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29章 闹剧
    人是情绪化的,感情也是有温度的,没有真正的痛彻心扉,冷静不过就是一张虚假的面具而已。

    李晓长长叹了口气,心中却平静如水:“虽然这个答案我很难接受,但是你的坦诚让我很欣慰,只有坦诚才表示你认识到自己错了,人最怕的是自己欺骗自己。”

    梁晓怡心中一凉,踌躇地动了动嘴唇:“我知道任何男人也不会容忍我这种女人,这几年仿佛就是一场梦,我的心始终安静不下来,我也恨死了我自己。你放心,今后我不会再纠缠你。”

    李晓一愣,想起刚才听到的录音,心中终究不甘:“结婚时你没有全心爱上我,这我相信。可是昨天下午面对生死,你的勇敢却是下意识的,你在车里对大勇说,你爱的是我。”

    梁晓怡泪如泉涌:“假的,都是假的,我只是为了让大勇死心而已,救你也是为了替自己赎罪,毕竟我伤害了你。今后忘了我,好好对张静吧。”

    李晓看着梁晓怡头上露出一部分光秃秃的脑袋,心中莫名的一软,伸手抽了纸巾抹去梁晓怡脸颊上的泪水,轻轻替她掖好薄被:“不要多想,你还有伤,好好睡一觉。”

    ......

    梁晓怡再次醒来时,窗外已经是艳阳高照,病房中只有李晓一个人,显得很安静。

    “晓怡,醒来了,漱漱口,再喝点粥。”李晓动手升起了床头,扶起梁晓怡,然后端来了水杯,牙刷上都挤好了牙膏。

    真是贴心的好男人,可惜已经不属于自己了。梁晓怡心下黯然,顺从地刷过牙漱了口,李晓拿过热毛巾替她擦了脸,然后端着稀粥过来,一勺一勺喂着梁晓怡吃了。

    护士进来输上液体,李晓削了个苹果,拿牙签一块一块小心地喂着梁晓怡吃着,“早上我想了想,陈静的事情不能不告诉晓军,否则他会闹事,你妈那里可能也感觉到了,你看可以告诉他们吗?”

    梁晓怡迟疑不决,李晓又说道:“省纪委廖书记是我的师兄,他现在去了国安局,如果你身体容许,他想和你简单谈几句,因为小尹和大勇的间谍案都和冯昌平有关,你还处于危险当中,上级纪委很重视。”

    经历了一次生死磨难,梁晓怡的心境似乎变了,也放下了许多事,更不愿李晓再为自己的事为难:“我身体没事,你看着安排,我都听你的,先让我妈和晓军过来,再瞒下去也不好。”

    吃完了苹果,李晓拿起手机给梁晓军打了过去,说了几句就挂了。

    不到半个小时,梁晓军和徐兰兰就走了进来,看到梁晓怡的模样,徐兰兰就哭了,扑过去就要看梁晓怡的头:“晓怡,好好的你这是怎么啦?”

    李晓皱了皱眉头,起身拉住徐兰兰让她先坐到床头,口气生硬地说道:“晓怡昨天下午刚做完手术,不能激动,你这算什么,先坐下吧。”

    徐兰兰有点怕李晓,坐在床边着急地看着女儿。李晓抬手指了指沙发,和梁晓军都坐了下来。

    “妈,昨天下午我见了陈大勇,然后就出了车祸。大勇已经被警察抓了要坐牢,陈静也被警察抓了,她和晓军今后也再无瓜葛。”

    徐兰兰一惊,梁晓军也急了,站起来大声说道:“姐,你说什么?陈静被警察抓了,她能犯什么事?”

    李晓皱了皱眉头,起身把梁晓军按在沙发上:“好好坐着,你姐身上有伤。你的大勇好哥哥是个间谍,还把陈静拉下了水,他和陈静两个早在一起了,只有你整天跟着他胡混,昨天陈静给你下药,然后去家里胁迫你姐下楼跟大勇见面才出的事。”

    梁晓军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他和陈静在一起?”

    梁晓怡微微点点头:“李晓说的是真的,只有你和大勇私下胡混,昨天你昏睡了一天就没有感觉?陈静来我家里吃饭,借机给妈和我下药,妈也去医院输液了。”

    徐兰兰脸色不正常的红了,咬牙说道:“这个大勇真不是东西,他害人害不够,连陈静也害,老天咋不收了他?”

    李晓不屑地看着梁晓军:“晓军,就是没有大勇使坏,陈静也不会跟着你,你最近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陈大勇是什么人你也知道,今后也别指望你姐帮你了。”

    我姐不帮我,笑话!梁晓军不敢反驳李晓,心里却不怎么相信。

    梁晓怡冷冷地看着梁晓军,平静地说道:“晓军,我和你姐夫早就离婚了,只是瞒着你而已。我们会给你安排一个工作,今后谁也不会再管你,我想管也管不了,因为我出了院也要蹲监狱了。”

    嗯?徐兰兰张大了嘴巴,怎么也不敢相信。

    梁晓军却慌了,梁晓怡去吃牢饭了,我吃谁去:“姐,你开什么玩笑,我是不成器,可是我可以改,你也用不着黑自己来吓唬我,我可是你的亲弟弟。”

    梁晓军的无赖样让李晓忍无可忍,扬手就给了梁晓军一个大耳光。徐兰兰一惊,想要起身去拦,想了想,却忍住了。梁晓军捂着火辣辣的脸,看着脸色铁青的李晓,吓得也没有敢说话。

    “你姐去蹲监狱还不是你害的?当初打架把人打残,你没有事你姐都替你揽了。你也不想想,考了二百多分你也上了大学,却把你姐推进了火坑,我和她离婚还不是因为你。现在东窗事发,你姐能不去监狱服刑?”

    顿了顿,李晓真有暴起打人的冲动:“你想干什么?回来这么短的时间,赌博混社会玩女人,设计骗你姐的钱,公安局都进去两回了。陈静能上陈大勇的当,还不是看你是个渣男?你再作下去,小心把自己搭进去。”

    梁晓军低下头,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徐兰兰震惊地看看儿子,又看看李晓,眼泪又下来了:“李晓,你得帮晓怡啊,晓军不成器,可不能再让晓怡坐牢,否则这个家真散了。”

    李晓看着梁晓怡一家人,心中莫名冒出一股怒火:“我又不是神,你们哪个又是省油的灯?我的家都散了,我有什么办法,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病房中顿时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之中,梁晓怡红着眼睛不敢直视李晓的眼睛。

    徐兰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突然疯似的起身扑到沙发前,对着梁晓军伸手连撕带打,“你这个孽畜,害人精!当初为什么要生你,我和你拼了!”

    梁晓军躲闪不及,脸上被挠了几道血印,忙一把推开母亲,窜起来就跑出了病房。

    徐兰兰愣不及防,几乎要被推倒在地,幸亏李晓眼明手快一把搀扶住了,拉着坐在沙发上。

    徐兰兰靠着沙发,悲从心来,伸手捂住嘴,低声哭泣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