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43章 榕城
    仅仅过了一天,邢主任和廖中锋竟然同时来到山城,在国贸大酒店的一间客房内和李晓见了面。

    邢主任拿出一个档案袋递给了李晓,然后解释道:“我请示了领导,领导很重视,同意让你参加冯昌平的追逃工作。我们各个部门在海外都有工作人员,但是他们一举一动目标太大,反而让社会业余人员先行动比较方便。”

    李晓点点头,廖中锋补充道:“这里面是冯昌平的详细资料,还有你需要去办护照时需要的批准文件。*校那边纪委领导也打了招呼,现在主要是找冯昌平的下落。”

    李晓看了资料几眼又收了起来,想了想说道:“现在冯洋在澳洲悉尼,他虽然是澳洲籍,但是涉及到冯昌平的案子中,我建议暂时不要引渡他,只要冯阳在,冯昌平一定会联系他。”

    邢主任点了点头:“冯昌平失联的太突然,几乎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领导也同意暂时不动冯洋,等冯昌平出现,一并引渡回国。”

    李晓想了想,又问道:“邢主任,目前查明冯昌平到底涉及违法金额有多少?”

    邢主任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收受贿赂数额还在查,仅仅挪用山城开发区土地出让金,证券公司违规资金都超过三亿了。宋天明还没有开口,也不知道冯昌平个人挪用了多少,想来也不会少。”

    李晓哑然失笑:“这么多?出事前冯昌平还谋求升职,这胆子......真是没谁了?”

    廖中锋说道:“梁晓怡说了一个情况,冯昌平的秘书高刚的妻妹在广州有一个公司。我们查了查,那个女人也失联了,那个公司应该为冯昌平的资金出境提供了洗钱服务。”

    “高秘书控制起来了没有?”

    “早控制了,冯昌平去香港的同时,还把这个秘书打发过来稳住你和梁晓怡,算是坑了一把高刚。”

    邢主任点了支烟,想了想说道:“这笔资金一定要想法追回来,也不知道冯昌平什么时候会现身,什么时候出去李晓你自己决定,让中锋带人和你配合。等摸清了情况,组织会派人出面接手。”

    李晓想了想,不好意思地说道:“邢主任,出国需要不小的费用,我现在手里没有多少钱,纪委能不能报销一部分?”

    邢主任很意外,一个区长出个国都没有钱,这是李晓故意在自己面前装清廉,还是真没有钱?

    廖中锋却哈哈一笑:“李晓你放心,出差费用自然实报实销。知道你离婚后很困难,现在不当区长了,想借公款也没有地方去,不行我先凑一点给你。”

    “不用,手里多少有点钱,够用了。”李晓倒不是没有出国的钱,纪委也是清水衙门,那些跟踪冯洋所花的费用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那好,邢主任还要回调查组,我去秦城一趟,顺路把签证和护照办了,你把照片和身份证交给我就行。”

    ......

    三天后的下午四点多,李晓和张静一身情侣运动T恤,从榕城的长乐国际机场出口处走出来。离开了凉爽地机场大厅,迎面就是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和山城的酷暑相比,这里显得更热,空气中还有一股淡淡的海味潮湿的猩气。

    张静取出大墨镜戴上,人看上去更妩媚的了:“我们快出去,外面有车来接,老爷子和大哥二哥都回来了。”

    李晓点点头,拉着拉杆箱一边走,心里却忐忑不安。毕竟是第一次见张静的家人,不紧张都不可能。

    在机场广场外面候车区,张静带着李晓坐上了张氏集团派来接机的车,然后车驶上了进城的高速。榕城是典型的沿海城市,风光自然与山城大不相同,李晓很快被带有海派的风景吸引住了注意力。

    车进入跨江大桥时,张静伸手指着车窗外的景色自动当起了向导:“看,这就是闽江,后面还有敖江和乌龙江,三江穿城而过,向东连着大海,明天我陪你出来游览一番。”

    车走了近一个小时,从沿海大道穿过,最后进入西城的苍山区,在一处幽静地豪华别墅区停了下来。司机拉开了车门,李晓先下了车,四处打量着,满目郁郁葱葱中,草坪上一颗巨大的榕树,吸引了李晓的眼睛。

    “这是榕城的市树,这颗榕树据说二百多年了,老爷子说这棵树能给家里带来福气,已经向园林局认养了,明天我们在树下留个影。嗯?二哥出来了,李晓,我们快过去。”

    李晓心里不由一紧,回身看去,一位三十多岁,带着眼睛的男子走出别墅,快步迎到草坪前的栅栏门口。

    张静惊喜地喊了一声,然后侧身把李晓让到前面:“二哥,这是李晓。”

    李晓拘谨地笑着伸出手,用很标准的普通话说道:“你好,张先生,打扰了。”

    “我是张田,欢迎李先生来家里做客,家父还在里面等着,我们快进去。”张田笑着伸出手和李晓握了握。口音中带着浓重的闽东方言味道,让李晓微微有点不适应。

    跟着张田走进栅栏门,迎面就是一栋三层的连栋别墅,别墅前上一个小台阶,台阶上面是一个大气的廊厅,别墅的大门大开着,只挂着一个竹帘隔断内外。

    张田伸手撩起竹帘,让开身子,对李晓微微一笑:“请!家父和兄长都在里面。”

    李晓下意识地看了张静一眼,张静低头抿嘴一笑,伸手挽着李晓走进了门厅内。

    门厅内迎面是一个古式的客厅,正面墙壁上一副中堂国画和一副对联。中堂下是一副红木八仙桌,两边地木椅上,一边空着,左边椅子上坐着一位六十开外的老者,一身宽松地中式白稠夏衣,和蔼地看着李晓。

    李晓身子两边是几张相对而放的红木靠椅,一位年近四十的男子直直地看着李晓,身边是一位身穿旗袍的年龄相仿地女人。不出意外,正堂上端坐地应该就是张氏集团地当家人张老了。

    张静开口介绍了一句:“李晓,这是家父!”

    李晓上前一步,弯腰鞠躬问了声好:“伯父好,晚辈李晓打扰了。”

    张老笑着点点头,似乎对李晓第一印象很满意,伸手虚扶了一把:“你好,快坐下说话。”

    李晓直起身,转头看着下方左侧椅子上坐的中年男子和女人,“李晓,这是我大哥张君和大嫂。”

    李晓微微弯腰,客气地问了声好:“大哥大嫂好!”

    “行了,快坐吧,大热的天,讲这些虚礼做什么?”张田哈哈一笑,拉着李晓在正堂下方右边地椅子上坐下,随手沏了杯凉茶递给李晓。

    虽然客厅很凉爽,一番客套下来,因为紧张,李晓后背都见汗了。张静走到八仙桌前,把带来的山城特产放在桌子中央,想了想,还是回到李晓身边坐下。

    张老看着女儿和李晓,微微一笑:“静丫头,你和客人肯定饿了,我们先吃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