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12章 罪魁祸首
    兴许是还没从刚刚尴尬的气氛中缓和过来,叶婉若在听到丫鬟的话后,不由自主的摸向自己的面颊。

    心中还暗自恼火这丫头,真是不懂得察言观色。平白的让尉迟景曜看了笑话!

    不过,这丫鬟也不算是太糟糕,触及到叶婉若的装束,连忙拿过来一件外衣披在叶婉若的身上。

    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已经渐渐停了下来,雨后泥土的芳香中似乎还夹杂着淡淡的血腥气。这场雨似乎只是为了今晚的刺杀行动而做着掩护。

    正是应了那句话‘月黑风高杀人夜,阴天下雨夺命时!’

    这时,门外利落的闪进来一个身影,只见子墨背着弯月刀走进来后,朝着尉迟景曜恭敬的行礼:

    “主子!”

    “处理得怎么样?”

    尉迟景曜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沉声问出口,一双墨玉的黑眸波澜不惊。

    不知道为什么,叶婉若总觉得这五皇子并不像表面这样与世无争。相比之下,他更似一把深藏不露的利剑,只等得利刃出鞘之时。

    似是感觉到了叶婉若的打量,尉迟景曜含笑望过来,让叶婉若下意识的将眸光转到一旁。

    叶婉若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没有出息了?难道人家救了自己两次,就不懂得反击了?

    子墨当然没有注意到两人之间的神色交流,只见他在听到尉迟景曜的话后,立刻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在尉迟景曜面前做着请罪状:

    “回主子的话,那杀手服毒自尽了!子墨办事不利,还请主子责罚!”

    尉迟景曜的眸光中并没有太多的惊讶,这样的结果和自己预料的一样,不是吗?

    既然派出了杀手,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让自己抓到把柄?

    “小姐....小姐....您没事吧?”

    随着声音传进来,便看到从门外冲撞进来两道身影,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慌乱的跑进来关心着叶婉若。

    “下去吧,这件事一定要暗中盘查,不要惊动了对方。”

    “是!主子!”

    尉迟景曜并没有对子墨有过多的苛责,扫了眼冲进来的两个丫头,细心吩咐后让他退下。

    “菱香、迎香先带小姐去后院--听雨阁休息!”

    威严的声音响起,便看到叶玉山迈着虎步走了进来。有尉迟景曜的相助,叶玉山自然相信自己的女儿不会受到半点伤害。

    在两个丫头的陪伴下,叶婉若朝着叶玉山与尉迟景曜福了福身,这才离开自己的院落前往听雨阁。

    看着女儿离开的背影,叶玉山从袖袋里拿出一把匕首,若有所思的递到尉迟景曜的面前:

    “不知景曜可识得这把匕首?”

    状似不起眼的匕首仔细看去,却异常精致,手柄上镶嵌着一块极为少见的蓝宝石,似乎是某种身份的象征。

    按说在杀手身上看到这么贵重的匕首已是非同寻常,不知道这匕首里到底暗藏着什么玄机?

    不过至少可以看得出来,这匕首所流通之处,也至少应该是个贵族。隐隐看去,那蓝宝石里似乎还暗着什么模糊字迹。

    毫不疑迟,尉迟景曜从袖袋里拿出同样相似的短刃,在蓝宝石的位置微微用力,那蓝宝石便应声掉落在地上。

    原本镶嵌蓝宝石的位置,这才显现出现里面雕刻的‘盛’字!

    “如此拙略的栽赃嫁祸也亏他们能想得出来!”

    只需要一眼,尉迟景曜便断定了结果。随手将这匕首扔在一边,拿出绢帕仔细擦拭了手指之后,也同样丢弃在一旁。

    想想也是,有谁会笨到,在杀手使用的匕首上刻上自己的名字?这不等于在告诉人家,是自己动的手脚吗?

    除非这个人是嫌自己的命太长,否则就不会有如此愚蠢的做法。

    “姑丈,除此之外还有其它的线索吗?”

    “刚刚与我交手的,是个阉人!”

    那杀手服毒自尽后,叶玉山曾亲自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正是阉人无疑。

    “看来,皇权之争,除了太子盛,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势力已经在蠢蠢欲动了。”

    此刻叶玉山终于明白,为什么南秦皇会对这个五皇子尤为钟爱?这参悟与分析的本领可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

    如此透通、警觉的人正是帝王统治者的首选,可这个五皇子却惟独不喜皇权、厌恶纷争。

    每次南秦皇与叶玉山提到这些时,都难掩心中的焦虑。也不怪南秦皇的偏心,龙生九子还各有不同,如若皇权落入太子盛的手中,不知道南秦国是否还有未来?

    没有哪个臣子不爱自己的国家,叶玉山也一样,想起南秦皇的忧心,不自觉的问出口:

    “景曜,你真的不打算....”

    “姑丈,恕景曜直言,如今父皇也过了知命之年。京都里暗潮涌动,面对皇权纷争也越加的不太平了。

    婉若如今也快到了及笄的年纪,有时候盲目的保护,不如让她懂得自保。毕竟以姑丈的权势很容易为婉若招来杀身之祸!希望这也是姑丈所不愿看到的!今天夜色已晚,景曜就不再叨扰了,姑丈也早点歇息!”

