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17章 奇怪爷孙
    顺着男子的指引,叶婉若看到在男子左手边的直线距离200米处确实站着一位粗布麻衣的武夫,一直紧紧关注着自己周围的情况。

    当接触到叶婉若探究的眸光时,那武夫连忙将眸光若无其事的转向一边,装作在寻找什么一般。

    可曾在美国还专修过心理学的叶婉若,当然还是看出了,他眼中划过的那抹不自然。

    男子的话让叶婉若意识到,这该是一个多么警觉的人?

    在如此混乱的场面,还能分辨出对自己利与弊的身边人,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相比之下,还是随我去见老头子安全的多。”

    叶婉若也自知,既然对方盯上了自己,就算今天躲过去,也迟早会有失足落入圈套的一天。

    而且通过面前这个妖娆的男子的行为表现,叶婉若也基本上看出他们对自己完全没有恶意。否则以他的身手,想要带走自己,还是很简单的事情。

    无奈的点了点头,故意压低了语气说道:

    “那就请前面带路吧!”

    跟随着妖异的男子穿过门庭若市的茶楼,从后门离开,便走进一处比较偏僻的巷子里。

    经过了七转八拐的指引,这才在一处看着荒无人烟的院落前站定。

    叶婉若想,如若不是有人带领自己,叶婉若绝对不会相信这样寂寥的院落居然还有人居住。

    那男子并没有贸然进入,而是伸过食指在木上有规律的击打着什么,更像是在传递着什么讯号。

    虽然知道男子对自己并没有敌意,却还是不由自由的提高了警惕。

    来开门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儿,灵动的大眼睛,柳叶弯眉,在看到男子后的欣喜,令叶婉若也看得清楚。

    “老头子在哪儿?”

    原本妖异的男子在看到那讨喜的女孩子却突然变得面无表情,冷冽的气息,令叶婉若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爷爷在书房,说离疏哥哥回来以后,直接带人过去就好!”

    当接触到男子的神色后,女孩子难免有些暗然神伤。

    说完便朝着另一间房走去,将门掩上,屋内响起了清晰的抽泣声。

    原来那个比女人还要美的男子叫离疏,光是听这名字,都让人疏远的想要逃离。

    可是那个女孩子是谁?为什么离疏在对待她的时候,会如此吝啬自己的笑容?屋内传来的抽泣声还依昔在耳边,无法掩饰住那小人儿的浓浓情义。

    在这里,十四五岁便可以嫁人生子了,所以那女孩子会产生独特的感情也算是在情理之中的事。

    眼前的一切像是一团迷雾一般,另叶婉若想要揭开这神秘的面纱。

    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眼前,出现一双纤纤玉指在晃动,叶婉若便看到离疏又恢复了那般妖异的媚态。

    “在想什么?这样聚精会神的?快走吧,一会儿老头子等急了!”

    耳边传来提醒的声音,叶婉若才发现自己又开始神游了。

    连忙点了点头,快速跟在离疏的身后。

    其实就在叶婉若失神的时候,离疏也在打量着她。虽说自己是天生媚骨,可面前的这位小公子却也算是长相俊美,皮肤细腻。浑身上下散发出来儒雅的气息,让离疏肯定,面前的人绝非普通百姓。

    说他没有防人之心,却又时刻保持着警觉。可是这魂绕九天的样子,也着实不是明智之举。

    想到老头子这些年一直闭不见客,以另外一个身份示人,第一次主动邀约一个年轻的公子,到底是什么目地?

    这让离疏对面前的叶婉若产生了浓烈的兴趣。离疏带着叶婉若在一间屋子前停下,四敞大开的木门,可以看到里面逆光而坐的老人。

    那老人黑白头发参半,稳如泰山的坐姿让叶婉若不免对这位老人刮目相看。

    “我的任务完成了,你先进去吧....”

    望着那有些苍老的背影,离疏又立现百感交集的神色,这让叶婉若不知道哪个还是真正的他?

    听着他在自己耳边交待了一句,便想要转身离开。

    只感觉到一股劲风从自己面门前擦过,朝着离疏的背影飞进去。

    那隐约带有冷厉的风中似乎暗藏着不知名的力量,叶婉若想:这大概便是所谓的内力吧?

    只见离疏并没有回过头,而是依靠着强大的听力,辨别了身后袭来的镇尺方向与力度。双手伸平保持平衡,身体灵巧的后仰平至九十度平角,镇尺与离疏的身体擦身而过。

    本以为也就算是平息了此次袭击,却让叶婉若没想到的是,那镇尺就像长了眼睛一般,又再次折了回来,朝着离疏攻击过去。

    这一次,离疏长袖一挥,不断翻转的身体绕过镇尺的另一侧,长臂一伸便将镇尺稳稳的握在手中。

    就在离疏自豪的扫向那依旧不为所动老人的背影,认为自己又赢了一局的时候。

    手心突然传来钻心的灼热感,令离疏不禁拧紧了眉心。

    连忙松开手,镇尺应声落在的了地上,却立刻自燃了起来,顿时传来噼里啪啦的响声,还夹杂着淡淡檀香的味道。

    “你这是干什么?”

