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01章 泰山之行
    五月的泰山,早晚温差较大。早上只有七、八度,中午便已经达到了零上二十几度。

    清晨的阳光,还是那样的和煦。露珠沾在树木与花草上,晨雾还没有散去,远远的望去更像是人间仙境一般。富有生机、野趣盎然。

    天空中漂浮着的几朵白云,随风缓缓浮动着。

    重叠的山势,厚重的形体,苍松巨石的烘托,云烟的变化,使它在雄浑中兼有明丽,静穆中透着神奇。

    泰山总面积24200公顷,主峰玉皇顶海拔1545米。有“五岳之首”、“五岳之长”、“天下第一山”之称。

    望着一眼望不到边际、连绵起伏、相互呼应的山峰,体会着来自大自然气势磅礴的景象。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坐在银灰色的加长宾利车里,欣赏着车窗外的美景,叶婉若已经安奈不住心里的激动,想起的唐代诗人杜甫的古诗《望岳》,竟情不自禁的低声吟诵着。

    虽然自己没有那样绝无仅有的文笔,也不知道当时杜甫看到的景致是否与自己相同?

    但欣赏美景时的心情,叶婉若认为总是没有差别的。

    一大早,叶婉若便被这兄妹俩从温暖的被窝里拉出来,说什么非要带着自己来大自然寻找灵感。

    原本叶婉若还不愿意,可是此时看到窗外的景致,叶婉若才开始觉得不虚此行。

    就连坐叶婉若身边的弘意惟,都感觉到了叶婉若此时的好心情。

    只是当眸光瞟到对面的弘惟俊看向叶婉若时,眼中不自觉流露出来的宠溺神色,弘意惟了然的勾起唇瓣。亲昵的挽起的叶婉若的手臂,献媚似的开口:

    “婉若,看我哥对你多好,心疼你平时窝在家时写作,怕你呆出了毛病,这才组织了这次的泰山之行。”

    “组织?难道不只有我们三人?还有谁?”

    叶婉若察觉出弘意惟的语病,质疑的转过头,看向面前的兄妹俩。

    不错,弘惟俊与弘意惟是龙凤胎兄妹。直到现在,弘意惟不开心的时候,还在说凭什么同时长在母亲的肚子里,就因为弘惟俊比自己早出生那么几分钟,自己就成了妹妹。

    对于这样的问题,弘惟俊也表示无可奈何,其实成为弘家的长子,也是弘惟俊不愿意的事情。

    要说这龙凤胎的兄妹俩,性格却是截然不同。

    一个热情似火,一个平静如水。连叶婉若都曾怀疑过,当年在产房里,方姨是不是抱错了孩子,才出现这样的情况。            叶婉若比这兄妹俩晚出生了三年,但因为两家是世交,所以这兄妹俩也算是看着叶婉若长大的见证人。

    要说弘惟俊也算得上是青年才俊了,从美国留学回来,便接手了鑫弘集团,是名副其实的CEO。

    而弘意惟则专修了珠宝设计,在鑫弘集团旗下设立了分公司,并且创建了自己的珠宝品牌--惟一珠宝。

    弘惟俊喜欢叶婉若,从小就喜欢。刚开始只是单纯的觉得她可爱,可是后来才慢慢发觉出异常。

    对于弘惟俊喜欢叶婉若的这件事,恐怕这世上也就只有她叶婉若一个人不知道了。

    此时看到叶婉若警觉的模样,和暗自拧紧的眉心。弘意惟便已经说不出话来,一双眼睛求救似的向望对面的弘惟俊,眼巴巴的样子份外惹人怜爱。

    连她自己都诧异,难道这丫头是老虎不成?怎么面对这小丫头,自己的气场怎么不自觉的低下来了呢?

    弘惟俊无奈扫了眼自己这个就会惹事的妹妹,眼中的警告分外分明。

    只见他放下正敲着的笔记本电脑,拿起了一旁早就准备好的,还温着的果汁,朝着叶婉若递了过去,直到看着叶婉若接过去,喝下,这才缓缓开口:

    “婉若,昨天碰到你二姐,想要约惟意逛街,我只好说打算来爬泰山。谁知道她居然说也要一同过来,还要叫上你大姐,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之所以没告诉你,是怕你一气之下就不去了,所以....”

    “那你就不怕我现在反悔,让你调头给我送回去?”

    眼前的弘惟俊,哪里有公司首席执行总裁的样子?更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大男孩儿。

    看出来弘惟俊此时有些怯怯的开口,叶婉若竟突然升起了捉弄他的心理。

    反正事已成定局,而且又到了泰山脚下。这个时候,自己再说回去,恐怕太对不起自己起了个大早吧?

    只是看着叶婉若那认真的样子,弘惟俊还是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悔约是次要的,主要自己推掉一切工作带这丫头来这里,结果连石头都没摸到就回去了,也不免太浪费了自己的一番苦心。

    “我....”

    “哥,你看你那傻样儿,婉若她逗你呢!”

