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114章 醉酒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李晓心凉如水,不想再问什么了。既然梁晓怡对自己曾经没有爱,那一年前的冷淡也解释得通。原来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一头热,现在再去执着这些不就是一个笑话?

    这时姜斌却意外说了一句:“张琴对我说过,梁晓怡后期还是很维护你的,急于从俱乐部脱身,更重要的是不想让你知道俱乐部的事。”

    李晓自嘲地说道:“现在都离婚了说这些没有意义,她之所以对我隐瞒俱乐部的事,大概是怕我知道她曾经的不堪,更重要的是不想让我发现,她曾经并不爱我。”

    顿了顿,李晓站起身来,把烟盒和打火机都留了下来:“好了,你也休息吧,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主动坦白吧,只有说出更大的人,你才能戴罪立功。”

    姜斌若有所思,在李晓快要离开时,突然问道:“我现在被纪委请了进来,再想出去那就是多年以后了,只是不放心家里啊。”

    李晓顿住了脚步,略一想,不妨给宋天明添点堵:“我听说,张琴在外面为你奔走,想求见宋天明还被拒绝了。晚上的时候,她去找宋维军了。”

    姜斌身躯一震,然后有点急了:“她好糊涂,怎么能去见宋维军这个渣子?宋维军是什么人,会把她吃的连渣都不剩的。”

    “别想期盼别人会对你仁慈,宋天明倒了,张琴才能不吃亏,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俱乐部彻底查封,这样才能牵扯到宋天明身上。”

    姜斌却摇了摇头:“我知道你要对付宋天明和冯昌平,其实很简单,只要你留心市开发区就会得到答案。宋天明之所以让我几次逼着你给开发区出让项目,就是为了用新项目遮掩过去的痕迹。”

    李晓很意外,转身说道:“开发区会有什么大的问题,不就是污染严重吗?”

    “土地呢?开发区卖了很多的地,也有许多没有卖出去,地价也不统一,出售的时间也不一样,而市财政并没有收到多少钱,这就是一笔糊涂账,冯昌平和宋天明都得到了大好处,戴春借着买地搭上了冯昌平,这很说明问题了。”

    李晓点点头:“你可以向纪委提供线索,这也算立功表现吧。”

    姜斌摇摇头:“省纪委查办我的案子,冯昌平在西省是什么人,万一消息走漏,我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的。”

    这可算意外收获了,李晓想了想,小声问道:“如果我暗中去查,该从哪里打开缺口,财政局和开发区我都插不进去啊?”

    姜斌却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不要去报复张琴,没有我替她撑着,她也是个可怜人。市财政局下面有一个证券公司,开发区卖地的钱,宋维军都投到里面去南方股市捞钱,听说亏了不少,可是证券公司账目却是平的。”

    李晓很不解:“那只有用别处的钱堵住了窟窿。”

    姜斌点点头,小声说道:“市里财政也很紧张,哪里会有余钱堵那个无底洞。证券公司替上级发行国库券,冯昌平和宋天明就把主意打到国库券上。”

    “那是要按期给市民还的,挪用了到期怎么办?”

    姜斌玩味地一笑:“要是不按国家预算发行,提前搭车发行几个亿呢?”

    李晓倒吸一口凉气:“他们疯了,拆东墙补西墙,最终亏空了国家,这可是严重的经济犯罪?”

    姜斌不以为意:“冯洋和宋维军虽然坑爹,可人家现在都是澳洲籍,拿到绿卡的,到时屁股一拍,可以拿着大把的钱去探亲,风声一紧就可以留在国外团聚嘛。”

    李晓看了看手机,然后说道:“记住,不要再对任何人说这些。你放心,我保证不报复张琴,万一她太艰难,我可以拉一把。”

    姜斌长长出了一口气,顿时泪流满面,空着的一只手凑到戴手铐那只跟前,艰难地举起双手对李晓做了一稽。

    “谢谢!方便的话你代我去看看她,告诉她千万不压相信宋家任何人。如果她不相信你,你就说我说的,‘我要打火机’,这是我们夫妻床底之间的密语,她会相信你的。”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姜斌此生已经毁了,做为曾经的对手,李晓也得给他这份尊重。

    “姜斌,我答应你。不过你我算是对手,你走到这一步也有我的原因,你怎么敢相信我会以怨报德?”

    姜斌呵呵一笑:“最了解你的人恰恰是你的对手,我还是了解你的,你有正气,不是被人逼急了,做事都有底线,我目前也只能相信你。”

    李晓点点头:“呵呵,那你就赌一把好了。记住,今晚我没有出现过,再见!”

    ......

    国贸大酒店的天台上,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李晓倚着栏杆显得有点醉意熏熏。端起酒杯仰头要喝,却发现杯子已经空了,伸手抓起旁边的酒瓶想倒酒,酒瓶中不知什么时候也已经空了。

    李晓放下酒瓶,仰头夸张地看看漫天星辰,喃喃自语,“真是一切皆空啊!没意思,真的没意思。”

    然后摇摇晃晃抬腿坐在栏杆上,酒劲翻涌之下,李晓似乎忘记了此处是三十四层楼高的天台,犹自傻乎乎地对着夜空发呆。

    “李晓,不要!”

    楼梯口一身短裙睡衣的张静闪身出来,疾步奔过来,伸出双手抱住李晓的腰,向天台里侧拉着李晓下来。醉酒状态下的李晓,根本支撑不住身体,失去重心之下,高大的身躯前倾着把张静直直地扑倒在天台地面上。

    张静被压得呲牙吃疼,但是却彻底放下了心,流着泪水双手死死抱住李晓,“冤家,你吓死我了,栏杆也敢倒着坐,不要命了?”

    “你是......谁啊,我要......喝酒!”李晓的意识已经模糊了,嘴里嘟囔几句,模糊地闭眼睡了过去。

    张静出了一身汗,费尽力气才从李晓身下挪了出来,然后坐着缓了几口气,看身旁的李晓在坚硬的地面睡得香甜,心中一疼,起身拿起手机喊了两个服务员上来,三个人费劲地把李晓搀扶进观光房中的大床上。

    挥手让服务员退下,张静关了房门,回来好奇地凑到李晓面前,痴痴地看着李晓熟睡的面容,“嘻嘻,真是个乖宝宝,喝多了也不闹。”

    想了想,张静费力地替李晓脱去衬衣长裤,过程不免有点面红耳赤,起身去洗手间拧了条冷水毛巾,回来仔细替李晓擦了手脸。

    清凉的感觉让李晓恢复了一丝反应,鼻尖嗅了嗅熟悉的香味,闭着眼睛伸手下意识揽住了张静的腰,稍一用力,就把张静卷到身下。

    “呀,你放手......”

    张静惊呼一声,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雨点般落下的吻击晕了,然后身子软软地使不上一丝力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