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9章 古董床榻
    李晓脸色铁青,手下意识地紧紧握了起来,心中的愤怒却不知该如何发泄。不知不觉之中,视频播放完了,停顿在空寂无人的温泉包房中。

    李晓摇摇头,强迫自己抛开脑海中的一切杂念,两个U盘的视频终于看完了,李晓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浏览了梁晓怡在俱乐部活动的全过程。这是一次谋划已久的探究之旅,又是一场另类的心灵折磨。

    梁晓怡在现实生活中从女孩变成了人妻,又变成了一个母亲,爱情甜蜜,婚姻幸福,天伦之乐环绕,何等的圣母光环?

    与此同步的是,梁晓怡也陪伴着别的男人周旋于俱乐部的声色之中,在外人眼中从一个女孩变成了别人的情妇,充当这个不光彩的角色竟长达五年之久。

    李晓感觉精神都恍惚了,不知道自己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从最初的愤怒、酸楚、心痛,逐渐到感觉麻木,男人的一切尊严都变成了一地鸡毛。

    再想一想梁晓怡和庄长杰、小尹、赵海之间的暧昧,还有那个她恋父情节的对象李国良,身后时隐时现的陈大勇。梁晓怡周旋于这么多男人和家庭之间,心理会不会崩溃?李晓都怀疑梁晓怡是不是双面人,或者是一个精神分裂症重度患者?

    点了支烟,闭上眼凌乱地想了想,这些视频怎么办?宋维军肯定不会让自己全部复制,否则大家都会心里不安。

    房间里响起轻微的鼾声,李晓抬头看去,看宋维军在沙发上竟睡了过去。李晓心中一动,看了看手机,时间是下午四点多了,自己不知不觉竟然看了足足六个多小时。

    顾不得再查看其它U盘,李晓没有迟疑,先将两个U盘上的视频全都在复制到电脑上,然后插上新的U盘,将全部视频又复制到新的U盘中,然后迅速取下U盘放进手包夹层内。

    看宋维军还在沙发上熟睡,李晓又轻轻拉开抽屉,果然那里面有一整盒的新U盘,李晓取出一个同样的新U盘放在桌面上,然后抬手敲了敲桌子。

    宋维军惊醒过来,抹了抹嘴角的口水,起身走了过来:“李区长,都看完了?”

    李晓点点头:“看完了,不好意思,连累你也跟着受累。我想了想,我和梁晓怡都离婚了,这些视频我也不需要,但是为了我的面子,这两个U盘还是全部销毁吧。”

    不等宋维军反应过来,李晓直接将两个U盘放进烟灰缸,拿起打火机点着U盘的塑料部分,房间里顿时弥漫着刺鼻的塑料燃烧的味道,看着两个U盘最后只剩下烧焦的一团。

    李晓平静地又动手将电脑上的视频删除,又将复制U盘的D盘格式化一遍,粗略的检查了一遍其它三个盘面,没有任何发现才稍放下心来。

    宋维军看了看桌上放着的新U盘,心中一松笑着说道:“李区长,我答应你的全做到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李晓站了起来,看着宋维军玩味的说道:“放心,答应你的额我同样会做到。除非你我都玩完了,不超过两周我就会给你安排。走,去二号别墅内看一看。”

    “一般没有人可以进二号别墅。”走到这一步,宋维军也没有多想,略迟疑了一下,弯腰从保险柜里取出一把钥匙,和李晓下楼走出别墅,向东走到第二栋别墅,然后开了门,大概心情好,宋维军还礼貌地伸手绅士了一把。

    “李区长,里面请!”

    李晓没有客气,拉开门走进了别墅。这里的装修风格又和大厅不同,低调内敛处处又透露着不同凡响,除了地面上的纯毛毛毯,客厅里的家具,一水儿竟然都是红木仿古家具。

    知道李晓想看什么,宋维军心里暗爽,指着二楼介绍道: “二楼上都是客房,但是秦城那位有点迷信,说是离不得地气,所以从来不去二楼住,都是在一楼西边的这间大卧室内休息。”

    李晓顺着宋维军指引,推开西边的一间卧室门,里面空间的确很大,足有平常两个房间大,里面的家具同样是红木的,又和外面的那些颜色暗一些。

    最醒目的是靠西边墙壁处,放着一张红木阁楼式床榻,看水色应该是真正的古董,床铺里面的陈设都是按古式规矩摆放着。

    李晓的眼睛死死盯着古式床榻,心中郁闷难当。梁晓怡就是在这张床榻上陪冯昌平睡过!下意识的李晓走到床榻前,竟伸手摸了一把床铺,不似平常的床垫那么软和。

    “这张床可是淘换来的古物,专家鉴定是清朝的,也花了我二十几万大洋买来的。你看上面没有床垫,秦城那位腰不好,喜欢睡硬木床,我只好让服务员多加了两床褥子,枕头也是用决明子装填。”

    李晓冷哼一声:“冯昌平这个人......毛病挺多啊。”

    宋维军讪讪地一笑:“李区长,我们再看看别的房间。”

    “不用了,现在看这些也没有什么用,都过去了,我先走一步了。”

    宋维军如释重负,悄悄松了口气:“那行,今后李区长想来玩就过来,你现在也有资格到俱乐部来。这里很安全,有不少人妻,大家交交朋友挺不错,许多像你这样的人都喜欢这个调调。”

    “资格?难道来这里的男人还有要求?”

    “这个真有,除了那些为女人提供服务的男子,其它男人要进来至少要到副处级别,还要看他是那一派的人。否则人多嘴杂,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传出去就不好了。”

    李晓愣了一下,然后冷冷一笑:“副处!有点意思。”

    开车离开山庄,李晓开了车窗,让自然风扑面吹来。夏日的南郊比起城区要凉爽的多,可也没有散去李晓胸中的闷气。又开了几分钟,李晓心中烦躁,打了一把方向,在一处公路边的荒地上停了下来。

    下车站在路边,点了一支烟,看着远处青翠的山峦,李晓脑海中不由又跳出来那张古式的大床来,心中隐隐作疼。

    退一万步讲,梁晓怡那夜和冯昌平即使没有做那种事,可也实实在在的陪夜了,肌肤接触耳鬓厮磨是少不了的。一个久经花丛的男人,一个处子之身又未经人事的女人,躺在一张床上,那花样肯定不少,甚至免不了还有更加不堪的情节。

    不知梁晓怡那一夜躺在别的男人怀中,旋旎之余,会不会想起远在秦城的恋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不知道梁晓怡当时得有多大的勇气,才能躺进别的男人怀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