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28章 我不知道
    黎明时分,梁晓怡醒了过来,病房只有昏暗的壁灯,倒是窗外已显曙光,自己应该是昏睡了十几个小时。

    此刻,头部隐隐生疼,让她的思维越发清晰,昏迷前那惊魂的一幕让她的心又揪了起来,李晓有没有出事?眼珠转动,眼角扫到了左手边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

    是张静,记得当时张静和李晓站在一起,张静能躺在这里陪床,那李晓一定没有出事。梁晓怡心头一松,彻底放下心来。

    小腹处传来一阵阵涨意,让她脸色不正常的红了起来,忍不住轻哼了几声。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面前,疑惑中带着狂喜:“晓怡,你醒了。”

    梁晓怡眼神一亮,心中一热,眼珠转动了几下,羞涩地说道:“我要上洗手间。”

    “你不要动,我帮你。”李晓轻声说了一句,退开十几秒时间,然后又迅速俯身过来,伸手半揭开被子,稍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搭在梁晓怡两胯处,拉下了病号服。

    “可以了。”李晓温柔的看着梁晓怡点了点头。

    梁晓怡脸刷地红到耳根,眼睫毛一阵颤抖,羞涩地闭上了眼睛。一边解决问题,一边心底自我安慰,他见过......很多次的。

    仿佛爬了一座山,等解决完问题,李晓收拾好床铺,端着东西离开。接着洗手间传来水声,梁晓怡才睁开了眼睛,长长出了一口气,身体感觉轻松多了。

    很快,李晓又回到床边椅子上坐下,一只手伸进被子,握住了梁晓怡的一只手,然后俯身下来,直直地看着梁晓怡的眼睛:“别担心,伤势不太严重,只是要好好休息,头发也会重新长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梁晓怡心中暖暖的,眼神亮亮地看着李晓,“嗯,别告诉家里,晓军有没有事?”

    “没事,他只是被陈静下了安眠药,好好在家睡觉呢,家里都好,你不用担心。大勇是间谍,和陈静一起都被抓了。”

    梁晓怡松了口气,顿了顿,又提醒道“大勇是冯昌平派来的,我和他真的没有什么。”

    李晓点点头:“我都清楚了,你别说话,好好休息。”

    梁晓怡哪里睡得着,眼角又扫了扫熟睡的张静,然后不舍地看着李晓,心中隐隐作疼,如果没有过去的那些糊涂事,那该多好啊。

    “晓晓,我不想睡,想和你说说话,有些事情我知道你放不下。”

    “嗯,那你小声说,我听着。”

    梁晓怡的手紧紧反握住李晓的手,“你可能有点不理解,大勇那样对待我母亲,我见到他为什么不报警?”

    “我想知道真正的原因。”这几乎是李晓心里的一个梗,大勇做出这样恶劣的事晓怡都能原谅,那只能是梁晓怡对陈大勇有特别的感情。

    虽然大勇和梁晓怡的对话自己听了,但是,梁晓怡始终没有和自己深谈过,陈大勇也算是和梁晓怡一起长大的同学。

    “我五岁那年父亲出了事故,可是我感觉是我父亲故意的。”

    嗯?李晓的眉头皱了皱:“你这只是猜测,那时你才多大呀。”

    “不,这可能就是事实。父亲学历高,但是心眼小,爱生气耍性子。当年厂里提总工,让资历老技术不行的人当了,我父亲心里就一直不痛快,在家里给我妈发脾气。”

    这是知识分子的通病,持才傲物的愤青而已,何况在别人几乎都是文盲的情况下,前岳父那个硕士有多金贵,骄傲一点很正常。

    “陈大勇的父亲可能喜欢我母亲,经常找机会给点小恩惠。家里有点小麻烦,都是陈师傅无怨无悔来帮忙,虽然这是正常的友谊,但是父亲很敏感,非常反感这一点。”

    还有这种事,以岳母的容貌,应该刻意回避别的男人的殷勤才算正途:“晓怡,你妈这一点没有处理好,家里换个水龙头修理个电路什么的,虽然是小事,但是让别人来做,会打击你父亲的自尊心。”

    “这是实话,后来因为母亲怀了晓军,父亲恰好下放到陈师傅的班组,陈师傅越照顾父亲,父亲反而觉得是一种侮辱。下放劳动期间,父亲很郁闷,才执拗地不让我母亲做流产。

    “出事那天我父亲在车间莫名对陈师傅发了脾气,生气之下操作失误才酿成惨剧,导致他和陈师傅身亡。厂里先调查了,事故原因都算我父亲的,后来上级来了,就把这个结论压下了,还处理了一批干部。”

    “但是,车间的人把实情告诉了陈大勇家,所以,陈大勇家是恨我们家的。他当初在学校接近我,就是找我的麻烦,老欺负我。”

    李晓点点头:“后来大勇可是很听你的话,还帮了你许多。”

    “应该是他慢慢有点喜欢我,暂时压下了恨意,我心里对他始终有点胆怯,就假意和他保持交往,也仅限于同学之间。”

    李晓脱口而出:“不对吧,你和我谈的时候,一直和他暗中来往,你们之间很亲密吧。”

    梁晓怡的脸红了一下:“我也不瞒你,我对他感觉有点复杂,交往期间看似我很强势,实际上都是他主动,和他牵过手,他也抱过我。但是,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他。”

    顿了顿,梁晓怡又说道:“那时你接近我,理智告诉我和你在一起才是正确的,那是还说不上全心全意爱你,只是被你感动了。和你结婚后,大勇消沉了一段时间,也不和我来往,对他我是有愧的。”

    脚踩两只船的人,自然心中有愧,李晓心里很不是滋味,想了想说道:“你在南平山庄陪冯昌平的那一夜,大勇是不是暗中跟着你?”

    “嗯,是我带他进去的,为了以防万一,我做了许多准备。可是大勇胆子很大,怕不保险,准备了迷药给我,让我给冯昌平下药。冯昌平当时喝多了,我看问题不大,怕冯昌平发现会翻脸,就写了个安全意思的纸条,把迷药包着从窗户扔给了他。”

    莫名的,李晓脑海中就跳出了那张红木床榻,心中顿时纠结不已:“其实我去过南平山庄二号别墅,你陪了冯昌平整整一夜,不仅仅就谈了些人生理想吧?”

    梁晓怡眼神有点慌乱,脸色红红的,声线低了几度:“当时他和我谈了许多,休息时他已经喝多了,我们都是合衣睡的,他抱着我,也摸我了。”

    病房中沉默了下来,过了很久,李晓松开了手,淡淡地说道:“我真的无法理解你的行为,这不仅仅只是为帮梁晓军,当初你就不应该答应嫁给我。我想问你,如果冯昌平那晚即使喝醉了也有能力做那种事,你会不会拒绝?”

    “......我......不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