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118章 公款
    庆伟半睁开眼,想着今天这事还需要苗胖子帮忙,就小声说道:“你什么东西,不想活了?东城区李晓区长马上就为这事过来了。”

    “哦,果然不一般,有点来头,区长都来凑热闹,可我也是秉公执法。”

    庆伟鼻孔冷哼一声:“怎么?东城区又管不到你这儿是吧?你是顶了杨副所长的位置上来的,可是杨所长和他那副区长叔叔就是因为舞厅的案子载了,外面那位就是舞厅案子的事主,你觉得你扛得起么?”

    苗胖子低头细细一想,猛地瞪大眼睛:“是她!赵哥,救我!”苗胖子像被抽了筋的癞皮狗,圆滚滚的身子一阵哆嗦,就差跪下去了。

    庆伟摇了摇头,往外面努努嘴:“我去给说一说,你今天把事情办利索,别想落人情,只要人家记不住今天的事,你就烧高香吧。”

    苗胖子屁颠地点烟端茶忙着溜须,要不是梁晓军还关着,庆伟真想废了这个芝麻绿豆大的货色。

    庆伟出去喊了梁晓怡进来,苗胖子忙殷勤地倒了杯茶过来,刚才的下作选择性忘记了。

    梁晓怡心挂弟弟,也顾不得计较了:“庆伟,苗所长,我弟弟那里有那么多钱,那么多赌资从哪里来的?”

    庆伟才想到问题的关键:“老苗,那些收缴款先别动,当事人上班才不到一个月,那里会有这么多钱?你也通知了证券公司领导,我想单位马上就会来人,我们用一下你的会议室,问清楚了再说?”

    苗胖子点点头:“赵大队,只要证券公司不翻腾,案子暂时我还能压得住。他们一起有好几个人,都是市证劵公司的员工,我看梁晓军也是被哄骗了,应该不是第一次赌钱。”

    梁晓怡的脸色变白,怎么也坐不住了:“庆伟,你快想办法,先把事情弄明白。”

    庆伟想了想说道:“晓怡,这事关键在派出所和证券公司身上,所里有苗所长帮忙压着,证券公司那里我已经给李晓打了电话,他过来应该有办法。”

    梁晓怡愣了一下:“你给李晓说了?”

    庆伟没好气地说道:“你以为这事很好摆平?李晓过来也得出一身水,今后可别在惯着你那宝贝弟弟了,否则你迟早被害死。苗所,麻烦用一下你们的会议室。”

    苗所长陪着庆伟和梁晓怡来到三楼会议室坐下,很快,李晓也被干警带了进来。庆伟起身拉着苗所长说道:“李晓,这位是派出所苗副所长,晓军的案子由他负责。”

    李晓点点头,热情地伸出手握住对方的手:“苗所长好!我是东城区政府李晓,给你添麻烦了。”

    苗胖子心下凛然,眼睛笑得快看不见了:“久仰李区长大名,领导快请坐,来人,快泡茶。”

    “在这里苗所长才是领导,我们都听你的,呵呵。”李晓笑了笑,在会议室的椅子上坐下,也不看梁晓怡一眼,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苗所,麻烦你让人带梁晓军进来,我先问问情况。”

    “好!稍等。”

    苗所长出去后,几分钟后带着低头丧气的梁晓军进来:“赵大队,等会证劵公司来人了,我也带过来,不管事情大小,先捂住再说。”

    庆伟心中不由感慨,苗胖子不愧是老江湖,看见有区长级别人过来,这都主动帮梁晓军捂盖子了。

    等苗所长一离开,梁晓军立马放松了下来,先走到梁晓怡身边坐下,端起一杯茶杯,忍着烫嘴喝了几口,然后抹抹嘴急切地说道:“姐夫,你们快救我出去,留置室蚊子咬死我了。姐,我好饿。”

    梁晓怡眼睛红红的,空洞地平视着前方,对梁晓军的可怜样视而不见。李晓点了支烟,看也不看梁晓军,倒是一旁的赵庆伟当了恶人。

    “站起来!谁让你坐下的?”

    梁晓军一愣,求助地看着李晓和梁晓怡,看没有人理他,只好讪讪地站了起来。

    “梁晓军,你马上就要被送看守所关押,后面可能还要被判刑。等会你单位领导会过来,先说你赌博的钱是怎么来的?”

    梁晓军一个激灵,惊慌地说道:“我不要去看守所,也别让单位领导过来,否则我就全完了。”

    梁晓怡难过地闭紧眼睛,然后睁开眼睛,淡淡地说道:“晓军,你动了多少公款?”

    “我......”梁晓军低下了头,然后一声不吭装起死狗。

    庆伟猛拍了把桌子:“说!到底拿了多少公款?”

    梁晓军又是一愣,然后低头说道:“我就拿了几次,具体数目也记不清了,大概有十多万吧。”

    “多少?你......”梁晓怡一声悲鸣,然后眼泪簌簌流了下来。

    “哎,这事弄不好有麻烦。”庆伟也抓瞎了。

    李晓始终没有开口,也没有看梁家姐弟一眼,仿佛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

    这时,苗所长又进来了:“李区长、赵大队,证劵公司的领导来了。”

    李晓点点头:“快让他们进来吧,老苗,你也坐下,一会儿帮衬一下。”

    很快,证劵公司两男两女四个人一起进来,而李晓认识的牛经理却不见人。苗所长把双方分别介绍了一番,接着把昨晚调查的情况通报给双方。

    暂时留置的六个人都是证劵公司的子弟或者职工,梁晓军资历最浅,却是赌局的牵头人。昨晚他又被人撺掇,几个狐朋狗友聚在宾馆一块玩牌,结果被嫌弃吵闹的宾馆客人给举报了,西街派出所出警全给提溜了回来。

    证劵公司一位中年男人好像是部门经理,他听完苗所长的通报,脸色很不好:“梁晓军,中午公司接到派出所电话,立即盘查了你接手的出纳库,现在账目上短了11万多元,按惯例,我们来了解情况后会向检察院报案。”

    梁晓军身子一个哆嗦,脸色白得失去所有血色,眼神盯着梁晓怡:“姐,我怕......”

    庆伟轻轻咳嗽了一声,苗所长不失时机地冷哼一声:“报案?我这儿可关着六个人,如果赌资是公款,那这六个人全都是犯罪,一群毛孩子就可以从保险柜里拿出钱,可见你们的管理漏洞有多大,我看经侦队可以立案调查了。”

    证劵公司来人中,一位很风骚的女人对自家领导翻翻白眼:“苗所长,手下留情啊,都是公事,我家孩子也饿了一夜了,咱们商量着来。”

    庆伟抬手轻轻捅了捅苗胖子,然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会议室,来到走廊无人的拐角处:“老苗,今天我想让事情结束在所里,赌资算是公款,能不能全部返还给证劵公司?”

    “老赵,你也是老刑警了,我只是副所长,这样处理捂不住盖子,最少要把赌资全没收了。”

    庆伟也知道这是实情,点点头说道:“行,我看证券公司也不想捅出去,走,我们进去见机行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