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117章 再临旧地
    直到两点多,张静和李晓才离开延安西路小区的家,下楼来到小区院子里,李晓不由问道:“张静,你刚才怎么拜了干妈,难道打算只做我的女朋友?”

    张静亮出手腕,盯着白玉镯子,笑得意味深长:“你那只耳朵听到我叫干妈了?按台岛的风俗,订婚后女方就可以称呼准婆婆为干妈,况且我直接都叫妈了,嘻嘻。”

    “你呀。”李晓嗔怪地牵着张静的手上了张静的大奔,司机刚启动车,李晓的手机就来了电话,看是市委的固定号码,李晓直接按了接听键。

    “李晓,我是王英。”

    “王书记好,有什么指示?”

    “你今天怎么没有来市委?”

    “王书记,我也在等待调查组的招唤,去市委也没有地方坐啊,只好在外面等着。”

    “这倒是实话,调查组今天叫了许多行局的人谈话,弄得气氛很紧张。现在调查组需要和台商代表沟通一下,可是他们都不听招呼啊,你有什么办法?”

    “王书记不要急,市里应该先和调查组拿出一个方案,然后再找投资商协商,而不应该让人家到市委来,企业对行政的那一套不大买账。”

    “那行,你不要远离,随时听候市委招呼,我先去给万书记汇报一下。”

    挂了电话,李晓又给谭小青打了过去:“小青姐,你好,你和调查组谈过了?”

    “早上刚谈过,怎么啦?”

    “刚才王书记给我打电话,说是调查组想和台商代表沟通一下,结果人家都不听招呼,问我有什么办法没有?”

    “她这是活该!早上调查组说是去酒店拜访一下台商,她偏偏就端架子,派人去让台商都来市委。呵呵,她还是看不清形势,还想凭自己一己之力挽回局面呢。”

    “我就说,王书记突然给我打了过来,还让我随时候命呢。对了,你给伯父商量了没有?”

    “我早上打过电话了,我父亲说,既然要设立管委会,那台办也参与进来,直接升级成国家台商产业园区,可以享受一些优惠政策,来接手的人选也有,等大局定下再说。”

    “好!我明白了,有事电话联系。”

    李晓挂断电话,却又有电话打了进来,竟是庆伟的号码,李晓立即接通了。

    “李晓,你来一趟西街派出所,梁晓军出事了,晓怡还想瞒着你,我过来看了看,只有你有能力处理了。”

    李晓很意外:“梁晓军出事了?”

    “嗯,他和单位同事在外面宾馆赌博,被派出所抓了,数额较大,梁晓军的钱都是偷拿单位公款,现在证券公司应该要过来人,公司的牛经理是你的同学,你先过来吧。”

    “梁晓军只是一个实习人员,怎么能接触到公款?”

    “他在财务科上班,牛经理又是你的同学自然要关照他,最近出纳员休年假了,就让他暂时代替两天,唉。”

    “好,等我过来再说。”

    李晓收起手机,张静立即说道:“让车送你过去吧。”

    李晓叹了口气:“也好,那我送到你就会酒店休息,等我处理完了就回来。”

    十几分钟后,黑色的大奔停在西街派出所对面,张静抓住李晓的手,温柔的说道:“李晓,现在山城形势复杂,你不要冲动,能用钱解决就尽量用钱,我随时等你电话。”

    李晓回握了一下,然后松开手,转身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

    早上刚上班,梁晓怡意外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梁晓军是你弟弟吧,他现在关在西街派出所,我们通知家属和单位,他留的是这个电话,你快过来一趟吧。”

    梁晓怡心中一惊,梁晓军怎么进了派出所?忙给总办打了声招呼,想了想又给庆伟打了电话,不到十几分钟就急忙开车先赶到了西街派出所。

    这里对梁晓怡可不陌生,算是再临旧地了。进了派出所,梁晓怡询问了服务大厅,到后楼找到分管的苗所长办公室,才打听到梁晓怡凌晨就被关进来了,罪名是聚众赌博,现在已经联系了单位和家属,准备拘留送看守所。

    梁晓怡一听急了:“苗所长,先别送呀,我是他姐姐,有什么事可以商量嘛。”

    苗所长也是虚张声势,原想多罚点款,见到面前的家属眼睛一亮,心里拐了几个弯,态度又变得意味深长起来:“我知道,年轻人送看守所就会毁了前途,不过,你弟弟的赌博数目太大了,现场在酒店就查获赌资近十万,这已经是触犯刑法了。”

    这么严重!梁晓怡的脸色终于变了:“苗所长,还是批评教育为主,你一定要帮帮忙,我......会有所感谢的。”

    “哦,这可是违反原则的事,我很为难的......”胖乎乎的苗所长眯眼盯着惊慌失措的丽人,不紧不慢地起身,闭上办公室的门。

    “咔哒”一声门锁的上锁声,在安静的房间显得很突兀。梁晓怡心中有点不安,然后一只男人的手已悄然落在她的肩膀上:“我很为难啊,你弟弟也说了,家里就他一个男孩,毁了可就可惜了。”

    梁晓怡从惊慌中反应过来,脸色红了红,忽地站起,甩掉那只恶心的胖手:“苗所长,请自重!”

    “哦?”还有挺个性,嘿嘿,我喜欢!苗所长脸色一沉,返身坐回办公桌后:“那就一起等证劵公司的人过来,我们会把正式法律文书当面送达。

    梁晓怡看自己求情是走不通了,走过去打开房门,站到走廊上,看到赵庆伟正从院子里一辆警车上下来,忙招了招手。

    庆伟几步跑上楼,喘着气说道:“晓军出了什么事?”

    梁晓怡把庆伟拉到一旁,把晓军的事说了,也把苗所长刚才的龌龊告诉了他。

    庆伟的脸立马黑了下来:“你在这里等一等,我来会一会这个苗副所长。”

    庆伟先给李晓打了手机,然后大咧咧地推开门走进来:“苗胖子,出息了啊,学会关门和别的家属谈话了,进步很大嘛。”

    “哎,怎么是赵大队,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快请坐!”苗所长急忙起身伸出肥胖的手想和庆伟握手。

    赵庆伟冷着脸没有伸手:“你胆子太肥了,外面那位你也敢动心思?”

    苗所长讪讪地缩回手,笑容顿时淡了下来:“赵大队,你现在可是局里的红人,听说给省纪委配合工作,说不定过几年你再升升职,直接管兄弟也说不定呢。怎么?那位是你的......”

    庆伟不屑地笑了笑:“苗胖子,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好,你要一条道走到黑,我也不管了。别说分局老梁,就是市局老大出面看能救下你不?”

    庆伟说完坐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苗胖子自然是察言观色的老手,心里一突,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迟疑着走到庆伟身边,低声下气:“赵大队,给兄弟亮亮底,外面那位什么来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