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15章 女扮男装
    当年先皇呵护羲和公主的举措,却也间接的为公主府招惹了如今的事端。

    恐怕黄泉之下,先皇如若知道了,也会后悔不已吧?

    通过叶玉山的话,叶婉若自知所有人对自己的示好以及喜爱,都可能是图谋了叶玉山所掌握的兵权。

    惟独叶玉山不是,在叶玉山的眼中,叶婉若看到了无限的疼惜与宠溺。叶婉若知道那是假不了,可是想到那晚出现在自己房间,赶来救自己的尉迟景曜,叶婉若突然迷茫了起来。

    “爹,您的意思,婉若知道了。以后婉若会注意,还请爹爹放宽心。可是女儿有一事不明,敢问爹爹,难道连五皇子尉迟景曜,女儿也要防备吗?”

    叶婉若收回心神,晶莹剔透的眼中满是不解。

    叶婉若也想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一切都是尉迟景曜拉拢叶玉山的一种手段而已。可还是想听听以叶玉山所掌握的,对尉迟景曜的具体分析。

    虽然叶玉山知道这一切让叶婉若面对,似乎有些残忍。可是一想到那无法预知的未来,叶玉山便想将叶婉若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提到尉迟景曜,叶玉山有片刻的失神,沉声坚定的说道:

    “虽说景曜与各皇子都不尽相同,对皇权从未有过争夺之意。可是,景曜却是南秦皇最疼爱的儿子。他们如兄如父,无话不谈,就连皇后也是妒火中烧,却无可耐何。

    依现在的情景来看,哪怕景曜再不愿,未来都免不了继承皇位的宿命。自古皇帝多薄情,如果婉若可以承受,景曜倒不施为一个自保的选择。

    提到皇后,婉若一定要特别小心,皇后是个心思深沉之人。在你失去记忆之前,皇后曾有意将你许给太子盛做太子妃。

    其实也不过是想利用公主府掌握的兵权,帮助太子有朝一日顺利继位而已。还有当年你娘的死,如若不是皇后从中作梗,你娘也不会因为得不到救治,而夙殒。

    这段时间皇后被禁足,我在外面也扬言你受了惊吓,卧床不起。但却也不是长久之计,未来你还是要好好思量才行啊!如若真的有一天,爹爹无法顾全你,这里就是你重生的机会!”

    “爹爹,婉若知道了!”

    看着叶婉若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叶玉山也不打断,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女儿瘦弱的肩膀,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出去。

    叶玉山知道,对于这样的讯息,想来叶婉若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

    又有谁会想到,看似无限风光的公主府却要面临如此之多的生死考验。

    君心难测,自从新皇继位后,叶玉山小心谨慎,如履薄冰的活了几十年,只是为了给女儿创造一个幸福快乐的生长环境。如若不是如今危机四伏,叶玉山恐怕还不愿意说出来,让叶婉若来承担。

    不得不承认叶玉山对于如今的局势做了独到且全面的分析,如今事实就摆在眼前,叶婉若能够尽快成长起来,才是叶玉山希望看到的事。

    而叶婉若,21世纪受过高等教育的新女性,独立的思考模式再加上一夫一妻制的熏陶,怎能接受与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

    即便叶玉山不说,古书记载还有电视剧中,无不在说皇帝的诸多无奈。

    皇帝自是天命,九五之尊,却也必须承受着高处不胜寒的孤独。皇帝没有爱的权利,因为他们的肩上赋予了天族的使命。

    更何况叶婉若对难以揣测的尉迟景曜,也并没有多少待见。

    从密室离开后叶婉若一个人躺在听雨阁的床榻上,望着高高的承尘,心中感概万千。

    综合这两日所经历的,想起叶玉山对自己的提醒,看来自己还阴差阳错的摆了皇后一道,只是不知道皇后被南秦皇禁足,是否与此事有关联?

    不知道以前的叶婉若是不是面对这样动荡的时局,无法抉择才选择了轻生?

    至少现在叶婉若已经通透了,无论是南秦皇还是尉迟景曜,亦或是太子盛。

    只要是与皇室有牵连的,都是自己躲避不及的。

    叶玉山说的对,自己看到的也可能是假象。既然一个个都如财狼一般,紧盯着自己,自己惹不起,躺得起就是了。

    既然无处可藏,又必须面对与接受这一切,与其被动当做棋子,不如主动出击。

    暗暗下定了决心,迷迷糊糊中,叶婉若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叶婉若便让菱香去为自己找来一身男装。

    菱香虽然心有疑惑,却也乖巧的听话照做。

    一扫昨日的阴霾,叶婉若反而认为此时的自己更应该享受现在的生活,不然哪天小命不保,一命呜呼,岂不浪费了这大好时光?

    用过早膳,叶婉若便换下了女儿装。看着镜中的自己,虽然文弱了一些,却也是个风流倜傥的谦谦君子。

    “小姐?”

    “还真是我们家小姐,乍一看,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公子呢!”

    从外面走进来的菱香与迎香看到叶婉若的这身打扮,也是诧异了好一会儿,惊呼出声打趣着叶婉若。

    “怎么样?”

