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19章 阿斗是谁
    男子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带着灼灼的杀气直扑叶婉若的面门而来。

    女人的第六直觉告诉叶婉若,眼前的男子一定是头号危险人物,自己要离他越远越好。单说他这一身莫明其妙的重伤就不是闹着玩的,叶婉若怎么能不提防?

    只是被用剑指着,也不是开玩笑的!事关性命,叶婉若必须小心谨慎起来。

    心中质疑着眼前的情况,叶婉若真的是搞不清楚状况了。

    自己就算是见死不救,也没有违背当朝律法吧?这男人怎么就这么不讲理的如此对待自己?

    “兄台这是什么意思?”

    叶婉若故意压低声音,沉声问道。

    “送我去回春堂医馆,不然我杀了你,是要命还是救人,你自己选择!”

    男子虽然拿着手中的剑直指叶婉若,可倚靠在墙壁上的身体已经告诉叶婉若,他的情况已经支撑不住多久,随时都可能失血过多而亡。

    男子似乎发现了叶婉若眼中流转的精光,继续开口警告着:

    “我这身上十八处刀伤,其中有两处致命,其余都是小伤。之所以一直支撑下来,就是因为我有强烈的求生意愿。所以,你不要有任何的侥幸心理,就算我随时可能晕倒,手中的剑也是随时都可能射出去的。黄泉路上还有你陪葬,也不算孤单!

    你自己衡量一下,是你跑的快?还是我手中的剑速度快?要不要救我,如何取舍你说了算!”

    男子受伤不轻,一口气说出这么多话,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着。

    十八处刀伤,都能挺下来,而且是一刀一刀数过来,叶婉若丝毫不敢怀疑男子要杀了自己陪他作伴的决心。

    一面小心的观察着男子的神态,生怕他会突然挂掉,还在这之前拉上自己陪葬。

    就算自己活着需要面对的事情也很多,但有句话不是说的很好?

    ‘好死不如赖活着’,叶婉若的头脑里快速的运转着,两方面衡量后,最终不得不向现实妥协。

    一边不情愿的走向男子,叶婉若还一边自我安慰着:

    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自己只是不想让他死在这里而已,好歹受了党和国家那么多年的教育。最起码的优良传统与品质还是要有的!不然有愧于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

    虽然救下男子的主意是打定了,但男子身上的伤与浓重的血腥气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一个处理不好,很可以将自己也搭了进去。

    眸光扫到在男子不远的地上有一块肮脏不堪的黑油布,虽然散发出来的气味不怎么好闻,却刚好掩盖了男子身上引人注意的味道。

    叶婉若径自走了过去,扭着头,极不情愿的将那块黑油布拉了起来,朝着男子走去。

    先是将他手中的长剑替他收好,背在他的后背上,嘴上依旧不服输的说道:

    “你可别想多了,我救你是因为你好歹也是条人命,如果因为得不到救治而丢了性命,我会良心不安的。并不是因为你危胁了我,本少爷虽说不会什么武功,但面对敌人的恐吓也不是轻易妥协的主儿。所以,你也别太自我感觉良好了!”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扫过叶婉若倔强的样子,对这结果已经了然于心。

    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心里却在为两人如何能够安全离开而着想着。

    从自己的袖袋里拿出一块绢帕,撕成条后,将男子身上还在流血的伤口用布条系好。是为了起到止血的作用。

    而后将男子倚靠一边固定好,自己则再次拿起那块黑油布,想要朝着男子的身上披去....

    “你想要干什么?”

    虽然流了很多血让男子的身子很虚弱,可在看懂了叶婉若的动作后,还是利落的朝着一边躲去。

    “干什么?当然是救你,怎么你不愿意?你当你身上这么浓重的血腥味别人都闻不着,还是怎么着?与其出去后引起别人的注意,抓去送死,那不如咱们也别费力气走出去了。

    你干脆就一个人在这里等死吧,反正我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再说,我是想了办法救你的,你不愿意,我也表示很无力!既然这样,兄台,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享受等着血流成人干后,是如何变成干尸的吧!”

    叶婉若显露出一副同情的样子,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转身作势要离开。

    将叶婉若的话仔细斟酌了一番,男子自知他说的话也是为了安全着想。否则真的引起了注意,被带去了衙门,那后果不堪设想。

    再次嫌弃的扫了眼被叶婉若撇在一旁,散发着臭味与腐烂味道的黑油布,妥协的叫住即将走出自己视线的叶婉若:

    “喂!就按你说的办,但是你动作快点!”

    听到身后的声音,叶婉若停住了脚步,隐藏好嘴角的笑意,转换成爱理不理的模样。

    心中好笑着:让你敢威胁我,我就让你闻闻这纯天然的味道,还不把你熏的半死?

    再次返回男子的身边,强忍着让人恶心的气味,将黑油布披在男子的身上。一方面将他身上被刀剑划破的劲装遮挡住,另一方面又完美的掩盖住了他身上气味。

    嫌恶的扶着他,离开这脏乱的角落。

    虽然不知道这里是不是第一事发现场,但眼前能够顺利的离开这里,才是最重要的!