    说着,尉迟景曜朝着叶玉山行了一礼后,便转身离开。

    就算叶玉山有心想为南秦皇做说客,但尉迟景曜眼中的坚持与躲避,叶玉山也自是看得通透。

    如今京都内又出现新的势力,虽说如此手段实在不怎么高明,但这嫁祸的心机用意却已相当明了。

    不管是哪个朝代都避免不了子孙们对皇权的向往,以及对皇位近乎变态的痴迷。

    都说生在帝王家,可他们却不能享受到正常父母的关爱。从他们生下来,就要在算计与阴谋中度过,连兄弟之间都要各揣心思,相处猜忌。

    如此薄情寡义没有人性的冷血生活,这样的痛苦又岂是别人所能体会得到的?

    只是不知道在南秦国,这场皇权争夺中,不知道最后的胜利会属于谁?

    尤其是作为手握重兵权的领侍卫内大臣--叶玉山,不能栖息于任何一方势力,明哲保身就显得尤为重要。

    思及到尉迟景曜的提醒,叶玉山觉得也不无道理,看来自己似乎真的应该让婉若提早面对现实了。

    如今在这乱世之中生存,叶婉若又是女儿身,很容易成为任何一方的牺牲品。叶玉山是绝对不会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踱着沉重的步子,从内室走了出来....

    此时,在京都的某个华丽的皇子府邸内。

    一名身着紫青祥云袍的男子,在书房里不断徘徊着,双手背在身后,紧皱的眉心已经出卖了他此时急迫的心情。

    这时从前厅穿过花园走过来一名老成的少年,谨慎的在书房门口四处探查了一番后,才从门外走进来。  男子看到走进来的人,连忙走上前焦虑的问道:

    “锐英,怎么样?派出去的人回来了没有?”

    那锐英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先警惕的将房门关上,这才回过身朝着男子作揖道:

    “回三皇子的话,已经过了丑时,派出去的人还没有回来,看来是失败了。”

    “废物!全都是废物!刺杀一个没有武功的小丫头,居然都能失败,我花重金养他们做什么?”

    尉迟禄在听到锐英的汇报时,一时气急,将案台上的书画全部横扫到地面上。

    “哗啦....”

    随着尉迟禄的动作,地面上转眼间便一片狼藉,锐英见状连忙单膝跪在一旁,惶恐的说道:

    “请三皇子息怒!”

    “三弟怎么了?生这么大的气?当心气坏了身子!”

    随着门外的声音响起,尉迟禄眸光中闪过一丝慌乱。而后朝着锐英递了个眼神,锐英连忙心领神会的起身,俯身收拾着地面上的杂乱。

    只是不等锐英收拾妥当,门就被从外面推开,尉迟贤走进来后,书房的门再次被下人从外面关上。

    “二哥这么晚怎么过来了? 刚刚在教锐英练字,这小子看着又精又灵的,可实际却笨得很。你看这木纳的样子,愣着干麻,还不快过来给二哥行礼!”

    锐英果真掩去了眼中闪现的精光,愣神片刻后,将手中的物品放在台案边。

    朝着尉迟贤走了过来,躬身作揖道:

    “小的给二皇子请安!”

    尉迟贤淡淡的看了眼锐英,没有让他起身,反而看向身边的尉迟禄,闲谈起今晚发生的事:

    “今天叶婉若被父皇接进了宫,出宫的时候在宫门口遭遇暗杀,不知道三弟听说了没有?”

    “哦?还有此事?臣弟不曾听说!”

    在听到尉迟贤的问题时,尉迟禄的心脏猛的紧缩了两下,却依旧故作镇定的回答着。

    那尉迟贤也没有理会尉迟禄的神色,听到他的回答也不意外,点了点头,再次沉声开口:

    “听说幸得有五弟在一边援助,我们的表妹才没有受伤。不过,那操纵者却不死心,居然在子时又派出杀手去索命。幸好,叶府有我的人,刚刚来报才得知:在那杀手所用的匕首上居然出现了太子的单名盛字。对于此事,三弟你怎么看?”

    尉迟禄扫了眼依旧保持着行礼姿势的锐英,看来今晚尉迟贤来这里便是兴师问罪的。

    可是他又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是自己所为,自己说什么也是不能承认的。更何况在尉迟禄的心里并没有认为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

    除去了叶婉若,不让任何一方得利,难道不是对自己更有帮助吗?

    思及于此,尉迟禄点了点头,装作思考的样子回答着:

    “之前就听说母后给太子盛当说客,想要迎娶表妹进门当太子妃。要说太子妃的位置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谁知我们的表妹却不识抬举,辜负了母后的美意。

    要说因此惹怒了太子盛,痛下杀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是可惜了我们这聪明伶俐的表妹,好在毫发无伤,躲过了这一劫。”

    “三弟怎么知道表妹没有受伤?难道三弟收到了什么消息?”

    试探出尉迟禄语句中的漏洞,尉迟贤挑着眉,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看向尉迟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