    叶婉若一边说着,还在菱香与迎香的面前转了个圈。

    只见此时的叶婉若冰蓝色的丝绸长袍,上面是暗色竹叶花纹装饰。将一头乌黑的长发高高的束起,插上羊脂玉发簪,与这一身装扮交相辉映着。

    腰系玉带,手持玉扇,怎么也是个屈指可数、才貌双绝的俊逸少年。

    “小姐,您看迎香那花痴的眼神,都恨不得要以身相许了!咯咯咯....”

    迎香在一旁看呆了眼,菱香却最先反映过来嘲笑着迎香,还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

    “好啊,你居然还取笑我,也不知道谁看到小姐这身打扮脸都红了....”

    两个丫头相互揭短,相互打诨。说话间,两人围绕在叶婉若的身边,嘻笑打闹成一团。

    叶婉若只是抿唇笑着不语,半晌,才无耐的摇了摇头开口:

    “好了,你们乖乖的。我要出去体察民情,如果爹爹回来问起我,就说我在休息。”

    “小姐,您一个人出去?那怎么能行呢?好歹也带上我们在旁边伺候着,万一老爷追究起来,我们会受罚的。”

    “就是啊,小姐。您一个人出去,我们怎能放心得下呢?再说老爷会怪罪我们的!”

    迎香在听到叶婉若的话后,率先反对的摇着头,就连菱香也在一旁附和着。

    看到眼前的情景,叶婉若不得不沉着一张脸,冰眸子扫过两个丫鬟的面容,显露出自己的不满。

    两个丫头也察觉出来自己的言语惹怒了叶婉若,不敢再造次,垂下了头。

    叶婉若满意的收回眸光,一只手负在身后,另一只闲散的摇着玉扇,踱着沉稳的步子走了出去。  此时站在喧闹繁华的大街上,脚下踩着金色的阳光,叶婉若看着街道两边熙熙攘攘的人群。

    闲散的在繁闹的大街上徜徉着,车马粼粼,人流如织。不远处隐约传来商贩颇具穿透力的吆喝声,偶尔还伴有马嘶长鸣。

    欣喜感强烈充斥着叶婉若,不置身于其中,无法体会到这份好奇尚异的新鲜感。

    道路两旁,商铺招牌旗帜甚是醒目。过往与叶婉若擦肩而过的行人,均都露出一张张恬淡惬意的笑脸,无一不反衬出太平盛世下老百姓自得其乐的盛况。

    连空气中都夹杂着一股浓烈的带有古色古香的气息,叶婉若感觉到自己犹如置身于色彩斑斓的画卷之中,一切都来得那么真实。

    体会着南秦国如此国泰民安、安居乐业的场面,一时间叶婉若却百感交集。

    看着繁华的街道,不知道曾是多少士兵的血路所铺垫出来。无论古代还是在科技发达的21世纪,都不缺乏有野心的人。

    却不知道有多少人要为他的野心而付出自己年轻的生命,可这丝毫不能阻止他们向往权利与欲望的脚步。

    突然涌动的人潮追星赶月一般,朝着前面奔跑着。就连一些商贩也急着收摊,随着人群追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位小哥,不知道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叶婉若拉住一位正朝着前方急切跑动着的男子,客气的问道。

    “这位公子不是京都的人吧?前面的仁德茶楼今天是谈天在说书,这谈天可是奇人,对于这五湖四海的事,就没有不知道的。我们都愿意听他讲书,可惜他云游四海,距离他上次在京都说书也已有一年之久。我不和你说了,如果再去晚,就没有位置了。”

    那男子兴奋的说着,急迫的样子另叶婉若对这位谈天也升起了好奇心。

    脚下的步子随着人流挪动着,想要真正了解一个陌生的国度,听书也未免不是一个办法。

    虽然这种渠道获取的内容缺乏依据,却对叶婉若来说,可以做一个大概的了解。这也正是叶婉若所需要的!

    仁德茶楼是京都有名的茶楼,因为茶楼的老板是个喜欢结交的人,更是不分身份地位与之缔交。

    哪怕你是个穷书生,只要与茶楼老板合得来,他都视你为朋友,为人仗义直爽。

    可如若你是个欺善怕恶的小人,哪怕你是王孙贵族,他也将对你不屑一顾。

    迈入仁德茶楼,一楼的厅堂已经坐满了黑压压的一片。店小二连忙迎了上来,满脸堆着笑意:

    “公子,楼下人满为患,楼上雅间还有空闲,安静舒适,还有上好的龙井,公子可需要?”

    原来在古代,人们那么早便有服务意识。懂得了察言观色,还真是个机灵的伙计。

    可在21世纪,服务人员却常常以貌取人,丧失了行业最基本的服务准则。

    在这里呆得越久,越意识到人心还是最原始的本质、最淳朴的内在,才是真的真善美。

    又开始不受控制的神游了,叶婉若歉意的笑着朝那店小二点了点头。

    在店小二的引领下,朝着二楼的雅间走去。

    二楼在舞台的三面绕着隔开一个个的小单间,里面空间不大,却对楼下舞台的情况一览无遗。

    叶婉若刚在雅间内坐下,楼下突然惊现“啪”的一声,说书便要开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