    弘意惟大概真是看不过去了,叶婉若这样捉弄自己的哥哥,调侃的声音中透着些许捉弄。

    “好啊,你们这俩个臭丫头,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话虽如此,弘惟俊挽起袖口却是朝着正笑嘻嘻的叶婉若扑了过去。

    三个人嘻笑打闹间,车子已经快行驶到了红门路。

    车子是开不上去,剩下的路只能选择步行。

    之所以选择红门路,是因为这条路最经典,也是古代皇帝登山的路线。古老的登山御道,是泰山的精华所在;

    这条山路中天门以前,以人文景观为主、以自然景观为点缀,分布着较多的古建筑。

    中天门以后则谷幽壑深、山势峻峭,以自然景观为主,人文景观点缀其间,此段颇多名家名人的题咏诗赋。

    此路被称作“登天景区”,又因为此路深幽,所以又被称作“幽区”。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条路途经的景点有很多,像一天门、孔子登临处、红门宫等。

    弘惟俊生怕自己选择的道路是枯燥无趣的,招来叶婉若的嫌弃。

    远远的便看到红门的停车场处,叶羽西和叶亦彤两个人,正倚靠在停在一旁的迈巴赫前,焦急的东张西望着。

    说是来爬山,两人穿着的行头却实在不敢恭维。

    只见叶羽西身上穿着Lanvin,Jeanne设计的新款巴黎秀上的短裙套装,外面搭配了一件米色风衣,裸露在外的白皙大腿下,踩着一双八寸高的高跟鞋。

    相比之下叶亦彤还算正常,但也是一套及膝的运动套裙,舒适的运动鞋。却也在这温差较大的时节,还是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叶婉若的家庭是重组家庭,叶亦彤是大姐,叶羽西是二姐,当年她们的妈妈在生下叶羽西时,难产去世。

    叶婉若的妈妈--康宁其实是爸爸--叶安诚的老同学。

    当年上学的时候,叶安诚还曾向康宁表白过,如今两人再见面,也是感慨万千。

    康宁这些年先后经历了两段感情,但最终都没有走近婚姻的殿堂。了解叶安诚的情况后,更是好心的经常帮忙照顾两个孩子。

    最后叶安诚带着两个孩子,娶了康宁。

    康宁是康氏集团的大小姐,结婚后由康氏集团注资了叶安诚的恒圣集团,目前恒圣集团也挤进了世界五百强名企的队列。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叶婉若对这两个姐姐总是亲近不起来。

    虽然都是同喊爸妈,但叶婉若始终觉得怪怪的。

    此时眼前的情景,饶是神经大条的叶婉若也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毕竟同为叶家的血脉。

    “呦!这是T台走秀啊?还是来钓凯子来了?这样子怎么爬山?”

    一贯口无遮拦的弘意惟开口,嘴角的讽刺异常明显。

    “在这儿瞎说什么?”

    似乎是察觉到了叶婉若的面色不太好看,弘惟俊冷声斥责着妹妹。眼神则瞟向一旁的叶婉若。通过哥哥的神色,弘意惟似乎也感觉出了自己的莽撞,拉着叶婉若,不好意思的解释着:

    “婉若,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别介意哈!”

    车子停稳后,叶婉若连忙拉起自己上衣的拉链,带上帽子,淡淡的开口:

    “没关系,反正丢的是她们的脸,跟我有什么关系?谁冷谁知道!”

    打开车门,一阵凉意迎面扑来,叶婉若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看着不远处,正冻得哆哆嗦嗦的姐妹俩,叶婉若的嘴角勾起一抹不异察觉的冷笑。

    身后车内的弘惟俊也连忙拿起身边的背包跟着走下去,只是临下车前,瞪了弘意惟一眼。

    弘意惟可爱的吐了吐舌头,那意思明显在说,我也不是故意的。

    “婉若....惟俊....意惟....”

    终于等到了要等的人,姐妹俩连忙跑过去,打着招呼。

    “大姐,二姐,你们穿成这样不冷吗?”

    眸光从两人冻得有些发紫的大腿上划过,叶婉若顾作自然的问道。

    只是随着叶婉若的话,弘惟俊与弘意惟的眸光也跟着扫过去。

    “不....冷,不冷.....”

    两姐妹俩还真是有默契,一齐开口并同时摇着头。

    只是双侧面颊上呈现出可疑的紫红色,和冻得有些哆嗦的肢体动作,在大肆喧嚣着两姐妹在说谎。

    “不冷就好,那就走吧!”

    收回视线,叶婉若压低了帽檐,率先朝着山脚下走去。

    弘惟俊也礼貌的朝着姐妹俩一笑,连忙跟上去。

    “惟俊....”

    看着弘惟俊从面前经过,忍不住叫出口。只是那微小的声音淹没在拥挤的人潮中。

    两姐妹之所以来这里,也不过是为了眼前的那个男人而已。

    可前方的那个男人则一直心系着的叶婉若,哪顾得上后面的声音。

    气得这两姐妹直跺脚,却无济于事。

    此时站在山脚下的叶婉若才深刻体会到五岳之首的风彩,却已然没有了刚刚的雅兴,望着那密密麻麻的台阶,叶婉若都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开始犯晕。

    回头扫过那姐妹俩还硬撑着的笑脸,叶婉若无奈的摇了摇头。一马当先的朝着山顶峰冲去。

    “婉若,你等等我!”

    看着身边甩不掉的,如狗皮膏药的姐妹俩,弘意惟大声叫着朝前方那道靓丽的身影,抬步跟上去。

    却没有发现,身后相互搀扶的两姐妹,眼中隐藏很深的怨怼神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