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04章 陌生国度
    只感觉时间过了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如果不是头部传来的巨痛,叶婉若几乎可以断定自己一定已经仙逝了。

    “好痛....”

    呜嘤的呻吟出来,叶婉若一手捂着额头,皱着眉心。

    刚睁开眼睛,便看到一个丫头,正俯身也同时盯着自己在看。那不断靠近俊俏的脸庞,眼中还带着一丝探究的神色。

    只是那衣着打扮,却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着装?

    “啊....”

    叶婉若下意识的叫出声来,已然顾不得头痛,身子立刻坐起来,抱着胸前的织锦丝被,躲到一边。

    叶婉若猜测自己一定是被摔死了,不然眼前的人怎么穿的这么奇怪?可是人死之后也会感觉到痛感吗?

    不对,阴曹地府不都是牛鬼蛇神的吗?怎么连丫头长得都这么可爱?

    虽然心中胡乱猜忌着,眸光却警惕的四处横扫,最后落在窗外那看似很大的日头上。

    叶婉若又一次被自己的想法雷到了,难道阎王殿还有太阳?还一直以为是全年暗无天日的呢!

    “小姐,您终于醒了!奴婢是不是吓到您了?都是奴婢不好,求小姐饶了奴婢这一次吧!”

    那丫头显然也被叶婉若突然的大呼小叫吓坏了,连忙从床榻上退了下去。俯身跪在一边,诚惶诚恐且狠命的朝着地上磕着头。

    叶婉若被那丫头的声音唤回了思绪,看她瑟缩在一旁,身体极度颤抖着,好像十分害怕的样子。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想起电视里,皇帝选秀女的时候,都是这么说的。叶婉若也学得有模有样的开口。

    随着那丫头抬起头的动作,映入眼帘的先是满脸泪痕的面容,因为刚刚磕头的动作,额头上通红的一片,一看就是用尽了力气的。

    仔细端详那丫头长得还算清秀,长发在脑后挽了个简洁的丫鬟髻,额头前留着细碎刘海儿,身上穿着水粉色素色长裙。

    看着面前丫头这副样子,叶婉若觉得自己的猜测一定是对的,否则这丫头这么怕自己干什么?

    自己难道还能吃了她不成?

    “你叫什么名字?”

    “回小姐的话,奴婢名叫菱香,是小姐身边的贴身丫鬟,服侍小姐很多年了,难道小姐不记得奴婢了吗?”

    听到叶婉若的问题,那菱香明显一怔。虽然如此,口中还是恭恭敬敬的回答着。

    “服侍了我很多年?难道我不是刚死吗?”

    菱香的话也被叶婉若说的摸不到头绪,口中自言自语着,却已经让菱香大惊失色。

    “小姐,您并没有死啊?之前....你得了很重的病。现在已经好了。要说,还多亏了皇上感念与羲和公主的兄妹之情,特别安排了宫里的御医来为小姐医病。

    太医说小姐的身体已经无碍了,只要稍加休养就可以了。小姐,难道这些您都不记得了吗?”

    菱香炮语连珠的解释了一通,却让叶婉若更加糊涂了。

    ‘皇上?’看来自己之前抓那老头的胡子,是真实的了?

    那自己是真的没有死,而是穿越了吗?可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叶婉若觉得自己简直像在做梦一样,本以为小说都是虚拟的,怎么会真有穿越的事情发生?

    没想到这天大的馅饼就砸到了自己的头顶上,还给自己差点雷倒!

    只是....小说里不是说,穿越后会根据此人的身份,传给自己相关的记忆吗?怎么自己反而失忆了呢?

    叶婉若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就热衷于写作,整日里构思情节,套路男女主角。

    没想到今天,自己也被套路了。

    想到自己居然穿越了,叶婉若便觉得头痛。

    小说里的主角穿越了,要么就是玩个宫心计;要么就是修仙;要么前世就是会功夫的,穿越后才能斗个后妈什么的;再不济也能找个王爷当老公,可这些叶婉若觉得跟自己根本都不沾边。

    以前和弘意惟开玩笑的时候,叶婉若还说过,如果演宫心计,自己一定在第一集就翘辫子了。

    如今重生在古代,这样一无是处的自己,叶婉若真不知道要如何生存下去。

    继续写小说吗?这个年代可能识字的人都少;商学管理吗?自家的那点小店铺哪还需要雇人管理?人家一定会认为你疯了!

    ‘完蛋了,这下自己可死定了!’

    再想到自己居然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抓了皇上的胡须,不知道自己穿越到哪个朝代了?到底是哪位皇帝?不知道会不会因此而砍了自己的脑袋?

    自己才刚醒来,这脑袋便已经寄存到了皇上那里。想到自己未来的路,也甚是堪忧啊!

    眸光流转间,叶婉若扫到地上依旧跪着的丫鬟,看向她的穿着打扮也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装束。

    心中想着一个又一个的朝代,但又很快被自己的答案否定。

    只得求助似的看向菱香:“起来吧, 别跪着了!”

    听到叶婉若让自己起来,菱香这才从呆愣之间缓过神来,说了句谢小姐,起身候在一边。

    “菱香,我问你,咱们现在是哪个朝代?是唐朝?宋朝?还是清朝?皇帝呢?是康熙?雍正?还是乾隆?”

    菱香皱着眉听着叶婉若闻所未闻的说辞,菱香暗暗觉得,这次小姐醒来怎么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

    叶婉说完便寄予殷切希望的看向菱香,希望她给自己解答。

    却没想到,她只是皱眉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的回答着:

    “回小姐,小姐说的这些,菱香都不懂那是什么?菱香只知道咱们所处的国家叫做南秦国....”

