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41章 老者
    李晓忽地站了起来:“澳洲?付大哥,那边有消息了?”

    付卫青打开手机,点开相册,然后递给李晓:“别着急,你自己看,这是我安排澳洲的兄弟跟拍冯洋时发现的,最近冯洋和这个老头在一处公园见了一面。”

    照片有十几张,侧面、正面、背面远近都有,清晰度大都很高。很明显这照片是出此专业人员之手。李晓点开放大,一眼就看到冯洋那种特有的大饼脸。

    照片背景是在一处林荫处的比较隐蔽地木连椅上,冯洋挂着一副大墨镜,目视前方,很悠闲的架着二郎腿。

    木连椅另一端靠坐着一个华裔老者,头戴一顶白色太阳帽,挂了一副大墨镜,面容很陌生,身上穿着一件浅黄长袖T恤,腿上一条灰色运动裤,很新潮的感觉。

    李晓立即做出了判断:“不是冯昌平,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有点奇怪,这老者和冯昌平年纪倒相当。”

    木连椅上的一老一少看似互相不认识,但是在无人路过的公园角落里这样坐着,怎么看都有点不协调。李晓又依次点看了其它的照片,终于在其它几张照片上发现,两人在交谈。

    看完全部照片,李晓闭眼想了想,捕捉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想抓住一丝端倪,几分钟过去却一头模糊。

    李晓睁开了眼睛,平静地问道:“付大哥,冯洋所处的这处公园在澳洲哪里?”

    “悉尼,距离金斯福德—史密斯国际机场不远,这里和国内大城市都有直达的航班。华人在这附近不少,有集中的居住地。”

    李晓想了想,笑着说道:“我有一种预感,冯昌平必定到了澳洲,很有可能距离悉尼不远。”

    张静很意外:“李晓,你的依据的?”

    李晓那付卫青的手机递了过去:“你自己看,悉尼是国际港,在澳洲东南沿海,应该是副热带湿润气候。冯洋倒没有什么,关键这个老者的着装有问题,这么穿不怕热死他,捂得这么严实,这是想遮掩什么?”

    付卫青补充道:“另外冯洋好像不是个尊老的人,这老者一定和他有关系,两人约在这处避静地方偷偷见面,有什么秘密呢?”

    张静点点头把手机还给了付卫青,“李晓,你觉得这个老者会不会就是冯昌平?”

    “这个目前还无法确定,现在的化妆技术以假乱真,上次陈大勇就化妆混进了山城。但是,冯昌平现在失联,他必定要和冯洋联系,我们重要盯紧这两个人就行。”

    顿了顿,李晓又问道:“付大哥,是什么人拍的照片,很专业的。”

    “呵呵,静丫头吩咐的事情,我当然要用心,这次找的渴是港岛最顶级的狗仔队出马,多少明星载在他们手里,可是花了大......”

    张静咳嗽了一声,及时给付卫青递过茶杯:“付大哥喝茶。”

    付卫青打了个哈哈,知道张静的意思,接过茶杯喝了口茶,然后说道:“从港岛负责行动的一组人也过去了,兄弟,你想做什么都行。”

    李晓点点头:“付大哥、张静,之前请人过去我都没有啃声,但是用人就要花钱,我虽然不富裕,但是,这次就是卖房卖车也要把冯昌平挖出来。”

    张静玩味地看着咬牙切齿的李晓,半真半假的说道:“李晓,你现在无房无车,拿什么出来卖?”

    李晓愣住了,对啊,现在自己真是无房无车,身上存款也没有多少。想了想,只有继续啃老了:“我存款也不多,我妈手里还有点钱,我想法哄过来。”

    付卫青看李晓红脸胆怯的样子,差点笑喷了:“哈哈,兄弟,你可真行!一家父母官,过千亿大投资过了一遍手,落了个无房无车无存款,自己倒要啃老?不过这一点哥哥真是服你。我走了内地许多地方,你真和其它官员不一样。”

    李晓尴尬地挠挠头,拿出手机说道:“其实你还没有说到位,我妻离子散,还被迫离开山城,这都是冯昌平作的恶,这笔钱我一定要出。张静,你到时算一算账,我想法转给你。”

    你妹的,你知道那是多少钱,你拿什么转?

    付卫青听得心里直抽抽,面对李晓这个一根筋,他还不敢说破。李晓有情有义有原则,这都快成国宝大熊猫级的男人,静丫头可捡着宝了。

    张静娴静地看着李晓,“行啊,知道你不愿意欠别人的人情,晚上我好好算一算,大概也没有几个钱,你先不用急哈。”

    付卫青怕李晓再纠结在钱的问题上,急忙又打开手机,点开相册,通过微信给李晓发了过去:“兄弟,照片给你传过去了,那边一直有人盯着,你这边打算怎么做?”

    李晓果然被这个话题吸引住了,低头想了想,然后眼神一亮:“付大哥,找到冯昌平只是第一步,还要替国家找回那些被冯昌平弄走的钱,不知道对冯洋的跟踪有没有别的发现?”

    “当然有,冯洋在悉尼东南方位有一栋独立的别墅,暂时我们的人还没有进去过。我觉得等冯昌平出现后在进去探查,否则,会打草惊蛇的。”

    “别墅!能在悉尼这样的城市里拥有别墅,冯昌平到底搜刮了多少钱财?有机会我倒要进去看一看。山城坊间一直流传这一个故事,当年冯昌平是秦城书记时他老母亲还活着,回去探亲就给了老母亲一百块钱,此人的贪婪由此可见一斑。”

    付卫青瞪大了眼睛:“唉,这是十足的渣男啊。冯昌平肯定早有跑路的打算,钱财这些也会转移到海外,也不会是正常途径转出去的,我给那些调查的人打声招呼,让他们留心这方面的事。”

    付卫青喝完茶就告辞了,晚餐前李晓又给廖中锋打了过去,“师兄,有个事想和你商量一下,和案子有关?”

    “你说,我正和邢主任在一起坐着呢。”

    “我想问一下,冯昌平目前下落不明,上级纪委有没有派人寻找?”

    “你稍等,我问一下邢主任。”

    等了不到一分钟,廖中锋说道:“因为没有冯昌平的具体下落,纪委、公安部门和国安部门给各大使馆和领事处发了联合协查通报,想派人出去没有目的地也没法派。”

    顿了顿,廖中锋又补充了一句:“主犯逃脱,纪委现在压力很大。”

    李晓想了想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能找到冯昌平的下落线索,上级纪委会怎么做?”

    廖中锋沉吟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接着,却是邢主任接过了电话。

    “李晓,我老邢啊,听中锋说过,你现在和台岛的外商关系不错,如果你能有途径找到冯昌平地下落,我会向上级领导汇报,全力配合你。只要冯昌平能落网,什么都好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