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137章 留宿
    良久,陈大勇点了支烟,神满意足地靠在床头。陈静潮红着脸,蜷缩在薄被中,期期艾艾地说道:“大勇哥,我今天是危险期。”

    大勇哈哈一笑,随手隔着被子搂紧陈静:“嗯,不用怕,只要你愿意,我很快就会带你离开山城。”

    嗯,这样最好。可想到那个骚扰自己而倒霉的校长,陈静心里一惊:“我想现在就离开,晓军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是他知道了,必定要闹,那就不好收场了。”

    事情走到如此离奇的地步,陈大勇何尝不明白今后的危险,他想了想,脸色很是诡异,今天借机强占了陈静的身子似乎是中了头彩:“你就听我的,我得为我们的而今后好好谋划一番。”

    大勇起身穿好衣服,又让陈静起床穿好衣服,然后狼人坐在房间的沙发上,陈大勇想了想,才说道:“现在我们还不能离开山城,我还必须完成一件事。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们好好商量一下。”

    事已至此,大勇只能是自己目前唯一的退路了,陈静也没有办法改变,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

    梁晓怡似乎是变了一个人,每天下班都会去陪豆豆,能在延安西路留宿,那就绝对不回人民路的家,似乎很享受这种异样的平静生活。

    这让李晓很郁闷,不知道怎么样面对有变化的梁晓怡,只好回家看孩子时尽量不和梁晓怡碰到。能伤到人内心的总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这种伤得来也不容易,可要完全忘掉更不容易。有些心伤,甚至能陪伴人的一生。

    区里仍旧很忙碌,几位区领导手里都一大堆事,除了周一的例会,其余时间都难得聚齐。这周例会开完,央视的文艺演出快要到了,徐艳红找李晓汇报准备情况。虽然市里领导都挂职在组委会,还在排前面的位置,可干活的还是以东城区的人为主。

    等徐艳红说完一大堆正事,李晓突然想起春丽的喜事,心中灵机一动:“徐姐,你今年才三十多吧,有朋友认识北郊一个退休的老中医,对不孕症可有手段,哪天你和志成抽空去看看。”

    徐艳红很意外,脸色一僵,闷闷地低头喝了口水,奇迹会出现在自己身上吗:“谢谢,最近我很忙,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李晓根本不容她拒绝:“再忙也要去,相信我,春丽的情况比你还困难,吃了老先生的药,现在都有喜了。你不能再拖了,让春丽带你们去一趟,人一生不能留下某些遗憾!”

    某些遗憾!徐艳红心头一疼,随即又感到热乎乎地,眼泪差点溢出:“听你的!我最近就联系春丽去一趟。”

    李晓欣喜地点点头:“这样想就对了,虽然我婚姻失败了,可是我一直把家庭看得比事业成功更重要,人活得都不容易,心中总要有点念想才行。有些事你去做了,不一定有结果,可不去做,那永远没有结果。”

    原来家庭在李晓心里这么重要,徐艳红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李晓的认识又深了一层。

    这天下午五点刚过,梁晓怡处理完手里的事情,等着下班回到延安路去陪豆豆,却意外接到陈静的电话。

    “姐,你在上班吗?”

    “哦,是小静呀,我在上班,你最近还好吧?”虽然弟弟不争气,可陈静这个女孩很不错,梁晓怡还是很看重的。

    “姐,我很好。”

    “在学校还习惯吗,有事一定要给我说。”

    “谢谢姐,我还习惯,同事也很照顾我。”

    “嗯,你打电话是有事吧?”

    “没有,就是想家了,晓军在公司忙,晚上也回来的晚,我一个人很无聊。”

    梁晓怡知道弟弟不着调,忙安慰道:“你离家远,我就是你的亲人,要不这样吧,我下班买点菜,晚上你就在姐家里吃饭?”

    “嗯,那多麻烦呀。”

    梁晓怡顿了顿,“什么麻烦,我现在就去买菜回家做饭,你给晓军打电话,如果他不过来,你就一个人过来,家里今天就姐一个人,你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挂了电话,梁晓怡给赵姐打了个电话,然后下楼开车回到人民路小区,先去附近超市买了菜和许多熟食水果,回到家里就忙乎开来。

    等陈静一个人过来,梁晓怡早已收拾好的菜,高兴地拉着陈静一起吃饭,喜气几乎是从骨子里冒出来的。

    梁晓怡开了家里珍藏的进口红酒,不停手给陈静布菜劝酒,来来往往很快喝光了一瓶,接着又开了一瓶,饭桌上气氛很是有点热度。

    结果,梁晓怡似乎喝高了,陈静也好不到那里去,最后两人互相搀扶着去客厅坐下。

    梁晓怡洗了水果,看见陈静光洁的脖颈,好像想起什么,摇晃着进了卧室,出来时手里拿出一个锦盒。当着陈静的面打开,里面是一条铂金的钻石项链。

    梁晓怡取出项链,不顾陈静的拒绝,替陈静戴在脖颈上,然后满意地看着。看着热情的梁晓怡,陈静摸着项链,心里有点羞愧。

    “这是姐特意送给你的,小静你自己看看,这项链和你的人真般配,好像天生就属于你。”

    “谢谢姐。”陈静也很感动。

    梁晓怡这是把陈静当弟媳看待,晓军现在很不堪,看陈静没有再推辞,她才放下心来:“小静,晓军人年轻,毛病多,你要多担待点。现在他在公司打工,我故意不理他,借机磨一磨他的性子,过一阵子总要给他安排一个理想的工作。”

    梁晓怡唯恐陈静对弟弟失望,借着酒劲做出保证。陈静也是灵透的人,自然顺着晓怡的意思说话:“姐,你放心,我会和晓军好好相处的。”

    陈静心里也很挣扎,有这样好的姐姐,梁晓军的所作所为真是妄披一张人皮。可想起大勇的安排,陈静心里很是忐忑不安,但是想起晓军的种种不堪,为了今后计,她还是下定了决心。

    “姐,我喝的有点多,先回去休息了。”

    “你喝多了身子难受,还来回跑什么,这里也是你的家。”

    梁晓怡搀扶起陈静就要回卧室:“你给晓军打手机说一声,今晚就在姐家里休息了。”

    陈静并非醉得很深,看到这么容易就留宿在这里,想起大勇的计划,心里忍不住一阵狂跳,“姐,那我先给晓军打个电话说一声,免得他担心。”

    陈静打了梁晓军的手机,结果梁晓军没有接听,陈静收起手机说道:“姐,你喝多了先去睡,时间还早,我去书房先上网,困了就睡。”

    “也好,都是自己人,你不用客气,那你去书房上网,别玩得太晚,我先去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