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104章 能不能主动一些
    省里的会议时间也不长,现在上下都提倡开短会,所以议完了事情就结束了。万书记看班长秦云海主持完会,就回了办公室,知道班长时间安排很紧,他立即就跟着插了进去。

    秦云海看他进来,脸色还不太好,还以为那个地市又出问题了,心里就是一突:“老万,有事?”

    万书记也不多说,直接开门见山:“班长,山城东城区那里有些情况,你让我盯着,现在我也罩不住了。”

    看来不是大事,秦云海松了口气,微微一笑:“怎么了?你都罩不住?那边招商成果那么大,有事情也很正常的。”

    “四家台商今天下午正式向东城区提出了撤资,还提出了巨额赔偿要求。”

    嗯?秦云海在大班椅上坐起来:“撤资!怎么可能,山城市怎么不汇报?”

    万书记似乎早就料到秦云海会有次反应:“前几天我代表省里去东城区看了看,形势是一片大好。是王英下去后调整了山城的政策,要分拆东城区的项目,把东城区实际上招商的灵魂人物李晓给挂了起来,结果现在四家台商要撤资要赔偿。”

    秦云海的眉头轻轻皱了皱,王英可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现在外放山城,短短几天就闹出了事情,还被纪委书记找上门来,这让人情何以堪?

    “今天组织部赵部长的秘书去东城区挂职锻炼,张口就要主持政府工作,还要主管组织工作,下面的同志是敢怒不敢言呐。”

    “嗯......”秦云海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明天省里还有两个干部也要去东城区挂职,一个正处一个副处,都是实质常委。”万书记又轻飘飘地来了一句。

    “乱弹琴!”秦云海一惯不动如山的脸终于变了,手里的茶杯重重地落在桌上。一个小小的东城区,省里竟然越级派下去三个人,竟然两个还是正处,下山摘桃子也不是这样的摘法,这吃相也未免太难看了些。

    “万书记,你看山城的事情该怎么处理?要不你代表省里跑一趟?”

    万书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再去一次也可以,只是山城的问题不简单,我去了两次效果不大呀。台办谭主任当初亲自参与了台商落户东城区,事情闹到这一步,恐怕就不是我们一家能解决的。”

    秦云海摸出烟和万书记两个人点上,诚恳地问道:“除了这些,还有什么情况?”

    万书记凝重地点点头:“还真有,这次山城市姜斌亲自带队叫停了台商的工地,再想想上次提名市长公示后,东城区李晓实名举报姜斌一些问题......”

    万书记戛然而止,颇有点意犹未尽的意思。秦云海心头一动,山城上次人事调整方案是冯昌平力主的,结果被人实名举报才出了岔子,看来问题真有点复杂。

    “这个姜斌你们纪委掌握了什么情况没有?”

    “有,问题还不小,最近他的妻子又有视频被传到网络上,社会影响很不好。纪委要审查就要省里批准,昌平书记肯定不同意。”

    秦云海默默吸了口烟,“东城区这个李晓,招商有大本事,这惹事的本事也不小啊。”

    万书记点点头,好像很随意地说道:“呵呵,这S大的周老真不愧是经济学的泰斗,教出了李晓这样厉你害的经济硕士,不过这搞经济是厉害,对山城的环境还不大适应吧。”

    嗯?秦云海剑眉一挑,很快又恢复了平静,顺手端起杯子喝了口茶,试探着说道:“事情闹得不小,台办肯定要来人调查,我们......能不能主动一些,总不能让事情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万书记点点头:“班长的意思是?”

    “台商能来山城投资,这个大局不能出任何差错。既然山城班子自己没有做好工作,那我们就得有个态度。你和谭主任主动沟通一下,王英由纪委出面诫勉谈话,姜斌的问题你形成文字材料,我批个字纪委独立查处。”

    说道这里,秦云海顿了顿,按了按桌上的呼唤铃按钮,对悄声出现的秘书说道:“通知组织部赵部长过来......”

    ......

    第二天,冯庆生还是如约来到东城区,不过却没有送任何人过来。冯庆生召集了区里几套班子领导开了个短会,由于休病假的干部多,会场显得有点稀落。

    冯庆生也不以为意,情绪低落地宣布道:“按照市委要求,马卫东同志和李晓同志的分工不变。李晓同志仍旧主持区政府工作。”

    林勉听了有点失望,对不能主持政府工作犹自心中不甘,还想着今后再找机会夺回来。

    “林勉同志是挂职干部,按要求一般不分管主要工作,上级建议他分管宗教工作,散会。”冯庆生最后一句话直接把林勉给打懵了。

    分管宗教工作!所有领导都很意外,让一个常委副区长仅仅分管这个,区里宗教局就七八个人,管理着几座小庙,嗯,似乎也很重要。

    在楼下,冯庆生坐车要走的时候,林勉终于反应过来,急步追上了他。两个在省组织部的时候可是同事,关系处得也不错。

    “冯部长,市委怎么这样安排我的工作?我毕竟是常委呀!”林勉满腹地委屈和不解。

    冯庆生拍拍车里的座位,示意林勉进来坐下:“小林,你很快就不是常委了,要不是昨天才任命,今天就会宣布取消你常委资格,这样毕竟太不严肃了。”

    虽然现在是六月如火的季节,林勉心里却犹如寒冬,身子都轻颤起来:“为什么?”

    冯庆生轻轻叹口气,惋惜地打量着他:“赵部长的指示,市委不得不从啊。”

    “怎么可能......”林勉几乎要崩溃了。

    冯庆生本不想多说,赵部长都放弃了的人,他多说又有什么用,可毕竟曾经有香火之情,看着他沦落到如此地步,心里有点不忍。

    “小林,原来在部里,我看你挺机灵也懂规矩,怎么一下来挂职就变得目空一切。你只是副区长,第一天来就要抓人事,还要抓政府全盘,你以为你是谁?”

    林勉脸色一红,羞愧得说不出话来。冯庆生叹了口气:“说到底,你是小看基层的同志,没有摸清情况又太贪心。你狂妄不要紧,可你的错误让赵部长也吃了挂落,连累另两个人也不能下来挂职了。”

    林勉心如死灰,这说明东城区的反弹让省里也不平静了:“我今后该怎么办啊?”

    “低调做人,今后千万不敢再出差错了。东城区这里是大蛋糕,大家的眼睛都盯着这里,熬过这一阵子,再去想法调回去吧,你也是运气不好,刚好碰到敏感的节点上了,你毕竟年轻,今后还有机会。”

    冯庆生还有心里话不忍心说出来,回部里你是别想了,仅仅半天时间,折腾到能给赵部长带来麻烦,你也太奇葩了,今后谁还敢用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