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31章 客人
    半个小时后,廖中锋走出了病房,对李晓招了招手,又走到刚才两人说话的走廊尽头。

    “幸亏我今天来了,梁晓怡果然有点怕,对自己要服刑很担心,我又不能把话说得太明显,你还是安慰她一下,打消她的顾虑。另外派人来只是临时措施,最安全的地方反而是调查组驻地。”

    李晓无奈地点点头:“我知道医院不安全,虽然这次伤并不重,但是脑部受到撞击,尽量先在医院治疗,病情稍缓我就把她送到纪委。”

    “也好,你多留个心眼,冯昌平是有点急了。我这几天在山城还有任务,今天也要回秦城一趟,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送走了师兄,门外的人留下了,有廖中锋的交待,三个便衣对李晓更加客气了,李晓也不含糊,主动找医院把对面的病房要了过来,让三个便衣有个轮流休息的地方。

    梁晓怡似乎对李晓有点疏远,在病房也多是睡觉,和李晓交谈得很少。伺候梁晓怡吃过午餐,打电话让张静的女助理过来陪护,李晓在下午回了趟区委。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先给龚鹏打了电话,然后泡了杯茶,坐在椅子上一边喝茶,一边打量着这间自己用了不长时间的办公室,心中微微有点伤感。

    从春季到现在,大院里物是人非,发生了多少故事?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马建国走了,马卫东也走了,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也要走了。

    “李区长,你找我。”

    “龚书记,来的这么快?”

    看到龚鹏进来,李晓起身迎了上来,和龚鹏握了握手,然后两人都坐到沙发上。李晓摸出烟给两人点上,想了想说道:“有个干部出了问题,我得给你提前打声招呼。”

    龚鹏剑眉一挑:“是谁?”

    “建设局长刘成。”

    龚鹏很意外,这刘成可是李晓手下的得力大将:“刘成可为区里出了大力,问题严重吗?”

    李晓心里也不是滋味:“很严重!借着区里工程招标,和几家建筑商私下来往密切,可能收了钱。”

    龚鹏咂咂嘴,为难地说道:“你这么看重他,他又是徐区长的老公,怎么能犯这种低级错误,这不是给区里抹黑么?”

    “人心隔肚皮啊,谁又能真正看得清?区里经济形势好了,有人会脱颖而出,有人会自甘堕落。他已经和徐区长离婚了,证据徐区长手里也有,现在你们先外围秘密调查,等徐区长把证据交给你,你们就采取行动。”

    “行!就按你说的办,我先安排人摸摸底。”

    李晓吸了口烟,想了想,似乎很随意的问道:“最近有没有去见市纪委刘书记?”

    龚鹏愣了一下,满含深意地看着李晓:“当然见过,毕竟我是下属,要向刘书记汇报工作,他问起了你。”

    “哦?”李晓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我感觉刘书记最近有点消沉,他问起你的时候神情欲言又止,我也不清楚原因,他以前挺支持你的工作。”

    李晓玩味地笑笑:“对,以前是支持,不过现在嘛,难说!他在一个关键时候放弃了原则,黑了我一把,差点酿成了一个悲剧,我从来没有想到纪委也会不支持我,呵呵。”

    龚鹏心下一凛,李晓可是万书记竖起来的典型,又和廖中锋有特殊关系,谭小青和李晓关系好,现在都成了副书记。刘书记却黑了李晓一把,估计要不了多久,刘书记就会平调回省纪委,做一个普通的专委吧。

    “唉,纪委的人工作可以有失误,但是却不能失去原则,否则,那还有什么意思?”

    李晓淡淡地一笑:“是啊,真没有意思。”

    ......

    送走龚鹏,李晓开车回了酒店,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要回医院时,张静让餐厅准备了几份丰盛的饭菜,让李晓晚饭前带到医院。

    李晓回到病房,让女助理回酒店休息,把三份饭菜给了看守的人,然后回病房陪梁晓怡吃晚饭。

    梁晓怡似乎没有胃口,李晓劝着才勉强吃了一些。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市委书记王英却意外打了电话过来。

    “李区长,你在医院陪护病人?”

    “王书记,您怎么知道?”

    王英迟疑了一下才说道:“是秦城有领导来了我才知道的。”

    李晓的眉头皱了起来:“秦城?王书记,我不明白,是秦城那位领导来了?”

    “是省办公厅的一位领导,他好像也是受人之托来看望你和病人,人家也不愿多说,只说你应该知道是谁。现在人已经到市委了,你见不见?”

    李晓心中有猜测,但是却不敢肯定:“王书记,不明不白的,我又知道是哪位领导,这份人情我可不敢领受。”

    “我就是传个话,应该是刚调到*协的那位吧,来的人是他的秘书,姓高。我也不好意思多问,自主权在你,见不见你自己决定。”

    竟然是冯昌平!李晓顿了顿,眼神冷了下来:“来者都是客,见,为什么不见?不过我人走不开,让高秘书到医院来吧。”

    “好,你把地址发过来,我让高秘书自己过来,我就不参合了。”

    李晓挂了电话,把病房号给王英发了过去,然后对梁晓怡说道:“冯昌平的秘书要过来看你,人马上就过来了。”

    梁晓怡一惊:“冯昌平的秘书要来,他想干什么,看我的笑话,还是继续威胁我们?”

    李晓淡淡地摇摇头:“不要担心,我在这里,看这位钦差怎么说吧。”

    李晓想了想,出去和外面纪委的人简单商量了一番,等纪委的人到对面病房回避,拿了支录音笔放在一个自己衬衣口袋,然后回到病房陪着梁晓怡。

    二十多分钟后,病房的门被轻声敲了敲,一个四十出头的眼镜男,笑着提着一个果篮走了进来,很客气地问道:“这是梁晓怡住院的病房吗?”

    李晓平静地点点头:“是,你又是谁?”

    “你是李区长吧,我姓高,这是我的名片,王书记刚打过电话的,我来看看梁女士同志。”

    李晓接过名片看了看,指了指病房的沙发:“原来是高秘书长,请坐吧。你来看望病人,但是你和梁晓怡并不认识吧?”

    高秘书讪讪地笑了笑,回避了这个难以回答问题:“李区长,听说梁女士出了车祸,我很担心,现在病情怎么样?”

    梁晓怡胸膛一阵起伏,冷冷说道:“你都不认识我又担心什么,是某些人担心我没有死吧,可惜,我活得好好的,让你们失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