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前夫回来了 > 第321章 她看到他的胸前已经有血晕染
    容靳琛正是看到白双双拿枪抵着叶南荞才停下了脚步,他瞳孔骤然收缩,盯着那支枪,他当然会害怕,害怕白双双的手一个不小心开枪,那就实现她说的在他面前结束叶南荞的命。

    叶南荞没有看到那支枪,但她已经感觉到冰冷的枪支抵在她脑袋上,她也就明白了容靳琛为什么突然停下脚步。

    白双双成功的看到容靳琛眼中闪过一抹害怕,原来他也有害怕的事情!

    可这不就越加证明了他非常在乎叶南荞吗?

    三个人之间的气氛一瞬间就冷凝下来,只有白双双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她直视着容靳琛蓦然笑道:“琛哥哥,你说,如果我姐姐知道你心中最在乎的女人不是她而是叶南荞,她会不会后悔当初选择跳楼结束自己的生命?”

    她这话让叶南荞心中一惊,她忘记了以前的事情,自然也就不记得白笑笑跳楼这件事,以及她并没有死,她后来又出现,容靳琛甚至要和她结婚,只不过那婚礼半途而废。

    容靳琛抿紧薄唇没有接话,他的视线始终关注着白双双手中那支枪。

    白笑笑见他不言,她继续道:“不过没关系,很快我就带叶南荞下去见她了,她一定会感激我这个妹妹,因为我帮她解决了情敌。”

    叶南荞实在无法理解白双双的想法,她当真认为这样,她的姐姐就会开心了吗?

    容靳琛此时终于出声:“你闹够了?”他的神情冷而沉。

    白双双闻言挑了下眉,嗤笑道:“闹?呵,琛哥哥你以为我手里这把枪是玩具枪还是仿真枪?不然我现在就开枪让你看看它是不是真的?”

    她这话的意思是他没有在闹着玩,她认真得很,她就是要叶南荞陪她一起死。

    容靳琛自然没有怀疑那把枪的真假,他不过是认为白双双此时的行为像个孩子那样任性。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容靳琛跟她说话,视线还是停留在那手枪上,他在想要如何转移白双双的注意力?

    “我没有什么要求,我现在只想带叶南荞下去见笑笑,我要她陪我死!”她话到最后,握枪支的手不禁加大了力气。

    叶南荞感觉那枪口压迫着她的脑神经,她太阳穴突突的跳,心往上提,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她说的没错,白双双就是个疯子,她太疯狂了。

    “你如果真这样想的话,不如让我陪你,我陪你死,陪你去见笑笑。”容靳琛不假思索的道。

    白双双有那么一瞬间被他这话给蛊惑,他愿意陪她死?

    但很快她就冷静下来,他的话不能听,这种话一点都不动听,他愿意陪她死不过是为了救叶南荞。

    “不,我不需要你陪我,你只要看着我们死在你面前就行了,就像看着笑笑死在你面前那样。”白双双拒绝了他,她没想过要他死。

    白双双下定决心要叶南荞和她一起共赴黄泉路,不论容靳琛说什么她都不会听了,而她也认定了叶南荞今天肯定死在她手里,所以她说话便没有任何顾忌。

    她直视容靳琛道:“对了,在我们死之前,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她停顿几秒后不紧不慢的开声:“其实那个叫小飞龙的孩子是你的儿子,你做的亲子鉴定结果是假的,我叫人换了鉴定单,所以那位医生才说你们不是父子关系,真正的鉴定结果是你们有血缘关系,你是他的爸爸。”

    白双双心想,反正她一会就没命了,这种事也不妨告诉他。

    她这话让容靳琛和叶南荞同时怔住,他们一时无法回神,没想到白双双会告诉他们这样一件事。

    如果她说的不假,那么小飞龙是他和叶南荞的儿子?

    就是四年前,她怀的那个孩子?

    容靳琛眼底划过一抹复杂的光,他之所以做亲子鉴定就是想知道小飞龙和他有没有关系,当他从医生口中得知他们不是父子关系的时候,不能否认,他心里有巨大的落差。

    但他到底还是接受了那样的事情,因为他在乎的人是叶南荞,她落海遇到顾青龙,这都是他造成的,所以他没有任何理由去怪她为什么生了别人的孩子。

    他可以把小飞龙当成自己的孩子对待,只要她能重新回到自己身边就好。

    对于这件事,他已经不抱任何幻想,他认为他们以后会有属于他们的孩子。

    然而现在白双双却说她叫人换了鉴定单,其实那是他的儿子?