    “喂!这不是你想的办法吗?怎么还这么嫌弃?我还以为你很喜欢这味道呢!”

    “哎....真是看不出来,穿得人模人样的,却毫无方向感,你家人是怎么放心你出来的?”

    “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没有吃饭吗?就你这软绵绵的样子,看你这衣着,怎么也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难道是庶子,不受宠?”

    叶婉若一边扶着他,还要将头转到一边,不然早晚会窒息身亡。

    所以这样扭曲着的身体就不太能使上力气,再说叶婉若本就是个女儿身,还能指望她当个壮汉用吗?简直是笑话,只是这一切,这冷面男子却不知道!

    经过男子的指点后,叶婉若好不容易艰难的扶着男子找到了现在离开这里的路。

    可耳边冷嘲热讽的话接二连三的传来,让叶婉若最后终于忍受不住,沉声反驳道:

    “我说兄台你有没有良心?我这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救你,不然我有病,在这提心吊胆的找罪受?你既然这样不识好人心,不然我再将你送回去?反正我好人做到底,也不差这一会儿子时间了!”

    大概感受到叶婉若真的是生气,男子没有再说话,却瞥见叶婉若极度扭曲的脖颈,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扬。

    这时,迎面走过来两名穿着粗布麻衣的男子,两人一直小心的打量着叶婉若两人,让叶婉若下意识的认识到了危险。

    是啊,叶婉若现在化妆的是男儿身,而两个男人大白天的搂靠在一起,这画面就连叶婉若自己想来都觉得一阵恶寒,更何况在这个封建的朝代。  突然计上心来,叶婉若扭过头对着男子沉声训斥道:

    “让你出来给小姐抓药,你居然拿着钱去喝酒、赌钱,全部都输了不说,还被人扒得干净扔进了粪池里。现在好了,看你这副德性。要不是你爹妈死得早,将你托付给我,我才懒得管你!

    真是扶不起来的阿斗,一会儿回府,小姐就是要了你的命,你也得给我挺着。不让你长点记性,我看你是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等回去再收拾你!”

    一路怒斥着与之相遇的两名男子擦肩而过,当听到叶婉若说他被扔进了粪池里时,两名男子也捏紧鼻子,与叶婉若两人离得远远的。

    就好像两人的身上散发着瘟疫一般,让他们避之不及。

    直到看到那两名男子眼中没再有怀疑的神色,叶婉若这才长长的吁出一口气。

    男子也了然于叶婉若的行为,只是皱着眉,好奇的开口:

    “阿斗是谁?”

    听到男子的问题,叶婉若简直想要吐血,难道要自己和他解释:阿斗是三国时期的人物?刘备的儿子?

    那恐怕男子又会问自己,三国是哪一国?刘备又是谁了?

    想了想,叶婉若没好气的回答着: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一会儿我去租辆马车,送你去什么回春堂。剩下的路就只能你你自己走完了!”

    听到叶婉若言明了要离开,男子却突然拉紧了叶婉若的胳膊不肯松开。

    就像是个怕被丢弃的孩子一般,摇了摇头:

    “不行,你带我去,除了你,我谁都不信!”

    叶婉若无奈的只好应承下来,反正自己也被他抓住,想走都没有可能。

    走出巷口,又回到热闹繁华的大街上,还好前方不远处便有出租马车的地方。

    扫到有不断巡逻的官兵,似乎还在对来往的人盘问着什么,叶婉若意识到他们要找的,可能就是自己身边的男子。叶婉若将男子安置在一家卖油伞的后面,刚好撑开的油伞为男子挡住了身体。

    “我去租马车,很快就过来接你,你不要乱动。前面有官兵巡逻....”

    简单交待了一句,叶婉若便要起身离开,却再次被男子拉住手腕,换上阴郁且极端的警告:

    “如果你不回来,我就自己去衙门,告诉他们,你是我的同伙。反正我见过你,你也别想跑得了!”

    转头瞥见那巡逻的官兵越来越近,叶婉若一把甩开男子的手,同样狠戾的说道:

    “再这样下去,谁也别想走,到时候我就实话实说,是你胁迫我。”

    叶婉若冷眸寒光尽现,心中想着:真是没见过这样不可理喻的人。

    在那男子诧异的同时,叶婉若瞪了他一眼,快步朝着不远处的车夫走去。

    说明了要去的地方,并没有讨价还价,只想要快点离开眼前这个是非之地,远离这个蛮横固执的精神病。

    转过身时,那巡逻的官兵已经走远了,叶婉若担心那男子被发现,连忙小跑两步。

    却在这时,一名长相贼眉鼠眼的男子在与叶婉若擦肩而过时,故意撞上叶婉若的肩膀,致使叶婉若被撞得趔趄的差点摔倒。

    男子没有丝毫的停顿,反而加速了脚步离开。

    而叶婉若只顾着担心那个丧心病狂的男子,并没有在意男子没有礼貌的行为,还有擦肩而过时,那小眼睛的男子眸光中一闪而过的狡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