    看着面前那依旧燃着的镇尺,离疏冷声朝着屋内的身影问道。

    “哼,还有脸来问我?这只是个警告而已,以后再对寒儿这种态度,我就将你绑到她面前认错。”

    那老人虽然没有起身,也没有转过头。沉稳的气息带着浑厚的低音,让人不敢质疑他的威严。

    “好啊,不想让我对她这个态度,那就让她在我面前消失。本来我也不承认你一厢情愿为我这下的这门亲事。我离疏的未来要由我自己来作主,谁都阻止不了!”

    原来刚刚那个女孩子叫慕寒竟然是离疏的未婚妻,可离疏的态度摆明了不愿接受。

    那女孩子虽然只有十六七岁便已可以看出是个美人坯子,若再长大些,更当美艳夺目,可见这离疏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这样极端的态度真的能解决了问题吗?恐怕只会将事情越搞越僵吧?

    “臭小子,你再给我说一遍?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除非我死,否则这辈子你必须娶了慕寒。”

    老人明显被离疏的态度气到了,‘啪’的一声手掌拍向了自己正练字的案台,案台应声从中间碎裂开来。口中的决绝,更是毫不退让。

    “行!那我也表个态,除非我死,否则我绝不娶慕寒!”

    离疏仿佛也不知道‘妥协’为何物?就好像与那老人较上了劲一般,两人口中一致的倔强。

    “你....咳....咳....”

    听到这咳嗽的声音,就连刚刚还针锋相对的离疏也变了脸色。

    看来这老人的咳疾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从离疏的面色来看,早晚有一天可能会要了老人的命。

    远处走来慕寒手中端着一碗汤药已经站了有一会儿了,听到离疏的决绝。眼睛又开始红肿一片,梨花带雨的模样,就连叶婉若也产生了恻隐之心。

    离疏不自觉的转过身,却看到早已站在不远处的慕寒。

    冷着脸,大步走过去,接过她手中的汤药。

    从始至终,眼神都未从在那慕寒的面孔上瞟过。

    然后再次返回,并没有走进去,而是交到叶婉若的手中,口中还带着请求的语气说道:

    “麻烦你了,让我爷爷喝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样的请求,叶婉若却感觉到无法拒绝。这一次离疏没有再停留,大踏步的转身离开。在路过慕寒的身边时,还不忘冷哼一声。

    慕寒呆愣在原地,半晌才缓过神来,朝着叶婉若略带失落的笑了笑,转过身也跟着离开。

    看着手中端着的汤药,叶婉若也不敢再做停留,这沉甸甸的汤药可是承载着人的性命。

    事关重要,疏忽不得!

    叶婉若不敢再做停留,抬步走了进去。老人已经移步到一边的软榻上,坐在一侧,显然被离疏气得不轻。

    叶婉若轻踱莲步来到软榻前,将托盘里的汤药端到软榻中间的木桌上,放至老人的面前。

    直到走到跟前,叶婉若这才借着挥洒的金色阳光,看清找自己来的,竟是刚刚在德仁茶楼里畅所欲言的谈天!

    叶婉若确认自己与他并不相熟,难道是与之前的叶婉若有过交集?

    谈天也不迟疑,端起碗,仰头将里面的汤药一饮而尽,根本没有看向叶婉若,而是自顾自的开始了独白:

    “离疏他爹娘过逝的早,离疏是我一个人看他长大的。那时候我们家与慕家同住一个院。有一天离疏生病,我去镇上去给离疏抓药,便将离疏留给慕家照看。

    结果等我回来的时候,才发现整个村桩都被人屠了,全村无一人幸免。可我找遍了全村,却没有发现离疏与慕寒的身影,后来竟在慕家的米缸里找到他们,离疏也因此失去了小时候的记忆。

    实不相瞒,离疏的身世比较离奇,想必那些人是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可那些人却没想到,离疏却不在那其中。

    后来,我便带两个孩子从村子里逃了出来....

    慕家也算是离疏的救命恩人,所以我便自作主张将慕寒许给了离疏。可离疏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接触我这个决定,对于慕寒置之不理。

    要说这事终究还是我对不起慕寒,这孩子懂事,对我也是无微不至的照顾。如若不是我的一意孤行,也不会让慕寒对离疏上了心,动了情。如今这种局面也算是覆水难收,而离疏终究不能理解我的苦心。”

    两人就像是老友一般,并不拘谨于第一次见面,一个在回忆往事,一个在侧耳旁听。

    这让叶婉若觉得这爷孙俩的相处模式,还真是很不可理喻。

    明明对彼此都在乎的不行,却都无法对彼此敞开心扉。

    “让你见笑了!”

    往事陈述的部分已经结束,谈天这才看向叶婉若歉意的说道。

    “不会,我只是觉得,既然你们爷孙都很在乎对方,为什么不倾诉彼此的心意,让对方知道呢?说不定,那时候离疏就会接受了慕寒也说不定!”

    谈天定定的看着对面坐着的叶婉若,觉得她的话如醍醐灌顶般,让自己恍然大悟。

    大概很多的事情,真的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姑娘果然非同凡人所能相提并论的,如此通透慧智让老夫佩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