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140章 夜哭
    接着梁晓怡完全吓傻了,台阶下活生生上演着一部港岛古惑仔大片,眼前只看到一片刀光闪耀,惨叫声不绝于耳。很快,宋维军身前的几个马仔连逃跑的机会也没有,惨呼着陆续倒在血泊中。

    宋维军这个时候还想摆一摆山城第一公子的谱,抬手指着来人怒声呵问,回答他的是迎面横着一刀,伸出的手指先被一板刀给削掉了,接着身中几刀,惨呼着就顺着车身出溜到地面上生死不知。

    最惨的是戴春,至少有四五个人围着他狂砍,很快戴春连惨叫也没有了,满身血污软软倒在地上。对方似乎还不放过他,一个拿刀的黑T恤男子走过来,照着戴春的下体连砍了三刀,戴春也不知是否还活着,直挺挺爬在地上,只看见双腿不时抽搐几下。

    这血腥残忍的一幕几乎震惊了东商大楼附近的人,正是下班的高峰期,人们惊叫着退缩回大楼出口,资格最老的吃瓜群众也不敢咋呼一声,张大着嘴巴看着令人发指的场景。

    令人更紧张的是,这些砍人的凶徒却没有离开,一脸轻松地围着那辆兰博基尼跑车,众目睽睽之下,用刀砰砰乓乓把这辆拉风的跑车糟践的不成样子。

    东商的保安们如临大敌,全部紧张地拿着警棍,站在外围护着东商的员工,可那苍白的脸色一点也让人没有安全感。

    很快,一阵警笛大鸣,数辆警车开到附近,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下车围成一条曲线,端着枪慢慢围了上去。那群凶徒却很配合警方,全部扔掉了刀,双手抱头等着警察上来束手就擒。

    梁晓怡此时脑子已经完全混乱了,被纪涛和几个保安搀扶进值班室也不自知,脸色苍白地坐在椅子,只想着这件事和自己被纠缠到底有没有关系?难道是李晓派人干的?

    纪涛看见梁晓怡受到了惊吓,试探着凑过来小声说道:“梁部长,您别怕,现在这里坐一坐,我已经给李区长打了电话,他很快就会过来接你。”

    听到李晓的名字,梁晓怡才算活了过来:“哦,李晓要过来,谢谢你。”

    李晓走进来时,外面已经恢复了平静。梁晓怡看到李晓,眼睛一红,惊吓委屈之下,哇地一声就哭了,扑到李晓怀里伸手抱紧李晓就不敢松开手。

    李晓伸手轻抚着梁晓怡的后背,摸出纸巾擦去她脸上的泪痕,轻声安慰道:“别怕,我在呢,这只是一个意外,别哭!”

    梁晓怡死死抓着李晓的胳膊,只想倾诉心中的惊慌,声音颤抖着说道:“那个戴春刚才还上楼见过我,接着他就被人砍了......”

    李晓一把捂住了她的嘴,迅速回身看了看值班室,发现里面没有一个外人,纪涛也在门外守着,“晓怡,别怕,一切都有我来处理,这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先送你回家。”

    李晓半抱半扶着梁晓怡走出值班室,对着纪涛意味深长的点点头,然后带着梁晓怡走下。梁晓怡紧紧依偎在李晓身边,手紧紧抓着李晓的胳膊,看到刚才的现场地面上不时就一片血迹,吓得闭眼不敢再看。

    台阶下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仅仅十几分钟警方就带走了一群凶徒,控制了现场,只留下警戒的警察,几名勘察的技术警察正在里面取样,现场四周拉着黄蓝色警戒线,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围在警戒线之外,兴奋又惊慌地看着警察忙碌。

    李晓也没有看热闹的兴趣,陪着梁晓怡绕道去停车场开了车,很快回到延安西路的家。张梅看到李晓抱扶着梁晓怡一起进来,不由瞪大了眼睛。

    嗯?难道这是要复合的节奏?又看到梁晓怡失魂落魄的样子,知道是遇到什么意外了,连忙问道:“晓晓,这是......?”

    “妈,没事,刚才东商大楼前发生了血案,晓怡下班正好碰到了,应该是受了点惊吓。”

    张梅一惊,上前要从李晓手里接过来梁晓怡,可梁晓怡却脸色一白,蜷缩在李晓怀里怎么也不出来,俨然像个任性的孩子。

    吃晚饭时,梁晓怡紧紧靠着李晓还是不撒手,豆豆看妈妈脸色不好,扑进梁晓怡怀中抱紧妈妈,小大人样奶声奶气地安慰梁晓怡。

    张梅看着拥抱成一团的三个人,心口一疼,眼睛就红了,要是没有那些糟心事,自己儿子这一家三口多好!

    这顿饭吃得十分艰难,梁晓怡惊吓过度,好像成了一个孩子,还要李晓轻声安慰哄着才勉强吃了几口。然后,李晓搀扶着梁晓怡回了卧室,关上门就没有再出来。

    赵姐抱过豆豆,照顾着豆豆吃饭,想着刚才可怜兮兮紧紧依偎在李晓身边的梁晓怡,心中一酸,差点控制不住眼泪。

    张梅担忧地看着卧室的门,小声嘀咕道:“怎么还一起去了卧室,晓晓不是打算今晚陪着晓怡休息吧?”

    赵姐却说道:“张姨,今天情况特殊,晓晓留下陪晓怡也正常,晓怡明显是受到了惊吓,女人离了男人真不行,他们本来就是两口子,您就睁只眼闭只眼,晓怡也够可怜的。”

    张梅皱着眉头,看着卧室方向,满心的担忧:“可是晓晓现在已经有了张静,这让张静知道了就是误会。”

    赵姐心里却不愿豆豆今后有个后妈:“算了,晓晓做事一向有分寸,也就是安慰一下晓怡,不会有什么事。”

    张梅叹了口气:“那你管好豆豆,别让他去捣乱。”

    卧室中,气温很高,李晓开了空调,扶着梁晓怡躺在床上。梁晓怡黏着李晓根本就不撒手,对像一个孩子般的女人,李晓哭笑不得也没有办法,让他此刻离开梁晓怡身边,首先就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紧紧的依偎让两人身上都有了汗,好话说歹说让梁晓怡放开自己,去浴室冲了个澡。然后端来一盆温水,温柔地替梁晓怡脱去衣服,拿毛巾细心地替梁晓怡擦了擦身子。

    整个过程李晓都是心如潮涌,悸动不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娇躯,仍旧让李晓心头犹如小鹿乱撞。曾经多少个午夜梦回的旋旎之态,那无数令人心神俱醉的缠绵,怎么会轻易会从记忆中消失?

    看着梁晓怡依恋的眼神,李晓想了想,上床搂着梁晓怡,轻轻拍打着,渐渐哄着让她熟睡了过去。

    痴迷地看着床上熟睡的丽人,鼻尖嗅着淡淡的体香,香味很清淡,却如洪钟大吕惊醒了李晓的记忆,一幕幕往昔死死纠紧了李晓的心神。

    不管梁晓怡对自己的感情是真是假,不管她错了多少,又负了自己多少。李晓知道,自己还是爱她,怕她,怕她哭,怕她不高兴,怕她......

    不知不觉中,李晓已是泪流满面,费了好长时间,才轻手轻脚下了床。悄悄推开阳台上的门,看着窗外迷离的夜色,莫名地李晓泪如泉涌,低声哽咽起来。

    床上的梁晓怡静静地睁开了眼睛,听着隐约的哽咽声,泪水簌簌滚落下来,心中犹如刀搅,疼得几乎不能呼吸:对不起,对不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