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109章 冷汗
    在市委小会议室,廖中峰代表调查组先和宋天明进行诫勉谈话,谈话的时间也不长,但却有纪委的人员现场做记录,廖中锋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让宋天明一肚子的郁闷。

    等宋天明在谈话笔录上签了字告辞出来,有人出来请陈长年通知王英进来谈话。

    王英虽然贵为一方诸侯,也到了午饭时间,她也不敢怠慢,很快就进来坐在廖中峰对面:“廖书记好!”

    廖中峰没有答应,一张黑脸盯着她,足足几分钟不发一语。虽然两人的级别相同,可廖中峰今天代表的是省调查组,王英也不敢表现出不耐,只得陪着笑脸应付。

    “王书记,今天我受省委主要领导委托,代表省里和你谈话。”

    这分量可不轻,王英心里一惊,不由忐忑不安起来。虽然自己在省里人脉谁也比不了,但是刚才打了电话过去,秘书一句领导没有空就给打发了。这下她的底气就不足了,做错了事总要付出代价。

    “有一位记者向省里主要领导写了一份内参材料,反映了山城在招商引资中的新做法,这是你主导的,我想听听你当初的想法。”

    王英深呼了一口气,做错了事就要认:“廖书记,我来山城后,针对山城落后的经济状况,认真分析了原因,觉得还是发展不平衡,制约了山城经济的快速发展。我和市里主要领导交换了意见,主张由先进带后进,项目带动发展,在较大的范围内,共同发展,整体提升,从而加快山城经济发展,这也是我上任前,省里领导的意思。”

    王英顿了顿,观察廖中峰的反应,可这张黑脸却看不出一点端倪。

    廖中峰面无表情:“你继续。”

    “我的想法也在常委会上通过了,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我们把项目较多的东城区作为先进,重新合理分配了东城区的项目,让东城和相临的区县都有了新的项目,从而形成整体效应。”

    “哦!那现在效果如何?”

    王英摇摇头:“目前事情都搞砸了,我愿意接受组织处分。”

    廖中峰皱皱眉头,顺手点了支烟,猛吸几口:“既然东城区是做为先进来对待,对李晓的工作安排,你是怎样考虑的?”

    王英脸红了红,踌躇地回答:“对市里的计划,李晓是持反对意见的,我做了他的工作,可是他不同意。为了大局,市里决定让他暂时去党*学习,当然,这对他是有点不公平。毕竟,招商引资工作还要他来主导。”

    廖中峰笑了,黑黑的脸上皱起几道折,怎么看着都有点别扭:“我今天对市里的做法不做评论,谈话就到这里,你看看记录,同意的话签字吧。”

    王英松了一口气,就这样结束了?接过谈话记录,略扫了几眼,就在上面签了字。

    廖中峰接过记录,看了看,笑意更盛了:“王书记,字写得不错。”

    王英愣了一下,也勉强地笑了。廖中峰把谈话记录交给同事,挥挥手,示意他们出去。然后,端起茶杯猛喝了几口才放下。

    王英站起来,拿起水壶,亲自为他续上热水:“廖书记,好不容易来山城一趟,已经到饭点,一块去餐厅吃个饭吧。”

    廖中峰摇了摇头,抬手指了指面前的椅子:“现在吃饭还顾不上,调查组交代的工作完成了,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再闲聊几句吗?”

    我能介意么,王英表情轻松:“看你说的,我和你在省里见过多次了,不算朋友也算熟人吧,有什么话你开口就是,我洗耳恭听。”

    “王书记,不敢当,我现在代表云海书记和万书记和你谈话,这是属于工作以外的谈话,不做记录。”

    嗯?王英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身子先是一僵,然后坐得笔直:“廖书记请讲。”

    “昨天,知道台商要撤资,两位领导很生气,要不是为了大局,你可能就是山城历史上任职期限最短的书记了。”

    王英愣怔了,脸色一白,惶恐不安地收紧了手指。

    “西省经济发展缓慢,一直找不到突破口,好不容易东城区这里有了大动作,省里分外看重,派谁来主持大局,你知道的,初步定的是宋天明同志,后来李晓来省里实名举报,他又做出了成绩,云海书记才派了你下来,没成想却发生了省里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廖书记,我真错了,不该轻信别人的建议。”

    廖中峰不介意把话说得更透一点:“王书记,你是山城的领导,采取什么措施,是你份内的事,但是,我们要看效果。我提醒你,签了合同的投资,要想法设法留下来,不能有任何闪失,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看王英神色有点慌乱,廖中峰心里明白,继续添了把火:“几百个亿的投资,别说全省了,就是看得再大一点,也是非同小可。上级台办都来了谭部长这样的大员来支持,说实话,你们的整体提升就是‘大锅饭’而已,你知道这会产生什么后果吗?”

    “什么后果?”王英不由自主地问了一句。

    “如果失败了,这让别人怎么看我们的投资环境?这些投资商可是台商,这意味着什么?我们个人被处理无所谓,可对国家民族,这就是犯罪!这代价谁也付不起!”

    王英原来没有想得这样透彻,廖中峰并非危言耸听,如果因个人原因,导致已经成功的招商流产,这后果别说她个人,就是省里也承担不起。

    “据我所知,东城区招商新闻发布会后,省里领导也一直盯着。这次拿下的几个人,都是因为阻碍了东城区的建设,省里才痛下杀手,唯恐坏了大事。你没有下来以前,市里吃‘大锅饭’的想法也有,可人家为什么没有出手?而是任由李晓发挥。轮到你来了,怎么又老调重谈,还把李晓给踢开了?”

    “难道这些投资商都是因为李晓的原因才来的?不是东城区集体取得的成果?”王英很不解。

    “集体成果?你没有真正了解李晓这个人,这些投资商李晓两年前就布局了,其它人怎么能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成功的背后,那能简单得了,你是小看天下英雄了。”

    看王英若有所思,廖中峰小声说道:“李晓和我是同门师兄弟,周老对他的最看重。”

    王英吃了一惊,额头上冷汗不由冒了出来。李晓原来是周老最爱的弟子,再想一想周老身后那些学生,她都不敢往下深想,有些事点到为止最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