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24章 惊情
    午饭后,梁晓怡和豆豆在主卧刚准备午休,梁晓军的电话意外打了过来:“姐,你人在哪里,单位说你请假了,家里也没有人。”

    梁晓怡有点厌烦,梁晓军刚被分局留置了两天,出来才没有两天,这又有什么事,“我在另外的住处,你有事?”

    “市体育场明晚有演出,我和陈静想去看,你有没有门票,给我搞几张。”

    梁晓怡的眉头皱了起来,还几张?山城几十万居民,现在是一票难求,给梁晓军几张门票,这货都能拿去换钱也说不定:“票我没有,不过明天妈也会过来,你和陈静也过来,我们一起吃个饭,然后我带你们进现场去看。”

    “行!就知道姐你有办法,陈静学校也放假了,我们明天就过来。”

    挂了电话,梁晓怡情绪顿时低落了下来,听李晓的意思,自己很快就要去纪委自首,恐怕陪家人的机会也不多了。难得这次有机会聚在一起,那就好好让他们高兴一次吧。

    李晓回来时都快凌晨了,梁晓怡说了明天会人民路家中陪家人。李晓说知道了,安慰了几句就去次卧睡了,梁晓怡则不舍地去主卧陪豆豆睡了。

    第二天早上,梁晓怡给赵姐和张梅说了一声,先开车回厂区接了徐兰兰,然后两人一起去小区门口超市买了菜和水果,回家就打扫卫生,等着梁晓军和陈静过来。

    午饭前,陈静一个人先过来了,还带来了两瓶红酒。看到准儿媳,徐兰兰自然高兴异常,忙着会厨房准备午饭的菜。

    梁晓怡却对陈静冷了许多:“陈静,晓军人呢?”

    “姐,他昨晚黎明时分才回来,现在还睡懒觉呢,等睡醒了就会过来。”

    梁晓怡真想开口质问她和那些男人之间的糟心事,尤其是陈静和陈大勇私下的来往,这不是梁晓怡可以原谅的。可是李晓有交代,母亲也在这里,梁晓怡也只能先忍下心中的冲动。

    “嗯,那你先坐着看会电视,饭马上就好。”

    陈静甜甜的一笑,四处打量着房间:“豆豆没有在家,我真想这个小可爱了。”

    戏演得真不错,梁晓怡心中冷笑一声,淡淡地说道:“家里就我们,豆豆在他奶奶那里。”

    丰盛的午饭很快就端上了桌,徐兰兰对陈静可谓是重视到家了,忙乎了一大早,就是为了招待好陈静,“小静,快洗手吃饭,你给晓军打个电话,看他能不能过来?”

    陈静答应了一声,拿着手机去了书房,几分钟后又回到小餐厅:“晓军没有接电话,大概还睡着吧。”

    徐兰兰有点失望:“这孩子,算了,我们先吃不等他了,来,小静,坐到我身边。”

    陈静点点头,却把来时带的两瓶红酒提了过来:“阿姨,姐,难得今天聚在一起,我们喝点酒吧。”

    梁晓怡有点不喜:“算了吧,我们又都不大喝酒。”

    徐兰兰却不依了:“晓怡,这是小静的一片心意,今天妈想喝,小静,你开酒吧。”

    陈静点点头,笑着开了酒,倒了三杯,然后先捧给徐兰兰一杯:“阿姨,我来山城举目无亲,您就是我的亲人,我敬您一杯酒。”

    徐兰兰喜上眉梢,忙接了酒,“小静,别客气,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们都是你的亲人。晓怡,你也端酒,我们娘三喝一杯。”

    梁晓怡不想扫了母亲的兴致,端起酒陪着母亲和陈静碰了碰,小小品了一口。徐兰兰却喝了一大口,“小静,快吃点菜,尝尝这个大虾,这是我亲自为你做的。”

    有徐兰兰在,梁晓怡也只能笑着陪陈静,心里却很不喜,陈静多次劝酒,梁晓怡也只是沾沾嘴唇应付,倒是徐兰兰喝光了一杯,脸色也有点红了。

    虽然开着空调,但是徐兰兰感到心中燥热得不行,人也有点晕,勉强吃过饭,就由梁晓怡搀扶着回到卧室躺下。

    梁晓怡也没多想,出来和陈静收拾了餐桌,看陈静脸色也红得厉害,就说道:“你去睡一会,打电话让小军早点过来。”

    陈静点点头,自去了次卧休息。梁晓怡回到主卧,看了看母亲,感觉母亲睡的并不踏实,不时就翻个身,额头上也见了汗。梁晓怡拿起遥控调低了空调,替母亲盖好薄毯又悄悄退了出去。

    午休可是梁晓怡雷打不动的习惯,感觉困意上涌,她去了书房,在小床上躺下,很快就浅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之中,迷迷糊糊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胸前触碰,微微睁开了眼。嗯?床边多了一个男人,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嘴唇上留着长长的八字胡。正一脸陶醉地半闭这眼睛

    “啊,你......是谁?!”梁晓怡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拨开身上的大手,忽地坐了起来,急忙跳下床,然后惊慌地看着床边的男人。

    这个男人对梁晓怡的反应有点吃惊,一时倒愣住了,“不对啊,怎么是清醒的?”

    梁晓怡反应过来,一边向门边跑,一边大喊:“妈!妈!陈静,陈静,快报警!”

    书房的房门从外面打开了,陈静尴尬地走了进来,瞪了床边的男人一眼,堵住了梁晓怡的去路,“梁晓怡,报警干什么,有人很牵挂你们母女,这不是好事嘛。”

    “小静,你......”

    梁晓怡有点分不清状况,下意识大喊着向陈静扑去,陈静有点胆怯,忙退了一步。

    “不想再见到你弟弟了你就喊!”身后的男人冷冷说了一句。

    梁晓怡一惊,忙止了声,瞪眼盯着陈静:“我弟弟?陈静,你把晓军怎么样了?”

    陈静低下头,走进来关上了房门,靠着房门堵死了梁晓怡的去路:“梁晓怡,你那个垃圾弟弟你有什么担心的,放心,他暂时没有事,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感觉身后的男人在逼近,梁晓怡急忙转过身,盯着这个男人退了几步:“你想干什么?又怎么进来的?”

    男人直接在书房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玩味地盯着梁晓怡:“你给了陈静钥匙,我当然能进来。”

    梁晓怡狠狠地瞪了陈静一眼:“你这个白眼狼,愧我们把你当家人,你竟......”

    “好了,别惊醒了别人,本来你们母女喝了加料的酒,需要男人来安慰一下,既然你醒了就算了,我只是受人之托来找你拿点东西。”

    梁晓怡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拿点东西,什么东西?又是谁让你来的?”

    “具体什么东西你自己明白,你在山城有一个老朋友时分想念你,他受秦城一个人的委托来找你要,可他不方便出来见你,就让我来了。如果你不顾梁晓军的死活,那我就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