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32章 沉默
    高秘书连连摇头:“梁女士,你误会了,没有人希望你出事,这应该是一个意外。”

    李晓抬手安抚了一下梁晓怡,然后对着高秘书冷冷一笑:“意外?高秘书,你什么意思?难道车祸时你在现场看着,就是交警也不会这么说吧?”

    高秘书似乎真在现场似的,再次肯定地说道:“这真的是一个意外!”

    意外,呵呵,你全家都是意外!冯昌平现在真是乱了阵脚,秘书都亲自上阵了,还想摘清自己,门都没有!

    李晓想了想,那就逼你们一把:“意外也罢,不意外也罢,有人三番五次来威逼我们交出东西。的确,我们手里是有一些让某些人寝食难安的证据。”

    高秘书果然眼神一亮,直直地看着李晓。

    梁晓怡心领神会,接着说道:“陈大勇为什么想得到这些证据,这事和他有关系吗?一个间谍而已,是谁安排他来的,现在竟然想杀我灭口?高秘书,和你比起来,我们都是升斗小民,为了活命,看来我们只得寻求纪委的保护了。”

    高秘书身躯一震,抬手摆了摆:“梁女士,你真误会了,这绝不是我的本意,没有人会对你不利,你千万不要冲动!”

    李晓冷冷一笑:“高秘书,梁晓怡就和你不认识,你有什么本意,难道陈大勇是你指使的?你想替别人背锅,那好我直接报警,你去国安局表达你的误会!”

    看李晓拿出手机直接拨号,高秘书真急了:“李区长,不要冲动,我有话说。”

    李晓停了下来:“哦?既然是替别人来山城,你最好能有点诚意,如果我们真误会了,那后果你能预料得到。”

    高秘书想了想,李晓和梁晓怡应该还在犹豫,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说服他们,主子玩完,自己的前途也完了。

    “李区长,陈大勇昨天完全是个人临时起意的行为,如果有人要对梁女士不利,会安排他来吗?我今天就是来看望梁女士,先前在秦城答应过的条件不会变。”

    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李晓已经不愿和高秘书周旋了:“好,我们明白了,病人需要休息,你可以走了。”

    高秘书还想再说,看李晓难看的脸色,只好起身告辞了。李晓起身送到门口,等高秘书离开,走过去敲了敲对面病房的门。

    纪委的人走了出来,李晓把录音笔还给他:“看来高秘书只是来稍个话,想稳住我们而已。”

    纪委的人打开录音笔,听了刚才的对话,有点不解:“对方应该还不知道你们已经和纪委见过面了,不过这太明显了,等于对方直接承认陈大勇是他们派过来的。”

    李晓点点头:“不过我感觉这太小儿科了,高秘书背后的人智商不在线啊,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呵呵,人不是什么时候都很理智,慌乱之下昏招迭出很正常,高秘书就是什么也不说,他今天来医院这个行为就很说明问题,我得给廖书记汇报一下这个情况。”

    李晓点点头,又回到病房。梁晓怡似乎有点担心:“李晓,冯昌平能安排自己的秘书亲自过来,你说是不是还有另外的意思?”

    “嗯?你想到了什么?”

    梁晓怡肯定地说道:“冯昌平可是老狐狸,一举一动都有深意,高秘书过来看似是安抚我们,翻过来想,是不是也是一种警告?如果我们敢把东西交出去,他不介意在派人过来。”

    李晓点点头:“也有这种可能,不过,秘书这个岗位很特殊,往往都代表着身后的人。你放心,纪委对你的安全很重视,高秘书今天能主动走进这间病房,冯昌平已经输了一着。”

    晚上,李晓留在病房,细心地照顾着梁晓怡的起居,早上起来会区委处理公务。梁晓怡也没有可以拒绝李晓的陪伴,只是和李晓交流得很少。

    连续三天过去,梁晓怡恢复得很快,已经能自己下床活动。李晓又接过来母亲赵姐和豆豆,让梁晓怡好好享受了一把天伦之乐。

    梁晓军再也没有过来,期间徐兰兰又来了两次,梁晓怡还是让李晓回避,自己和母亲在病房说话。

    东城区和新区也很平稳,在李晓的有意退让下,蒋雯雯开始主抓管委会工作,很主动地和台商们交朋友,倒也干得有声有色。

    区里的工作在梁淑萍的配合下,李晓把分管的工作都分配给了几位副区长,主要的精力都放在陪护梁晓怡身上。

    梁晓怡虽然刻意拉开和李晓的距离,但是对李晓的陪伴又很享受。一对已经分手的夫妻,倒也相处得其乐融融,让彼此伤痕累累的心灵多少得到些慰藉。

    梁晓怡的身体逐渐恢复,李晓脸上的笑容却越发少了,人也变得越来越沉默。李晓知道,和梁晓怡真正分离的时刻临近了。

    梁晓怡似乎也有感觉,两人都刻意不去提去纪委的事,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这难得的相处时光。

    恍惚之间,时间过得真快,已经到了八月初旬,梁晓怡终于出院了。李晓陪着她先回到人民路家中,让梁晓怡和家人团聚了一天。

    第二天李晓又陪着梁晓怡回到延安西路家中,明天早上廖中锋就要接梁晓怡去纪委在外省基地,这是梁晓怡在山城的最后一天了。

    梁晓怡强颜欢笑,抱着豆豆几乎就不想撒手。昔日的一家人心里都不好受,李晓显得越发沉默了。

    晚上休息时,梁晓怡和豆豆一起回了卧室,李晓去次卧躺在床上,却丝毫没有睡意。想起这个七零八落的家,心中对冯昌平几乎恨到骨子里。

    快凌晨时分,梁晓怡悄声推门进来,坐到床边凝视着李晓的脸,眼泪不由自主簌簌滑落下来。

    意外地,床头灯吧嗒一声亮了,李晓红着眼睛,直直地看着梁晓怡。此刻,语言显然是苍白的,昔日的一对爱人,就这样静静的互相凝视着,心中似乎有千言万语,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最终,梁晓怡俯身下来,伸手抱住了李晓,头抵在李晓温暖的胸膛,肩膀一阵抖动。李晓感觉胸前很快就湿润了,迟疑了一下,伸手揽住了梁晓怡的后背。

    似乎时间都不存在了,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相拥着浅睡了过去。

    第二天吃早餐时,餐桌上的菜也丰盛了许多,张梅特意做了红糖鸡蛋,亲手端给梁晓怡,“晓怡,在外面记得照顾好自己,你永远都是豆豆的妈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