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124章 你什么毛病
    谭小青让秘书去餐厅打了两份饭带回来,然后在办公室和李晓一人一盒坐着吃起来。

    “李晓,这下你可把温柔一刀坑惨了。一会儿吃完饭你就离开这里,这王英一头疼就会来纠缠我,让她看到了不好。”

    李晓白牙一闪,笑得像个偷到鸡的小狐狸:“这王大书记真是有趣,放心,吃完饭我就走。本来今天会场就是一个局,偏偏王英她又跳了出来,这也能怪我?”

    谭小青嗔怪地翻了个白眼:“你故意的?”

    “嗯,你想,不说管委会要设多少领导岗位,就是五个分局,从局长到科员这又是多少编制?台商的大项目他们都敢伸手,这些能安排太子公主的岗位他们能放过?呵呵。”

    谭小青想了想:“这倒也对,现在大学生遍地走,那个领导还没有几个亲戚和子弟需要解决工作。姜斌被抓也挡不住人心的贪婪,不过这蛋糕不小,你真打算一个人吃独食?”

    李晓摇摇头:“吃独食是要死人的,那种事情我不能做。我受尽委屈招商成功,就是要离开也需要安排一些人。这次我绝对不会让步,王英不是喜欢熬鹰嘛,这次我看到底是谁在熬谁?”

    “你呀,和一个女人呕什么气?对了,你最后离开山城有什么打算,从商还是从政?”

    李晓却迟疑了,虽然自己很喜欢走从政之路,但是张静身份特殊,又是巨资傍身,这都是体制内的大忌,“我的新女朋友也是台商,可能今后我只合适走从商之路了。”

    咦?谭小青瞪大了眼睛:“台商?是谁啊?”

    “国贸大酒店的老板张静。”

    “是她!嘻嘻,典型的白富美呀,看来你今后打算吃软饭了。”

    李晓苦涩地一笑:“其实吃软饭也不错,免得整天勾心斗争的,大好青春都用在内耗上。”

    谭小青想了想,说道:“你也不一定要脱离体制,现在外界形势复杂,台岛问题也是热点,说不定你能为组织上出一把力呢。这样吧,我和父亲商量一下,你成绩如此突出,又有周老的关系,离开山城后可以先去四九城去*校进修,最后怎么安排看组织的意思吧。”

    “谢谢小青姐。”

    谭小青莞尔一笑:“你就是嘴甜,快吃饭吧。”

    “他只对你嘴甜,对我可就扎心了。”门外突兀地传来一声女声,然后,王英气鼓鼓地推开门走了进来。

    嗯?谭小青一惊,看见来人,苦笑着站了起来:“王书记,你怎么......来了?”

    王英戏谑地笑笑:“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的好事了。”

    谭小青红着脸飞了王英一眼,李晓冷冷一笑,大刺刺坐着一动不动,继续埋头对付起饭菜来,仿佛没有看到王打书记进来似的。

    王英心中气苦:“李晓,你什么意思?我还没有吃饭呢,看见我你一声都不啃,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李晓撇撇嘴,淡淡地说道:“你来找的是谭部长,和我有一毛钱关系?看清楚了,这里是谭部长办公室,你我都是客人,稍等啊,我吃完这两口饭就走,不耽搁你办大事。”

    “你......”王英抬手指着李晓,胸膛起伏不定,显然被气到了。

    谭小青看着斗鸡似的两人,想笑又不敢笑,走过来拉着王英在椅子上坐下:“王书记请坐,先喝点茶,我让秘书去餐厅给你打饭?”

    王英低着李晓,一肚子的委屈:“不吃,被某些人气都气饱了。李晓,我问你,刚才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你打电话了?”

    李晓放下筷子,不紧不慢摸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确有一个陌生的未接来电,“对不起,刚才在会场手机调成静音了,没有听到,就是能听到,我也一般也不接陌生电话,万一是骗子呢。”

    王英瞪了李晓一下,想了想还是忍了:“我找你有正事,你现在马上联系台商,尽快让他们打消撤资的念头。”

    李晓夹起二郎腿,舒服地靠在沙发上:“嗯,还有吗?”

    王英看着李晓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心底的火苗猛地窜了上来:“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代表的是市委,让你去就去,难道你还要对组织提条件?”

    李晓尽量在保持克制:“王书记,你别乱扣帽子,现在是休息时间,我可以不休息,人家台商还要休息。如果和台商协调能如此简单,那你随便找个人去谈就行了,省里何必还派个调查组下来?”

    王英被李晓不阴不阳的态度给激怒了,说话就不走脑子了:“李晓,这一切都是你鼓捣出来的事情,借着手里有台商资源逼迫市里,甚至要挟省里,还想把管委会人事权都抓在手里,请你摆正自己的位置,迟早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晓身躯一震,双眼死死盯着王英,眼神彻底冷了下来。

    “你什么毛病?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不要以为省里有人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你搞清楚,山城之前可有这些麻烦事?现在捅了篓子就让我吃不了兜着走,明说了,我手里就有资源,你又能怎么样,我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晓拍了一把茶几,拿起手包站了起来,看着王英冷哼一声,转身就离开了办公室。谭小青反应过来,追出门外,走廊里空荡荡的,李晓在已经走远了。

    谭小青叹了口气,看着门内椅子上呆坐的王英,微微皱了皱眉头,走进来顺手关上了房门。

    王英眼睛红了,颇像一个怨妇一样絮叨:“小青,你看看,这是什么素质,他眼里还有我这个书记吗?”

    谭小青靠着大班台站着,低着头没有回应,仿佛没有听到王英说的话。

    “我这个书记当得好憋屈,什么事情还没有干就背了个处分,现在省里和台办都盯在山城,谁知道还会弄出什么事情?现在李晓这个刺头和我拧着干,这样下去如何得了?”

    谭小青瞪大了眼睛:“原来你一直认为李晓是刺头?”

    王英双手一摊:“难道不是吗?你看他和多少人对着干,赵海、姜斌、甚至是宋市长,有这样的下属谁能放心?谁又敢用?”

    谭小青嘴角微微翘起,淡淡地说道:“谁又愿意当刺头,没有这个刺头去省里闹,山城这个书记也轮不到你呀。”

    嗯?王英愣了一下:“这......”

    “换位思考一下,李晓不惜和整个山城作对,换了你这个新书记来山城,结果呢?你比任何人对他都狠,抢了他的项目,还把人家一脚踢开。事情闹大了,李晓想息事宁人,提出解决方案,你却还在跟他较劲,要是你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想?”

    王英喃喃道:“难道我错了?”

    谭小青嘲讽地说道:“你错与对我不做评价,关键是你的时间不多了。”

    王英心中隐隐不妙:“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因为个人原因,李晓现在是百无禁忌,如果你今天不能和李晓和解,我估计明天一切局面将变得无法收拾,你可能要考虑回秦城了。”

    “怎么可能,小青,你在跟我开玩笑?”

    “嗯,你可以认为我就是开玩笑,可是,我敢赌,李晓敢赌,你敢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