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39章 哭与笑
    第二天十点多,李晓和张静才起床,一夜的旋旎自然不可说。回到延安路家中,对父母说了要去四九城培训的事。事关儿子的前途,张梅二话没说立马就要搬回厂区,本来就只带了几件换洗地衣服,收拾起来实在是简单。

    一切都很顺利,李晓拿起手机给区委办主任鹏华打了过去:“陈主任,我李晓,有个事得麻烦你。我要去学习了,延安路的房子按原则就不能住了,你安排个人过来检查一下房间,顺便把钥匙拿回去。”

    “李区长,我知道你现在没有房子住,那套房间你先留着吧。虽然你要去学习了,但是你的档案还在东城区,在大家眼里,你永远是东城区的区长。”

    陈鹏华倒念着李晓的好,区里有梁淑萍在,李晓占了这套房间谁也不会说什么,但是李晓不想搞这个特殊:“陈主任,谢谢你的好意,我是什么人你也清楚区里住房紧张,这套房子还是分配给别人吧。我现在延安路等着,你派人来取钥匙吧。”

    不等陈鹏华再说什么,李晓就挂了电话。十几分钟后,陈鹏华和梁淑萍带着区委办的人一起过来了。

    梁淑萍显得很生气,进门也顾不上别人,直接朝李晓发火了:“李晓,你什么意思?你为东城区做了什么大家都看在眼里,临了连一个住的地方也没有,你让全区百多万人怎么看我这个书记?难道你要成就美名,让区领导都当小人?”

    李晓哭笑不得,被梁淑萍批得灰头土脸,心里却热得滚烫:“梁姐,我要走了,实在......”

    “亏你还能叫声姐,干部是对你有点议论,但是大家心里都有杆秤,知道你李晓是什么人。最近你不来区委大院,大家心里都空落落的,你在市委受了冷落,难道东城区也能忘了你?”

    虽然梁淑萍说的李晓眼睛都湿润了,但是李晓还是摇了摇头,坚决地把钥匙塞进陈鹏华手里:“梁姐,房子说什么我不会要。”

    梁淑萍气得摆摆手:“和你个犟牛说不通,房子你可以不要,但是你今天得回区里一趟。你偷偷把办公室钥匙交给张春丽,是想和东城区划清界限?”

    顿了顿,梁淑萍干脆抛开李晓,先给张梅和赵姐打了声招呼,然后走到张静面前,伸手抓住张静的手:“张静,我今天不称呼你张总,做为一个大姐,我诚恳邀请你和李晓回区里一趟。”

    张静知道梁淑萍和李晓感情不一般,但是自己去东城区算什么:“梁姐,你们可能要开座谈会,我这身份去区里不合适。”

    梁淑萍却不依,抓着张静的手就不放:“你是李晓的女朋友,今天就陪李晓回区里,让干部看看他们的李区长身边现在是白富美。我们不开什么会,只是在餐厅和机关干部吃一顿普通的工作餐。陈主任,你先回去通知餐厅,中午所有人加餐。”

    张静拿不定主意,为难地看了看李晓,李晓却意外的同意了。

    “梁姐,我知道你的意思。行,我和张静去,但是只能在餐厅一楼大厅,干部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梁淑萍终于笑了:“想吃大餐也没有,就普通工作餐,这可是你当初定的规矩。”

    中午十二点整,当梁淑萍陪着李晓和张静走进机关餐厅,在家的区领导在门口都迎了上来。李晓和张静依次和大家握手问候。

    这时,陈鹏华高声朝餐厅里喊了一声:“李区长回来看大家了。”

    “哗!”餐厅内正是人最多地时候,顿时此起彼伏的“李区长”喊声不绝于耳。不知谁带头鼓了掌,接着雷鸣般的掌声响彻整个餐厅,后厨的师傅们也惊动了,扔下饭勺跑出来看着门口。

    李晓心中一热,眼睛有点润湿了,多日压在心底的委屈似乎都散尽了。微笑着举起手向四周熟悉的干部招手打招呼。

    在震耳地掌声中,梁淑萍凑到张静耳边,抬手指热闹的大厅说:“张静,对李晓满意吧,你简直是收了个妖孽啊。你看看这反响,我这个书记姐姐当得憋屈,人家就是太阳,我至多算个星星月亮。”

    张静心里被狠狠震撼了一把,真没有想到李晓在东城区竟然是大神般的影响力。面对几百双集中聚焦过来的眼神,张静腿有点发软,几乎站不住了。

    梁淑萍似乎是故意的,推拉着张静挨着李晓走到餐厅中央。这下张静和李晓的关系大家都猜测到了一些,大家八卦的兴趣似乎更浓了。

    “看到没,那是李区长的新女朋友,贼拉拉美!”

    “听说还是个白富美啊,这下李区长美死了。”

    “我就说嘛,凭咱李区长能找不到好媳妇?”

    “嘘,小点声,你看你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这不断飘入耳中的议论声,让张静心里直发颤,手足无措,还得刻意保持着微笑,强撑起娴静端庄的模样,僵硬地靠在李晓身边。

    好不容易坐下,餐厅中间空出来地几张餐桌上,很普通的四菜一汤,两荤两素都在餐盘里盛着。真不是什么大餐,可是张静明白,这背后的分量比什么都重。

    梁淑萍也没有让安排任何领导讲话,似乎就是陪李晓在餐厅吃顿饭。张静始终晕乎乎的,机械地吃着饭菜,耳边听着嘈杂地议论声,菜是什么味道都没有吃出来。

    半个小时后,梁淑萍陪着李晓和张静离开了餐厅,在门口和区里领导握手道别。

    “李晓,姐没有什么大的意思,就是要让区里干部放心,你现在生活得很好,不必任何人差。今后多打电话联系,敢不理我你就试试,再见!”

    李晓哈哈一笑,挽着张静回到车里。张静虚脱般靠在副驾上,长长出了口气,伸手拍拍自己的胸膛,发现自己后背都湿了,样子有点狼狈。

    “李晓,快开车,刚才紧张死了,就怕给你这个大神丢脸,这太阳不好陪啊,累死我了!”

    李晓急忙启动了车,开出区委大院,停在路边缓了缓,才开回延安西路小区。

    上楼回到房间,张梅和赵姐都收拾好了东西,大家提着几个纸袋子就关门出来。张静看赵姐提着东西还抱着豆豆,就上前接过豆豆抱着,想借机和豆豆亲近一些。

    突然,意外的状况就发生了,豆豆伸手推开张静,一声哭了出来:“不要阿姨,我要妈妈......”

    四个人都愣住了,张静尴尬地想抱好豆豆,奈何豆豆扭身不从,哭声更大了,委屈得几乎要昏厥过去:“我想妈妈......”

    赵姐急忙上前接过豆豆,自己眼泪也下来了:“豆豆不哭,乖,妈妈出差了,很快就回来。”

    李晓呆滞地站着,耳中听着豆豆逐渐弱下来的哭声,看着可怜的孩子,家人凄哀的神色,心中如刀剜般一疼,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一片,眼神变得似千年的寒冰。

    “冯昌平,哪怕你跑到天上,我一定要弄死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