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120章 楼上楼下
    梁晓军眼睛一亮,心猿意马都不想上楼了,显然参加此类活动不是第一次了。

    急匆匆走进住院部大楼,等出了三楼电梯,梁晓军想了想,竟然用手指蘸了点唾液抹在眼颊下,弄得湿漉漉地好似刚哭过,这才期期艾艾走进病房。

    显然梁晓军的“苦心”没有白费,病房中,李晓对着梁晓军只是淡淡点了点头。

    梁晓怡看见自己的弟弟,眼泪刷地又流了下来,然后声音哽咽着说道:“晓军,你长这么大,姐没有碰过你一指头,今天姐却打你了,还让庆伟打你,你恨姐不?”

    “我怎么会恨姐,你都是为了我好。”梁晓军悲戚地摇了摇头,显得很入戏。

    梁晓怡止住眼泪,等情绪缓了缓,从床头拿过坤包,打开取出一张银行卡,伸手递给梁晓军,“这是给你的,你拿着吧。”

    大勇哥真乃神人也!果然今天还有进项,梁晓军演戏演全套,躲了躲不肯接:“姐,你这是干什么?今天已经让姐替我花了钱,今后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的。”

    李晓淡淡地笑笑,看梁晓怡手举得难受,起身拿过卡,硬塞在梁晓军手里:“坐下吧,你姐有话对你说。”

    梁晓怡抹了把眼泪,说道:“晓军,卡里有5万元,加上下午补给你单位的,还有买房给你花的,这就是我和你姐夫多年积攒下来,除了供你上大学,家里的钱大致就这么多,现在全部花在你身上了。”

    谁信?梁晓军心里很是不屑,面上却丝毫也看不出来。

    “现在你大学快要毕业也算成人了,山城老规矩:有养爷的孙子,没有养爹的闺女。我仁至义尽了,今后我只是梁家嫁出去的女儿,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吗?”

    三本也是大学不是,梁晓军怎么会不明白,这是要断奶梁晓军那里舍得放手:“啊!姐,你今后不管我了?我都丢了工作......”

    梁晓怡狠心说道:“你可以这么理解,工作的事我可以管,其它的事我真的无能为力了。”

    梁晓军这回真是伤心了,声音哽咽都不成调了:“姐,我不......”

    从梁晓军进来,李晓一直默默观察着他,看他连徐兰兰也没有问候,心中顿时明白,这是一个利益至上的人。

    看晓军还要纠缠,李晓突然说道:“晓军,你应该是聪明人,人重要的是要靠自己,看来警察的工作不大适合你,你最近不用上班了,在家好好复习,准备参加市里七月份的招考。”

    梁晓军怎么会放弃当警察的梦想,对李晓他有点怕,对梁晓怡他自信是吃定了:“姐,我今后会好好工作的,当警察可是我的理想。”

    梁晓怡却附和李晓的说法:“人贵有自知之明,你的确不适合当警察。”

    梁晓军哀怨地看向李晓:“姐夫,你得帮我呀。”

    “其实,我早就不是你的姐夫了,我和你姐已经离婚了。”

    嗯?梁晓怡和徐兰兰都愣住了。梁晓军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瞪大了眼睛。哟,还整出了离婚的戏码,是怕我花你家的脏钱吧:“姐夫,你开什么玩笑?”

    李晓厌恶地摆摆手:“需要我给你看离婚证吗?今后不要再叫我姐夫了,你我再无瓜葛。你走吧,替我给楼下的朋友问声好,就说我和他总会见面的。”

    看母亲和姐姐眼睛都红了,梁晓军也判断不出李晓说的是真是假。知道大势已去,讪讪地低下头,情绪低落地揣上银行卡,然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李晓回身看着梁晓怡,淡淡地说道:“不要埋怨我告诉他实情,因为我对他彻底失望了。你们想到了没有,晓军始终没有问你的身体怎么样,我看你的苦心又白费了。只有狠心斩断他的一切依仗,也许会有学好的一天。”

    梁晓怡似乎也放下了:“你说得对,我只是当姐的,再管下去,真就毁了他了,告诉他实情也好。听你刚才说的意思,晓军在楼下还有什么朋友等着他?”

    李晓透过三楼的窗户,看着楼下的停车场,幽幽说道:“我也是无意中在窗户这里看到了,这个人我们都认识。”

    梁晓怡不由问道:“是谁?”

    李晓转头直直地看着梁晓怡:“陈大勇!看样子他和晓军走得很近的。”

    梁晓怡一愣,然后慌乱地低头避开李晓的眼睛。徐兰兰的脸色先是一红,然后又变得苍白起来:“晓晓,那你快叫人来抓他呀,这个畜生!”

    李晓看着梁晓怡,不屑地撇撇嘴:“抓他?那也得有人舍得呀。好了,我有事先走了,再见!”

    李晓起身走到门口有顿住了脚步,没有回头,却莫名其妙说了一句:“姜斌昨天被省纪委抓了,这辈子算是玩完了。”

    梁晓怡震惊地看着李晓离去的背影,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

    梁晓军下楼找到陈大勇,两人坐进车里,他还有点耿耿于怀。这次好不容易想了这么个弄钱的套路,现在似乎有点竭泽而渔的感觉,“大勇哥,我觉得这次玩得太过了,现在我姐对我好像彻底失望了,有点得不偿失啊。”

    大勇倒不这么看,轻松地拍拍梁晓军的肩膀:“你小子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怎么看不透,妈还在呢,她能忍心不管你?也怪今天你弄的动静有点大,等你姐气头一过,再让妈出面一说,你看她管不管你?”

    梁晓军眼神一亮:“对呀,怎么说她也是我的亲姐!她能看着我饿死?”

    大勇呵呵一笑:“算你聪明,你就等着做咱家的少爷吧。走吧,别墅那边哥弄来一对孪生姐妹,长得是一模一样,今晚哥请客,便宜你了。”

    梁晓军顿时心痒难耐:“哦,大勇哥,那快走吧,不过......”

    大勇胸有成竹:“你是担心小静问你今晚在那儿?放心,我来应付,就说你在我这儿喝多了直接睡下了。”

    “不是这个,刚才在病房我姐夫说他和我姐离婚了,你说这是真的假的?”

    陈大勇也没有料到:“离婚了?看着不像啊。”

    梁晓军终于找到希望了:“我也看着不像,离婚了那就是仇人,他李晓今天还能来派出所救我,还能来医院看我姐?呵呵,我差点被他骗住了,他最后还说让我替他向楼下的朋友问好,难道他看到你了?”

    陈大勇心里一惊:“替他问好?你姐住院在几楼?”

    梁晓军抬手指了指楼上:“三楼呀,我姐夫就在窗前的椅子上坐着,听他的口气是看到你也说不定。”

    陈大勇心里一慌,透过车窗看了看住院部的大楼,讪讪地说道:“你可别对人说看到了我,否则,我带你去玩的事情就暴露了,我还不被妈和小静埋怨死。”

    梁晓军的眼睛又亮了起来:“哥,那快走吧。娘的,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天!那场景想一想心里都痒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