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139章 花与刀
    七月五日,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山城大暑,因为气温太高,街道上的人流也少了许多。

    梁晓怡待在办公室里自然是凉爽的,午休起来,处理了手头的公事,坐着就想起了心中的烦忧事。五点多,部里刘小静却敲门走了进来。

    “梁姐,有客人来找你,还带了一大束玫瑰,嘻嘻。”

    梁晓怡很意外:“是谁?”

    “上次来过的那位外商,要不要请过来?”

    原来是那个花花公子戴春,梁晓怡摇了摇头,下意识就拒绝了:“不用了,就说我有事忙,让他走人吧。”

    “我是有事找你,我们总是朋友吧。”戴春一脸微笑,手捧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竟直接走了进来。

    梁晓怡皱了皱眉头,冷着脸靠在办公椅上,也不接戴春捧过来的花束:“小静泡杯茶来。”

    刘小静泡了茶端过来,临出去时要关门,梁晓怡却制止了:“让门开着。”

    刘小静吐吐舌头,坐了个鬼脸,悄悄离开。梁晓怡的冷淡戴春一点也不在意,把花放在办公桌上,自来熟地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梁女士,上次酒会后我给你打了几次电话,你怎么也不接啊?”

    我能说已经将你的号码拉黑了吗,梁晓怡平静地看着戴春:“戴公子,送花这种事你不要再做了,依你的身份,那些想攀豪门的小姑娘多的是,我希望你不要再打扰我。”

    戴春尴尬地一笑:“呵呵,别这样啊,再说了你弟弟可还是我的员工,宋公子也很看重他的。”

    梁晓怡的眉头一皱,又很快舒展开来:“哦,看重我弟弟,呵呵,他马上就不会去了,你有事就说,我快要下班了。”

    戴春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你错了,你弟弟对现在的工作很满意,恐怕我想赶他走,他也舍不得离开了。”

    依梁晓军喜欢走捷径的性格,很有这种可能,梁晓怡心里一紧,仍旧淡淡地说道:“你煞费苦心接近我弟弟,真正目的应该是在我身上,想做什么你直说好了?”

    戴春贪婪地盯着梁晓怡,戏谑地说道:“你手里应该有些东西,我和宋公子都希望你能交出来,这样对大家都好,你说呢?”

    梁晓怡心里一跳:“哦?我和你就见了三次面,我手里怎么会有你感兴趣的东西,你找错人了吧?”

    “呵呵,你就不要装糊涂了,我要的东西和我无关,你懂的。”

    果然和秦城那位有关,梁晓怡淡淡地一笑:“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没有什么大的野心,你所谓的东西我根本就没有,告诉你身后的那位,我现在只想平静地生活,让他放心好了。”

    戴春怎么会相信:“可是,别人偏偏不放心呀。”

    梁晓怡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我想我们已经约定好了,彼此再无瓜葛,现在你们不放心,我又没有你们想的东西,那让我怎么他才能放心?”

    戴春终于说出了此行的目的:“有一种办法可以让彼此都放心,那就是你重新回到俱乐部,我和宋公子也希望你回来。”

    “这是秦城那位的意思?”

    “这是我和宋公子的意思,当然,你回来后不用再以老身份出现,而是我和宋公子的朋友。这样大家都看得到,彼此就会相安无事。”

    梁晓怡眼神彻底冷了下来:“你们真是好算计,既讨好了背后的主子,又能让我依附于你和宋维军,成为你们的玩物,但是,你的脸好像不够大啊。”

    戴春好像知道梁晓怡会拒绝,玩味地说道:“你会同意的,宋公子手里有俱乐部所有的监控视频,堂堂东商的梁部长原来也是风韵迷人,呵呵。”

    梁晓怡脸色变得苍白一片,直直盯着戴春,仔细想了想,然后冷冷地说道:“我在俱乐部里做了什么我自己清楚,秦城的那位也没有这样逼过我,那些视频公开出来无非是毁了我的名声,现在我的家也散了,宋维军想疯一把那就让他去疯好了,我看他敢不敢公开出来?”

    戴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女人不在乎名声了,那还有什么办法能让她就范?

    “梁女士,我知道你已经离婚了,但是你总有家人,这传出去你在山城还怎么混?我和宋公子可是诚心来邀请你,现在宋公子就在楼下车里,不妨我们先一起吃给我饭,凡事好商量嘛。”

    梁晓怡眼神冷冷地盯着戴春:“宋维军也有家人,能逼我就范就不会等到今天了。戴公子,不要忘了这是山城,你只是个外地的商人而已,我虽然离婚了,但是我那前夫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你别自找倒霉。”

    戴春怎么会相信:“都离婚了彼此就是自由人,他虽然是区长,可也不会干涉你的事情吧。”

    想起李晓,梁晓怡心里一疼,但是却莫名又有了底气:“恰恰相反,在我心里他永远是我老公,他也很特别,绝对不会不管我的事。宋维军比谁都明白,找我麻烦的人无论是谁下场都很惨,你可以滚了。”

    戴春满脸的意外,讪讪地站起来,不舍地看着梁晓怡,心里哀叹一声,看样子梁晓怡不会就范,难道自己送给宋维军的五十万港币白扔了?

    戴春灰溜溜地离开了,也到了下班时间,梁晓怡收拾了办公室,背起了坤包要离开时,看到桌上的玫瑰,心里一阵厌恶,回身拿起花,走到楼道里,顺手就塞进了垃圾桶。

    乘电梯下楼,正要去停车场开车,却发现大楼出口台阶下面,打横停着一辆兰博基尼跑车,宋维军和戴春嚣张地站在车外,玩味地打量着台阶上的梁晓怡,身边还围着几个马仔。

    梁晓怡一惊,下意识就顿住了脚步,难道宋维军这个疯子今天要来硬的?梁晓怡自然不敢贸然走下去,惊慌地回头看了看保安室,想着是不是等会让保安护送自己去停车场。

    纪涛带着两个值班的保安走了过来,关切地问道:“嫂......哦,梁部长,有什么事吗?”

    梁晓怡心中一松,笑着叮咛道:“谢谢,你们先在这里等一等。”

    吩咐完,梁晓怡又看向台阶下,看宋维军会不会先离开。这时,两辆挂着黑色牌拍照的大奔也停在兰博基尼车旁,然后奔驰车门打开,一群大汉迅速跑了下来,向宋维军和戴春扑了过去。

    “刀!”

    梁晓怡一声惊呼,身子软软的失去了所有气力。这些大汉手里都是一把尺余长的直板刀,在夕阳下,白晃晃的刀身放射出令人发憷的冷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