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96章 现身
    梁晓怡开车回到家,发现梁晓军和陈静也过来了。徐兰兰帮着赵姐做了饭,一家人吃过饭,梁晓军抱着豆豆却念叨起自己的工作。

    “姐,姐夫什么时候调动我的工作呀,在证券公司真够无聊,整天跟着一个老大姐实习,她就像一个唐僧,叨叨个没完。小静的工作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等着?”

    梁晓怡简直无语了:“你急什么?才实习不到两周你就烦了?你和小静抽空都好好复习,市里七月份要进行事业编招考,倒时报名参加考试就行了。”

    梁晓军真给惊着了:“开玩笑,你让我去考试,你有信心让我考上?”

    “什么叫我有信心,是你考试好不?算了,倒时你们只管报名,我有信心。”梁晓怡想到邮箱里的复习资料,现在真不敢给弟弟,否则,这货能把天都戳破了。

    梁晓军不由很郁闷,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意外问道:“都这点了,姐夫怎么还不回来?”

    房间里一时安静了下来,豆豆委屈地撇撇嘴,眼看就要哭了:“爸爸好多天没有回家了,我要爸爸。”

    梁晓怡心中一疼,过去从弟弟手里接过豆豆,紧紧搂在怀里:“豆豆乖,爸爸出差了,过几天就回来了。”

    梁晓军脑袋一歪:“出差了,不可能啊,前天电视新闻上我还见到姐夫,说是招到了大客商,工作忙是肯定的,陪大领导视察呢。”

    徐兰兰没好气地说道:“你和小静快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梁晓军只好和陈静起身,手牵着手开门走了。

    “晓怡,你现在送我回厂吧,公休假也满了,明天我就会超市上班。”

    梁晓怡一惊:“现在回去,你身体好了?”

    “身体没事,都修养两周了。随身东西我都收拾好了,我们现在就走吧,天晚了不好开车。”

    梁晓怡看母亲身体真恢复差不多了,把豆豆交给赵姐,帮着母亲拿了行李,两人下楼开车回到厂区。

    梁晓怡和母亲一起上楼,进门看去,茶几上一片凌乱。客卧的被子好像也没有叠。

    “这是晓军回来住过,真是......太不像话了!”梁晓怡放下小行李,和徐兰兰收拾客厅,然后来到次卧,一眼就看到卧室床角,竟然扔着一个有污迹的女内裤。

    徐兰兰轻啐了一口,却不怎么生气,忙动手收拾了。梁晓怡也挽起袖子帮着整理房间,把房间到处乱扔的脏衣服一古脑塞进洗衣机。

    等收拾完了,梁晓怡身上都见汗了,进洗手间冲了澡,出来坐在客厅,见母亲一脸的忧郁,“妈,你怎么了,我还要回去呢。”

    “你和晓晓最近怎么了?他连家也不回,工作再忙也不是理由,他越优秀你和他越没戏,我这心里不安呐。”

    “这......”梁晓怡动了动嘴唇,不知该怎么说。

    “这样下去不行啊,晓军都看出不对了,你别在作了,晓晓心里绝对有气,你就放低身段有事没事找她商量,否则,再深的感情也会慢慢变淡的。”

    梁晓怡脸上有点不自然,有气无力地说道:“妈,你放心,我有分寸,不会有什么事。”

    “你有分寸?那晓晓为何不回家?难道你等着看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徐兰兰知道女儿嘴不服软,可事情总得有个结果,就这样下去,可真就没有希望了。

    梁晓怡怕母亲担心,只能信口开河了:“我们不会真正分手的,等他想通了,自然就会回家来了。”

    徐兰兰看着仍旧自信的女儿,叹了口气:“等他想通?你就没有错?低个头就那么难?总这么分着,我怕晓晓没有了耐心啊。”

    他会变心吗?梁晓怡心中不敢肯定,张静、李雅萍都是单身,她们又整天和李晓在一起,说不定那天就和其中一位滚了床单,而李晓又是个爱负责的男人。

    “晓晓在外面也不容易,一个人心中扛着太多的事,你又不在他身边,再强的男人也会有脆弱的时候,他需要女人的细心照顾。可你性子太好强,那个男人和你相处都太累。”

    徐兰兰抓住女儿的一只手,情绪不由低落起来:“告诉妈,你是不是外面有了人,不爱晓晓了?”

    梁晓怡摇了摇头:“妈,你想哪儿去了?我怎么会外面有人?”

    徐兰兰想到女儿的过往的任性贪玩,不由气上心头:“晓晓是多么优秀的男人,你不要被他宠习惯了,以为天底下的男人都对会对你这样好,如果真失去他了,你就明白了。”

    徐兰兰看女儿若有所思,松了口气:“听妈一句话,你们之间有豆豆,你也该收敛你的小心思了,能有一个真真爱你的男人,一辈子也就够了,你不要被离婚的假象骗了。”

    如果李晓真变了心,和另外一个女人生活在一起,梁晓怡想到此处心里就隐隐作痛。

    看来得找个机会主动和李晓谈一谈,豆豆就是最好的理由。这么长时间两人不见面,真的有点想他了,尤其是晚上躺在床上,那种孤枕难眠没有安全的感觉,真不好受。

    “妈,你放心,我尽快去找晓晓谈谈,让他回家。”

    徐兰兰眉眼飞展:“这就对了,你去找他低个头,让两人都有个台阶下,他还能拒绝回家,即使他不想你,难道能不想豆豆?”

    梁晓怡点点头,“妈,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梁晓怡开门走下楼,刚走出一楼楼梯口,旁边的树荫下突然出现一个穿风衣的黑影,梁晓怡心中不安,想急步回到车里,黑影突然取下头上的帽子,低低喊了一声。

    “晓怡,是我!”

    陈大勇!梁晓怡瞪大了眼睛,一时竟失去了反应:“是你!你还敢回来?”

    等大勇靠近,梁晓怡下意识扬手就扇了过去。“啪”的一计响亮的耳光实实在在地落在大勇的脸颊上。

    陈大勇却没有躲闪,忍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痛:“我回来好多天了,每晚都来看干妈姨回来了没有,今晚看楼上亮起了灯,想上门去道歉又不敢。”

    “你还知道她是你干妈,你做的是什么畜生事情?,我妈那么大年龄,刚从医院做了小产手术出来,你做的是人事吗?”

    陈大勇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声泪俱下:“晓怡,对不起,都怪那晚我忘了,喝了会所的酒,控制不住做出了糊涂事情,我回来就是听凭你发落,要打要骂报警抓我都行。”

    这是厂区,梁晓怡怕熟人看见,低声呵斥道:“你快起来,让别人看见算怎么回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