    他大手下意识攥紧,一向俊美的面庞此时绷紧了面部轮廓,突然间,他有种要白双双立即毙命的狠意。

    她,实在是太该死了!

    她怎么敢做那种事?

    而叶南荞惊讶的是容靳琛竟瞒着她偷偷做了亲子鉴定,他很希望小飞龙是他的孩子吗?

    不用问都可以猜到答案,他如果不想的话就不会做鉴定,只是白双双让他误以为小飞龙和他没有关系。

    他在知道那样的结果后对小飞龙还是非常关心,他是要把小飞龙当成他自己的孩子来对待是吗?

    其实她一直想跟他说小飞龙不是顾青龙的孩子,只是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事,她的精力都花费在设计衣服和服装秀上了,一时间就忘记跟他说这事。

    白双双见他们两人都怔着不说话,心想他们大概是被惊到了,他们一定想不到她会做那样的事。

    她关注着容靳琛的神情变化,想看看他知道这样的事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他会不会很开心?还是他开心不起来,毕竟叶南荞一会就要死在他面前了?

    白双双倏然感到非常的爽,在他面前杀死他最爱的女人,这种事真的太过瘾,她今天亲手结束自己的命,那也值得了。

    “你真是胆大妄为,我的事你都敢造假。”容靳琛神色沉冷,盯着她的眸光凌冽如冷刃。

    听到他这话,白双双不禁失笑:“你现在是不是非常后悔没有直接把我送回监狱去?或者是后悔没有早一点结束我的命?”

    “没错,我是后悔,我不只是要送你回监狱,我还要让你在监狱里直到你死去那天为止,像你这种人就不该放出来祸害人间,是我的失误,我不该看在白笑笑的面子上让你得到自由……”

    容靳琛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靠近她们,他随时注意白双双的举动,他想靠近一些找机会夺走她手里的枪。

    白双双听着他那一字一句的后悔,心像被凌迟一般一阵阵的发疼。

    他果然是后悔了!他对她完全是看在白笑笑的份上才给她那么一点自由,根本没有多余的情感可言!

    他那一句应该让她死在监狱里的话严重戳中她的心,她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听到监狱两个字!

    她无比嘲讽的笑道:“哈,你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像我这种祸害人间的人还是出来了,现在我就要带叶南荞一起死!”

    白双双眼中浮起一抹狠辣,她低头看着叶南荞,手中的枪就要按下去,她要先结束叶南荞的命再给自己一枪。

    千钧一发的时刻,靠近她们不少的容靳琛蓦地纵身一跃,一脚将白双双手中的枪给踢飞。

    白双双被这突然来的巨大外力给连带着往后趔趄好几步,她一下子站不稳跌到在地上,而她手中的枪已经被容靳琛那一脚给踢飞到远处。

    她愣在那里,蓦地回头就看到容靳琛已经站在叶南荞的身边为她解绑。

    那一瞬间,她心底涌起一股恼恨,眼看叶南荞就要死在她手里了,她怎么甘心就此放过她?

    如果她今天没有杀死叶南荞,那么她会死得很惨,她不能让叶南荞那么快活的活在世上。

    白双双立即起身奔向那一支被踢飞的枪,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点要杀死叶南荞,一定要她死!

    容靳琛刚为叶南荞解开绳索,他一心记挂着她,倒是忘记要处理那支枪,也就是一刹那之间的抉择,接下来就发生了不可弥补的祸事。

    叶南荞看到白双双跑去捡枪,她的心往上提,下意识提醒容靳琛:“你小心点,她去捡枪了。”

    她的话音刚落,白双双就捡起了枪重新对准叶南荞,她满带着恨意道:“叶南荞,你去死吧!”

    枪口对准了叶南荞,她没有丝毫犹豫的开了枪!

    砰的一声枪响,这栋废旧的弃楼都震动了那般。

    枪声过后一切归于平静,这一刻是死一般的宁静。

    而在下一秒,叶南荞倏然爆发出惊骇的呼声:“啊!靳琛……你……”

    她大惊失色,无法接受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没错,刚才白双双的那一枪他为她挡了!子弹从他的后背打进,她看到他的胸前已经有血晕染。

    她连忙扶住他,整个人慌乱得都要哭了,手足无措完全乱了方寸。

    “靳琛,你怎么样?你为什么要替我挡枪?你疯了吗?”叶南荞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容靳琛挡了那一枪,她此刻是完好无缺的,他算是放心:“不挡下这一枪我才是疯了。”他无法想象如果她中枪会怎么样。

    他宁愿自己中枪也不要她经历一点危险的事。

    不远处的白双双看到一幕完全怔住,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她这一枪没有打中叶南荞而是被容靳琛挡了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