,他作为山城经济的主要负责人,竟然一次露脸的机会也没有。

    现在东商改制这样不太大的事情,成了市里唯一的遮羞布,宋天明不热心都不行。南方集团本来邀请他只是出于礼貌,可他还是过来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东商增股的主要领导。

    宋天明是很成熟圆滑的,对姜斌也开始提防了,面对刘总的殷勤劝酒几乎是来者不拒。醉意熏熏之际,一个眼神暗示过去,姜斌就代表市政府表明了态度,全力支持南方集团入主东商。

    姜斌心里却不以为然,你们想得也太美了,故意忽略掉张氏集团,还有明天的常委会上又会是怎样的结果。

    一场酒宴在宾主尽欢中结束了,刘总邀请大家一起去娱乐一下,增深彼此的友谊。姜斌很知趣,借口有事先告辞了,至于宋天明愿意接受一番糖衣炮弹的考验,他不会上心,他关心的已经是自己出任市长后的山城局面。

    很快,谭小青就接到了姜斌主动发来的消息,知道了今晚的市府和南方集团的小动作。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山城市常委会在市委小会议室如期召开,下研究了几项紧急工作,接着就开始讨论东商改制方案。

    在宋天明的授意下,南方集团的代表则在另一个会议室等着,只等市里通过方案就立即举行签约仪式,而张氏集团意外的缺席了。

    姜斌代表市政府,提出一个东商增股方案提交会议讨论。这个方案主要内容是由南方集团出资收购东商原市属的国有市值两亿多的股份,因为股份变化,南方集团自然成为东商第一大股东。

    张书记已经是日暮西山,甘心当起了橡皮图章。宋天明宿酒似乎未醒,靠在椅子上沉默不语。谭小青静静地沉思着,宋天明是什么意图?怎么这个方案和以前的一模一样,张氏集团没有被提到一个字。

    通过股市收购,张氏集团明明已经成了东商当然的股东之一,这是想干什么?自己也算是东商改制的参与领导之一,怎么市府背着自己又另搞了一套方案?

    难道是想搞突然袭击,给张氏集团来个即成事实,由南方集团控股东商?谭小青焦急地翻看手机信息,昨晚就给张静和梁晓怡都打手机通知了,不知怎么回事至今没有回应。

    九位普通常委先发表了看法,有人赞成有人反对。轮到谭小青发言时,她自然反对这个方案:“我不同意,这个方案很不完全,事实上东商现在是三大股东,张氏集团在这个方案中没有涉及,这很不妥当。”

    姜斌立即接过话题:“谭部长,张氏集团自然是股东之一,但这次改制,张氏集团先是积极参与,但后来却不知什么原因没有了动静,是不是她们不想继续投资了,市里财政很紧张,总不能无限期等下去吧。”

    谭小青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关窍,“市里财政是紧张,难道靠出售股份换来两个多亿就解决问题了?市里还有什么可买的,干脆一起出售了。反正市里财政紧张,经济也没有什么大的起色。”

    纪委刘书记一直和李国良保持一致,随后也发言反对,对市府的工作表现也不满意。一时方案都有流产的趋势,一惯让姜斌代言的宋大市长自信心爆棚了。市府工作不力,不就是说我吗?让人指着鼻子批,这还是第一次,也许是压抑得久了,他就口无遮拦起来。

    “大家说得都对,是我宋天明无能,市里财政紧张,然后大家都来指责我!决定山城一切事务的是在座的诸位,发展经济难道是市府一家的责任?我们提出的方案再坏,也能为市里换回点资金,我怎么不明白了,大家都反对这个方案,那就提出一个让大家就都满意的方案来!”

    大家都惊呆了,大市长发飙了,这可是头一次啊!一个小小的引资方案,竟引发了宋天明的怒火,不应该啊?

    谭小青坐不住了,这是对自己发难啊!今天让宋天明发泄出去,再通过了方案,那自己干脆打道回省城算了,还有什么脸面在山城指手画脚?

    “天明同志,常委会就是大家畅所欲言的地方,这也是实行集体领导的需要,难道你想改变民主集中制的原则?一个人独立于组织之外?”

    “我不是这个意思!”废话!你这帽子也太大了,拿原则说事,我承认了就死定了。

    “那其他同志可以发言吗?天明同志!”张书记及时睁开了眼睛,格外加重了语气,最后四个字更是凝重万分。

    会议室的目光都复杂地盯向了宋天明。不让我们提不同的意见,丫的!你什么意思?我们走到常委这一步,你当是吓大的?

    “请大家畅所欲言!我失态了,可能最近压力太大了。”宋天明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胆气。

    这时,谭小青的手机一阵震动,她翻看了几眼,顿时眉开眼笑:“其实现在讨论这个方案本身就不合适,就是市里通过了,张氏集团作为大股东之一,上级证监部门能批准吗?人家可是台商啊,现在张氏集团的代表也来了市委,明显人家不想放手啊。”

    张书记微微一笑,看了看秘书长何长年:“请长年同志先过去安排一下会场,我们随后就散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