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119章 有才
    庆伟进来附耳对李晓说了,李晓点点头,拿起手机就打了一个电话,嗯啊说了几分钟,然后对证券公司来人说道:“你们牛经理电话,你们谁接一下?”

    证券公司带队的经理迟疑地接过电话,听着里面说了一阵,连连点头,然后挂断电话,对苗所长说道:“苗所,我们牛经理说了,事情就在所里范围内处理,过后他亲自请你喝酒。”

    苗所长装作很为难的样子:“现场查抄了近十万的赌资,这是犯罪啊,就怕日后有人翻旧账,毕竟兄弟只是主持所里工作,老李虽然学习去了,可他才是所长。”

    “苗所长放心,我们两家可是警民共建单位,李所长也不会为难我们,你拿个主意吧。”

    苗胖子心内一喜,不用掂量就知道赚大了:“好了,我看这样,查抄的赌资全部没收上缴,每人罚款一千就放人。”

    证券公司的人全部松了口气,庆伟接过来说道:“我们同意所里的处理,现在我们商量一下赔偿公款的事情。”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想保自己的孩子无事,必须让梁晓军也无事,证劵公司的领导心中再不甘,也只得捏着鼻子认了。

    梁晓怡拿出银行卡和证券公司的人去隔壁银行转了11万,补上了公款的窟窿。就是公司牛经理给李晓面子,容许梁晓军回去上班,梁晓怡也没有胆子让他去了,直接写了份辞职申请,交给那位领导带回去了事。

    处理完事情,已是下午四点多了,告辞苗所长出了派出所。看到外面花花绿绿的世界,梁晓军立即满血复活,嘴里对辞去工作还很不满:“姐,那份工作待遇很好的,可惜了。姐,我饿了,快找家酒店吃饭吧。”

    去酒店吃饭!庆伟皱皱眉头,看李晓脸色铁青,也不好说什么。梁晓怡积攒了一下午的怨气,彻底被这个不知趣的货色给点燃了,看着一脸轻松的弟弟,她气急而笑,招手让梁晓军靠近,猛地就使劲甩了他一记耳光。

    “啪!”的一声很是响亮,梁晓怡感到手都不是自己的了。

    梁晓军捂着火辣辣的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想发火看李晓在一旁也只得忍了:“姐,你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个无耻之人,你以为你是谁?你回来多长时间,要房要车要工作,我不是你娘,凭什么给你花钱?我还有儿子,你花的都算是他的钱,你要脸不?庆伟,替我狠狠揍这个不是人的东西!”

    梁晓军几乎懵圈了,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发怒的梁晓怡,退后一步说道:“姐,你疯了,不就是几个钱嘛,我可是你亲弟弟。你就别装了,你跟着姐夫还能缺钱?恐怕床底下都塞满了钱吧,当官的......”

    “你说什么......嗯?”梁晓怡一个愣怔,似乎受到了意想不到的打击,身子软软地一个趔趄就跌坐在地面上。

    梁晓怡双眼死死盯着梁晓军,想起身扑过去打人,可是身上却使不上劲,气愤之下双手拍打着地面,声竭力嘶,口里发出的声音已不成人声:“庆伟,你死人啊,打......打死他......啊!”

    梁晓军也吓住了,愣怔之间庆伟扑上来抬手就扇了一记恨的。梁晓军痛呼一声,刚伸手捂住脸,腰里又挨了一脚,顿时滚葫芦一样跌倒在地上。

    看庆伟还在撸袖子,这是真惹毛了,急忙瞅个空子,顾不得疼痛,连滚带爬跑得没影了。

    “狗东西,算你跑的快。咦?晓怡,你怎么啦?李晓,你死人啊,晓怡昏过去了。”

    ......

    当梁晓怡重新恢复了神智,已经身在山城一院的一间独立病房内,也许是傍晚所受的刺激过于大了,看到病房内的一圈亲人朋友,竟然反应有点迟钝。

    徐兰兰俯身抱住女儿,满眼的痛惜:“晓怡,妈对不起你呀,多生了一个孽障,害死了你爸,如今又来害你。”

    李晓坐在临窗的椅子上,呆滞地看着病房内的一切,似乎失去了一切反应。

    庆伟和春丽陪着坐了坐,看病房气氛沉闷,最后也告辞走了。梁晓怡始终望着天花板,对谁也不加理睬。

    梁晓怡这次真是伤到深处了,几乎付出了家庭和自己的一切,换来的却是彻底的失望。

    徐兰兰自然理解自己女儿,疼惜地抓起她的一只手,抵在脸颊上,泪如泉涌。

    “晓怡,不要伤心,晓军变成了这样,是他自己作孽。你们从小失去父亲,我知道你好强,总想替晓军撑起一片天。但是,人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谁也无法改变别人。你可不能伤了身子,否则,妈今后靠谁呀。”

    梁晓怡终于扭转过头,凄凉地盯着李晓:“李晓,今天谢谢你了。今后我不会再管他,也不会再麻烦你了。”

    李晓愣了一下,苦涩地摇了摇头:“哦,没事,我答应过你的,晓军工作的事我到时会给你一个交代,你保重身体要紧。”

    梁晓怡轻轻摇了摇头:“现在我已经想明白了,你打电话让晓军过来吧,我给他说几句话,做一个交待。”

    李晓今天智商好像不在线,点点头机械地拿出手机给梁晓军打了过去,“晓军吗,你姐住院了,在山城第一医院内科住院部321床,你过来吧,你姐有话对你说。”

    李晓和梁晓怡不知道的是,梁晓军此刻就在住院部的楼下,挂了电话,疑惑地问身边的人:“大勇哥,你说我上去,姐夫会不会揍我?”

    陈大勇心中很是不屑,拍拍他的肩膀:“他要揍你,你长着腿不会跑呀?放心吧,你已经挨过打了,现在估计是想对你说教一番,妈还在上面呢,上去只管装孙子,我保你无事。”

    梁晓军松了口气:“哥,那我先上去了。”

    陈大勇却伸手拉住了他:“你这个脑瓜子就是灵活,自己私藏了公款,然后今天设了这个局,骗你姐说是赌输了钱,你这次到底弄了多少进项?”

    梁晓军小眼睛一眯,忽然又羞愧地睁开:“都是有成本的,被派出所现场收走了一万多,就进账了10万,就这我姐已经伤心了,今后不好骗了。”

    陈大勇竖起大拇指,大大点了个赞:“兄弟,上了大学就是不一样,有才!才小小弄了10万呀,就这你姐生什么气?实际上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你姐夫那儿近千亿的工程过手,我估计让豆豆一辈子数银行卡都数不过来,真是越有越狠。上去吧,嘴放甜一点,谁不定还能有进项呢。”

    “哎,大勇哥,你的好我都记着呢,上学期间还给过我钱,那你在这儿先等一等我。”

    “去吧,我也是妈的儿子,咱们是兄弟,我不帮你帮谁。等你下来,我今晚带你去个好地方,给你压压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