    根据菱香的讲述,叶婉若才知道,原来这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

    叶婉若所处的这个国家,叫做南秦国。

    也是最富有的一个国家,地大物博、物产丰富、国力强盛、商品经济发达。

    而这个朝代,除了南秦国还有一个国家叫做北海国、那里三面环海,是个富饶美丽的地方。相比南秦国,那里经济品种单一,致使老百姓的生活经济来源有限。

    另外在东面的国家叫做东越国。那里自然灾害严重、吏治腐败、赋税过重,贵族生活糜烂。

    最后一个国家叫做西林国,西林国四处环山、森林覆盖面积超过百分之六十,资源十分匮乏。

    叶婉若怎么也不会相信,那样一个看似平常无奇的老头,居然有着自己独特的治国之道。

    除了南秦国,其余三国,各自为君,并不称皇。

    每年除夕前,各国使臣都会前来进贡,以表各自的忠诚、向往和平。

    想来也是,以南秦国的国力,想吞并其它几国,还不跟玩似的?

    而叶婉若的身世也算是大家闺秀了,很巧合的是叶婉若的名字并没有变化。身边除了菱香,还有另一个伺候的丫头叫迎香。

    其余的丫头都是负责外围的,做一些粗活而已。

    父亲--叶玉山是正一品领侍卫内大臣。相当于现在北京军区司令,掌管着南秦国的兵权及军事等。

    当然这里面的兵权并不包括,皇室专属的皇家护卫队,这是由历代皇帝来指挥统领的。

    母亲是南秦国的九公主--羲和公主(尉迟菡)。也是当朝皇帝惟一的皇妹。可惜,羲和公主五年前重病去逝了,自此父亲并未再娶。

    要说叶玉山虽是驸马,又掌握着重兵权,却对这独女很是疼爱。

    据菱香说,当年羲和公主与叶玉山的爱情故事还被世人当作佳话、广为流传。

    而南秦皇有九个皇子,两个公主。

    南秦国大皇子也就是太子,是皇后所生的第一个孩子,南秦皇大概是希望这个孩子可以带领国家走向昌盛富强,取名为尉迟盛。

    尉迟盛为人阴险狡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却头脑简单、做事莽撞、容易听信谗言。

    大公主尉迟凝,也是皇后所生。

    二皇子尉迟贤,是容妃所生。尉迟贤足智多谋、处事圆滑,不失是参谋的好人选。

    三皇子尉迟禄,是庄妃所生。庄妃原本是伺候皇帝的御前丫头,没想到被南秦皇看中,只有一次侍寝便怀了三皇子。

    可是后宫的女人们,哪里是个省心的主儿?因为出身卑贱,被人涉及陷害后,庄妃跳井自杀。

    而活着的人还要继续,三皇子便成为了牺牲品,苟延残喘的活着。

    四皇子尉迟瀚,是云嫔所生。云嫔是个城府深沉的女人,而四皇子却不似母亲那样的心机,是个名副其实的武夫。也是太子拥护者。

    五皇子尉迟景曜,是南秦皇最受宠的妃子--宜妃所生。性格温和、平静如水。不争名夺利、对兄弟姐妹也很是照顾。也是南秦皇最宠爱的孩子。

    六皇子尉迟浚,是冯昭仪所生。尉迟浚生性风流,不问政事,独自一派,各不掺和。

    七皇子尉迟博,是最不受宠的柔妃所生。因为母妃不受宠,尉迟博也是从小就受欺负,偶尔的一次机会被五皇子碰到。

    从此有五皇子的呵护,没有人再敢欺负他。所以尉迟博也是忠实的五皇子党。

    八皇子尉迟聪,是何淑仪所生。喜欢游历天下,生性散漫,长年在外行走。

    九皇子尉迟焱,是伊妃所生。尉迟焱并没有对不起自己的名字,这脾所也真是火爆的很。一副不服天朝管的样子,可惟独怕五皇子,也是忠实五皇子党。

    南秦皇到底有多偏心,从名字上便已经看出来了。其它的皇子都是一个单名,只有五皇子是个特例。

    当然以上的信息,都是叶婉若整理出来的,菱香那丫头接触下来才知道,竟然是一个小话唠。往往一件事或者一个人可以说上小半天。

    不过,想想那丫头这点还是觉得挺可爱的。

    对于未知的危险,叶婉若总是秉着:惹不起躲得起的原则。

    谁是危险人物?谁不能惹?叶婉若自以为已经分析的通透。

    可是命运的齿轮,真的是你说躲,就可以躲过去的吗?

    要说这世上,最喜欢折磨人、套路人的,就属天上这位了太上皇了。手握着所有人的命运及生杀大权。

    经过了这几天的调养,叶婉若头痛的毛病也算是好得利落。

    叶玉山在得到女儿清醒的消息后,第一时间赶来,又是让小厨房给单独做补汤,又是请世医过来把脉的。小心呵护的不得了!

    此时望着铜镜中的自己,肌肤如雪、瓜子脸、杏眼娥眉、鼻子尖挺。

    穿着水蓝色的蜀锦曳地望仙裙,外面搭配着逶迤白梅蝉翼纱。头上挽着祥云髻,上面插着紫玉镂金簪。金镶玉手镯戴在白皙的手腕上,凭添了一抹贵气。

    叶婉若不禁有些微微愣神,相对于穿越前的自己,举手投足间还多了些优雅的气质。

    可是叶婉若还是有些质疑,自己是怎么穿越到这具身体上的呢?

    为什么每次提到自己是怎么得病的?菱香与迎香都支支吾吾的,含糊其辞。

    就在叶婉若愣神之际,门外慌张跑来的菱香,大声的叫着:

    “小姐,小姐,皇上召您进宫面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