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105章 依偎
    接到廖中锋的电话,李晓明白省里和台办都将有动作,一场风暴即将来临。市委*校的课程李晓再也没有去参加,廖中锋交给李晓一项任务,先极力挽留四家台商,等待上级下一步的接洽。

    课不用去上了,空闲下来的李晓通过陈鹏华拿到了延安西路的一套三居室房子,先去看了看,感觉很满意,然后开车回厂接了父母一起过来,张梅看了感觉也不错。

    “晓晓,房子有了,那就让赵姐带豆豆住过来吧,我已经给院里递交了病退申请,今后豆豆就由我和赵姐一起带吧。”

    李晓点点头,这里距离豆豆上学的幼儿园也不是太远,有母亲和赵姐两个人一起照看豆豆,李晓也没有了后顾之忧。

    想了想,有些事也该到决定的时候了,李晓拿起手机先给赵姐打了电话,然后又给梁晓怡打了过去。

    “晓怡,中午有空吗?我想请你一起吃个饭,把晓军和陈静也约上。”

    “哦,午饭时间怎么样,你定地点,我和晓军他们一起过来。”

    “就在国贸大酒店三楼芙蓉厅,我也通知赵姐接了豆豆一起过来。”

    梁晓怡感觉有点不安,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嗯?好吧,我一定到。”

    车间还有任务,父亲坐公交回了厂里。李晓带着母亲,开车先去接了赵姐,又去幼儿园接了豆豆,然后才来到国贸大酒店三楼,时间还不到十二点。

    李晓点了一桌丰盛的饭菜,还破天荒开了瓶红酒。十二点过一刻,梁晓怡领着梁晓军和陈静走进了芙蓉厅,看到张梅也在,梁晓怡很意外,迟疑地叫了声妈。

    张梅抱着豆豆,淡淡地看了看梁晓怡和梁晓军:“都坐吧。”

    梁晓怡看了看餐桌,忐忑不安地挨着赵姐坐下。倒是梁晓军很热络,先是阿姨姐夫招呼了一圈,然后拉着陈静坐下。

    李晓微微一笑,端起了酒杯:“晓怡,平时大家都忙,今天好不容易有空就约大家一起坐坐,这是家宴,都不要客气,来,我们先喝一杯。”

    六个成人都端起了酒杯,豆豆站在椅子上也端起了一小杯饮料,嚷着要和大家碰杯。有豆豆这个开心果在,酒宴气氛分外喜气,大家满怀心思,强装出笑脸依次和豆豆碰了碰杯。

    接下来气氛不错,大家一边闲聊一边开始吃菜。梁晓军连连给李晓敬酒,和李晓显得很亲呢,看得梁晓怡心里直犯嘀咕。

    看大家吃得都差不多了,李晓才说道:“晓怡,最近妈办了病退,有大把空闲时间,我想让赵姐带着豆豆和妈住一段时间。”

    嗯?梁晓怡心里一紧,意外地看着李晓:“妈带豆豆也不是不行,但是豆豆还要上幼儿园呢。”

    “有赵姐跟着,不会影响豆豆上幼儿园。”说着,李晓从手包里取出一张便笺纸递给梁晓怡。

    “区里七月份有一个教师招考,让陈静去报名吧,然后去区里找卫娟副区长,先安排陈静去东城一中上班,毕竟今后正式要上班,先去跟着教务处熟悉一下学校的工作。”

    梁晓怡看了看便笺,上面有李晓亲笔写的介绍,明确让陈静在东城一中教务处工作。无疑这是一份大礼,以李晓在东城区的影响,这等于是变相地直接安排了陈静的工作。

    梁晓军按捺不住,拿过便笺看了看,然后递给陈静:“姐夫,其实陈静一个女孩子当个老师也不错,工作又清闲还没有外面那些骚扰,挺好的。”

    “你觉得好就行,至于你的工作,还是参加七月份的招考,取得事业编干部身份,然后我把你从财政证券公司借调到公安系统,警察有许多人暂时都是事业编,正式编制就要等机会了。”

    李晓说着,转头看着梁晓怡,微微一笑:“晓怡,你看这样可以吗?”

    不等梁晓怡答应,梁晓军却抢答了:“谢谢姐夫,这样安排挺好的。”

    梁晓怡苦涩地笑笑,不舍地看着在张梅怀里玩得高兴的豆豆,心中疼得厉害。李晓的今天的善意好残忍,自己不答应又能怎么样?

    饭局快结束的时候,李晓给卫娟打了个手机,约定了地点,然后让梁晓军带着陈静去找卫娟。

    梁晓军喜滋滋的带着陈静离开了,李晓想了想,说道:“晓怡,下午你去上班,我和妈去家里收拾一下豆豆的衣服。”

    梁晓怡似乎受了什么刺激,瞪大了眼睛:“不,我请假好了,豆豆的衣服我亲自收拾。”

    说完,梁晓怡起身从张梅怀里抱过豆豆,紧紧搂在怀里,眼泪像掉线似的,簌簌滚落下脸颊。

    “妈妈不哭。”豆豆伸出稚嫩的小手,胡乱地帮妈妈抹着脸上的泪水。

    “嗯,妈妈不哭,走,妈妈带你回家。”梁晓怡哭着抱着豆豆离开了包房。

    李晓心中一动,眼睛不由红了,张梅和赵姐心里也不好受,张梅抹了把眼泪,淡淡地说道:“晓晓,家散了就是这样,就是可怜我的豆豆他最受罪,你去结账吧,我们也回去收拾东西吧。”

    李晓点点头,招呼服务员过来买了单,然后和母亲一起下楼。酒店外的停车场上已经看不到梁晓怡的车,想来已经先走一步了。

    李晓开车回到人民路小区楼下,先让母亲和赵姐上楼,自己去小区外的超市买了两个大号收纳箱,然后提着上楼回到昔日的家。

    梁晓怡抱着豆豆,呆滞地在客厅坐着,看到李晓进来,也没有一点反应。李晓顿了顿,还是提着收纳箱进了主卧室,把箱子交给赵姐和母亲,交待把自己的衣服也一起装箱。

    看到卧室墙上自己和梁晓怡的婚纱照,想了想,忍着心痛搬过凳子把相框取了下来。然后回到客厅,看到沙发背后墙壁上的巨幅婚纱照,还是踢掉拖鞋,站在沙发上,伸手要去摘掉相框。

    一只柔弱的手伸过来,紧紧抓住了李晓的手:“不要摘,否则你不要带走豆豆。”

    李晓试着想摘离抓着自己的葇胰,竟然做不到,不忍地扭头看去,面前的娇容早已是满脸的梨花带雨,凄惨的神态让李晓不忍直视。

    李晓无奈地叹了口气:“晓怡,何必呢?你今后总要组建新的家庭,这些东西挂在这里会影响到你的。”

    梁晓怡泪眼哽咽:“你不要太残忍,照片挂在这里起码能给我留个念想,豆豆你要带走了,这个家太空了,我怕呀!”

    李晓无力地松开了手,跌坐在沙发上。梁晓怡颤抖着抱起豆豆,依偎在李晓身边。昔日亲密的三口之家,如今难得地依偎在一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