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111章 熬鹰
    王英还真赖上谭小青了:“嘻嘻,你这样有情调的少妇,李晓血气方刚的哪能不喜欢,你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不打我就不走了。”

    好烂的借口!谭小青不由苦笑:“你的为人我也算了解,我可以替你约他,但是我不能当个糊涂媒人。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你心里保证给李晓记了一笔,我可不想今后被他埋怨。”

    王英都快病急乱投医了,脸突然凑过来盯着谭小青:“现在大势都在李晓一边,我就是心里不舒服也不会和他过不去,你放心,你的小鲜肉我不会去抢,算我求你了,快给他打电话吧。”

    谭小青明白,李晓最终还会和王英谈和的,但是绝对不会像自己和李晓那样成为朋友加盟友。但是,王英在省里机关能被人称作“温柔一刀”,这小手段那是信手拈来,今天就好好治一治她的公主病。

    “我也没有把握啊,你一家诸侯没有两把刷子,那山城的江山能坐稳了?”

    谭小青玩味地看着王英饱满的胸部,不由有点嫉妒,伸手就偷摸了一把:“啧啧,本钱够足的,只要找到李晓住处,你亲自把自己送上门,先给他一个拥抱,那他还不乐疯了?说不定你俩乘势就滚了床单,一起成就好事呢。”

    王英脸上一红,嗔怪地顺手打了谭小青一把:“你的本钱也不小,你和李晓说不定床单早滚过了。放心,我可不会和你抢,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得到了王英口头的承诺,谭小青见好就收,拿起手机站了起来:“唉,被你的无耻打败了,那我就试一试。”

    ......

    晚上八点,王英自己打了辆车,很低调地来到国贸大酒店,直接乘电梯到了顶楼,给李晓打了个手机,然后李晓下来接王英到了天台上。

    王英第一次来到这里,晚风轻抚,倚栏杆展眼看去,山城的夜景一览无余,“李晓,我要求是一个隐蔽的地方,没想到你却约我到了这里,可能别人会看到我来了酒店。”

    李晓端过一把椅子:“王书记请坐,万书记带队的调查组就下榻在酒店,别人看到了以为你是找万书记汇报工作,哪能想到你是来见我,放心,这就是典型的灯下黑。”

    “嗯,你这小鬼头,确实是这个道理。”王英舒服地在椅子上坐下,结果李晓递过来的冷饮,喝了几口,顿觉心底凉爽,看着脚下的城市夜景,心情也好了许多。

    “王书记今天约我是想谈什么?”

    王英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身旁坐着的李晓,想了想说道:“其实你是误会我了,你我本来就不应该有矛盾。”

    李晓怎么会相信:“王书记,事情到这一步,你还是说点实在的好。”

    “我听了你的宋天明和姜斌的建议,分拆你的项目,打压你是做错了,也没有看透宋天明的深意。他对付你只是顺便,其实他们真正的目的是让我背这个黑锅,从而把我赶出山城。”

    顿了顿,王英有说道:“当初我看你桀骜不驯,不好掌控,也没有看透这些投资商的举足轻重的地位,直到万书记带队来了山城,我才掂出了这个分量。”

    “我这个人不好掌控,这话从何说起?我看你很尊重宋天明的意见,在山城的执政理念和我不一样,我自然是敬而远之,不会向你靠拢的。”

    王英点点头:“我们今后可以很好的合作,只要东城区能让投资商不撤资,我会大力支持你的。”

    李晓嘲讽地笑笑:“你这份诚意似乎来得晚了些,现在万书记来山城调查此事,我们都骑虎难下啊。”

    “再难下也得下呀,我和你的对手都是宋天明,他这回坑我坑得这么狠,我不会让他好过的。”

    李晓那会轻易就松口,想了想,说道:“我有点不明白,你是山城的书记,和宋天明本来就是天敌。可是,你刚来山城就和宋天明走得很近,对他的建议几乎言听计从?”

    王英狡黠地笑笑:“这就是我本身的小心思了,我是顶了宋天明的位置才当了山城的书记,宋天明心里可能很恨我,我这是故意麻痹他呢。没有想到这个人很会伪装,给我挖了这么大的坑,几乎快把我埋进去了。”

    李晓不屑地撇撇嘴:“机关的那些勾心斗角的玩意,虽然很实用,但始终不是堂堂之阵,实属小道也。”

    “我是一个女人,不玩这些小心思,哪玩什么?其实,我的选择也不多,只是小看了你才载了这个跟头。如果我的全面提升计划能顺利实施,我借机可以掌控山城的大局”

    “看来你运气不太好啊。”

    “不,我感觉出来了,万书记也很看重你,那就说明你有办法让投资商回头。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今后我们可以合作。”

    李晓点了支烟,默默抽了起来,对王英的示好不置可否。

    王英想了想,说道:“其实你误会我了,本来我应该早点单独来见你。我临来山城前,云海书记嘱咐我尽快掌控山城,暗中来帮助你。所以我刚上任就注意到你,结果发现你不大理会我。”

    这个翻转有点出乎李晓预料:“云海书记让你来帮助我?”

    “嗯,这是真的,应该是云海书记接到过上级电话,受人之托来保护你,我想这个上级是谁你应该能猜到。”

    秦云海已经是西省的一号首长,他的上级只能是大师兄了,“既然云海书记私下嘱咐过你,可是你怎么就针对我出手了?”

    “我是外来户,在没有摸清情况之下,我不能一开始就让人看出来我是来支持你的,所以打压你做戏给别人看也在情理之中。同时也是我个人的一点小心思,见不得不大听话的下属。那天你陪我在东城区调研,始终都不说话,我能不生气吗?”

    竟然还有这个渊源,李晓看了看王英:“你应该早点私下约我说清楚,这样我们演戏能更逼真一些。”

    “这就是我今晚要秘密见你的原因,可是你这脾气也够大的,还不愿见我,我只能请谭部长出面了。”

    你这是玩虚脱了好不?李晓想了想,玩味地笑了:“我明白了,上学期间去东北牧区旅游了一圈,那里有人养鹰,养鹰人最先要做的就是熬鹰,这样训练出来的鹰才听话。你来帮我是真的,遇到我这个刺头,所以你就使出了熬鹰的手段。呵呵,佩服!”

    王英脸色一红,嗔怪地小声说道:“对不起,我是有点小看你了,今后不会了。”

    李晓摇了摇头:“我没有责怪你的资本,但愿今后你不要再玩这样的熬鹰手段,我这小身板受不住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