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36章 人未走茶已凉
    这可是难得的好机遇,有了这个培训的资历,今后发展的空间就大了。李晓心中一动,想了想说道:“小青姐,帮个忙,让徐艳红也一起去参加培训。”

    “徐艳红?”

    谭小青眼神一亮,想了想,微微一笑:“她的风言风语也不少,不过能力很强,为什么会是她,而不是梁淑萍?”

    李晓顿了顿,说道:“我和她同病相怜,都是被人喜欢背后议论的人,年龄也有优势,关键是对人忠心。”

    谭小青玩味地笑了笑,杏眼直直盯着李晓:“最后一条才是你要带她走的原因吧,同样的,我也看重这一点。”

    李晓自然明白谭小青的潜台词,想了想,郑重地说道:“我喜欢称呼你小青姐,只要你不想改变,我希望以后都能这样称呼你。”

    谭小青哈哈一笑:“嘴真甜,那我就拭目以待了。行,我尽快让你和徐艳红成为培训班的同学。”

    “谢谢小青姐!你忙吧,我该走了。”李晓知道陶小青很忙,道了声谢站了起来。

    谭小青起身从大班台后面走了出来,伸手和李晓握了握:“可能你是今天来和我做最后的告别,那就再见了。王书记那里你也去打声招呼吧,纪委刘书记也托我给你捎句话,希望你能去他那里汇报工作。”

    李晓松开了手,想了想说道:“王书记见不见我,我都要去一次,纪委刘书记那里......就算了,我不做好坏人。”

    “好!这一点我最欣赏你,人还是有点性格的好,再见!”

    辞别谭小青出来,走到外面的秘书办公室,刘诗诗迎了上来,小声说道:“你要走?”

    “嗯,是要离开山城。”

    刘诗诗眼神一亮,意味深长地盯着李晓的眼睛,鼓起勇气说道:“也带我走吧,我知道你现在是一个人。”

    李晓愣了一下,还是轻轻摇了摇头。和刘诗诗见面的次数虽然不多,但是男女之间的感觉却很清晰,刘诗诗对自己是有特殊的好感。

    但是,李晓知道自己不能回应这种感觉。茫茫人海中,有缘认识足矣。比如警花小白,现在李晓就刻意回避和她不见面。

    “好好跟着谭书记,这份机缘难得,以后你就明白了,有缘我们会再见面的,再见!”

    李晓说完,转身推开门离开了,甚至都没有回头去看刘诗诗一眼。既然没有缘分,何不相忘于江湖?

    李晓顺着楼梯走到四楼,抬头看去,王英的办公室门前照旧坐满了等待汇报工作的人。人往高处走,王英现在是山城一肩挑的老大,门前有此人满为患的情景实在太正常了。

    李晓走到等候的人群旁边,对几个熟悉的面孔微微点了点头,走廊上的椅子已经坐满了人,李晓只好站着等待。

    十几分钟后,办公室里有人出来离开,看到送出来的是王英的女秘书,李晓忙凑过去,笑着说道:“你好!我是东城区李晓,想见一见王书记。”

    女秘书点点头:“哦,是李区长,有预约吗?”

    “没有。”

    女秘书的嘴角微微一翘,伸手指了指等着的一群人:“你看,这里等待的都是领导,都有重要的事情,你先等着吧。林局长,到你了。”

    一位中年男子满脸堆笑地应声站起来:“麻烦赵主任了。”

    李晓顿时尴尬了,勉强一笑退回到刚才站的位置继续等候。不出意外,这位傲娇的赵秘书还应该是市委办副主任,最少是正科,对上自己这个当红的副处一点也不憷。

    半个小时后,先进去的人谈完离开,又有几个人依次进去汇报。傲娇的赵秘书出来几次,似乎是刻意的,正眼看都没有看李晓一眼。

    又等了一个小时,时间快到了午饭的点,走廊上除了李晓,还有一位领导在候着。终于,赵秘书又出来了,招呼那位领导先进去。

    自己这个东城区主要领导,竟然被安排在最后一个,这是王英的意思还是赵秘书的安排?自己是一家区长,赵秘书还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不向王英汇报,难道那过千亿的引资都已经被人遗忘了?

    现实真是很骨感,人未走茶已凉,你王英喜欢熬鹰,自己慢慢一个人玩去吧。李晓站了起来,淡淡地看了一眼赵秘书,然后转身离开了。

    下楼回到自己车里,李晓的手机突然来了电话,看是市委办的号段,李晓顺手接通了。

    “李区长吗,我市委办赵小英,王书记现在有五分钟时间,你过来吧。”

    五分钟!真够给面子的。李晓撇撇嘴,直接拿开手机挂断了通话,伸手启动点火,开出了停车场。

    还没有开出市委大院,李晓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这回直接是王英的手机号码。李晓靠边停了车,想了想,直接点了拒接键,顺手拉黑了王英的号码。

    市委书记又怎么样,如此热衷于玩弄人心,今后又会有多大出息?等秦云海调离西省,王英想做个普通人都难,李晓只能敬谢不敏了。

    开出市委大院,看着街头来往匆匆的行人,李晓心头一阵茫然,不知自己现在该往哪里去?

    想了想,李晓最终开车回到人民路小区。上楼走进曾经熟悉无比的家,站在客厅,看着墙壁上挂着的婚纱照,心中不由隐隐作疼。

    足足站了有十分钟,李晓伸手抹了一把眼泪,四处走着,留恋地看了看房间的每个角落。房间里到处都能发现梁晓怡的踪迹,似乎空气里都有梁晓怡身上淡淡的体香,想抹去都不可能。

    最后,李晓坐在餐桌前,从冰箱里取出一瓶酒,又点了一支烟,一边抽着烟,一边慢慢喝着酒。辛辣的酒液刺激着李晓的神经,有些人有些事,越发清晰的在脑海中翻涌,不知不觉中,李晓竟醉了,爬在餐桌上睡了过去。

    迷糊之间,刺耳的手机铃声惊醒了李晓,抬起头眼前已经是夜幕低垂,摇了摇欲裂的头,李晓摇晃着身子摸到开关开了灯,电话是张静打来的。

    “李晓,都这么晚了,你人在哪里,打了好几遍电话你也不接?”

    “没事,我在人民路这里,下午睡着了没有听到电话响,我一会儿就回来。”

    挂了电话,李晓看了看手机,上面未接电话有好几个,其中还有市委办的一个固话号码。

    李晓冷冷一笑收起手机,来到客厅开了大灯,看到墙上的婚纱照,站着沉默了好久,最后起身站在沙发上取下照片。又到书房和卧室把所有墙壁上的婚纱照取了下来,取出里面的照片,留恋地看了看,然后拿着照片走进了洗手间。

    忍着心痛平静地烧了所有照片,放水冲走灰烬。走出洗手间,李晓下意识地又回到卧室,留恋地看着熟悉的房间。

    突然,床头柜上上摆着的一个小相框吸引了李晓的目光,李晓走过去拿起相框,照片上是李晓一家三口的一幅合照,应该是豆豆满百天时的留影。

    李晓伸手摸了摸相框,痴痴地看了看,最终叹了口气,还是把相框放回床头柜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