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22章 多管闲事
    “以文会友?”

    叶婉若质疑的呢喃着,不知道这个朝代的以文会友究竟是怎样的交流形势?

    电视剧中所看到的以文会友都是一些老学究们坐在一起,之乎者也的说着枯燥乏味的语句。好像越是听不懂,就越代表了自己学识的深浅一般。

    叶婉若觉得,如果让自己像那般说话,她真的会疯!

    大概是感觉到了叶婉若并不情愿的眼神,盛权却开始像个孩子一般,喃喃自语着:

    “是的,以文会友。这以文会友还真是帮助我们长了不少见识,也开阔了思路。明天刚好是以文会友的一种新鲜的特殊形式,只是要求带个搭档前来。刚好我还在为这件事发愁。

    如若景兄真的承心想报答我的恩情,明天就陪我一同前去怎么样?这样的机会对于我们这些长年参加科举的秀才来说真的很重要。我家兄弟姐妹多,我又不是最受宠的那一个,如若我不能考取功名,早晚有一天会被我爹嫌弃的赶出家门。

    景兄你就帮我这次,好不好?它日盛权考取功名定当报效万一,在此立誓!”

    看着盛权那认真的样子,以及那充满希冀的眸光,叶婉若竟觉得一时间之间,自己无法拒绝。

    再怎么说,今天都是盛权救了自己,就算自己再不情愿也没理由这样不懂得人情世故。

    另外,今天盛权为自己垫了银子,也刚好借明天的机会还回去。思及于此,叶婉若点了点头表示了同意。

    盛权开心之余,两人在醉梦楼又喝茶闲聊了一会儿才离开。

    回到了公主府,叶婉若偷偷的先潜回了自己的闺房,换下了那身男装。菱香与迎香直到看到叶婉若回府,一颗心才终于放进了肚子里。

    “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吗?”

    叶婉若一边将为自己系好了裙带,一边问着身边伺候的两个丫头。

    “回小姐的话,今天五皇子来府里探望小姐,说是奉了皇上的旨意,特来探视小姐受了惊吓的病情。还有德公公也是奉旨送来皇上对小姐的赏赐,得知小姐卧床不起,德公公便在门外宣了旨,留下了这些金银珠宝便离开了。”

    菱香一边为叶婉若整理着裙摆,一边小心的回答着。

    叶婉若脸上并没有太过的惊讶,通过父亲叶玉山昨天的一番话,叶婉若也听出来了。这南秦皇对自己的态度,一半是承了母亲羲和公主的殊荣,另一半则是拉扰公主府的势力,安抚民心而已。

    眸光略过那几顶红色的木箱中的玉器、金银锭子还有各种首饰与摆件,迟疑的问道:

    “五表哥那,你们怎么打发的他?”

    “小姐,我们哪里敢打发了五皇子,只说您受了惊吓后,一直嗜睡,还在房内休息呢!原本五皇子还在门外的凉亭内等了会儿,大概一盏茶的功夫才离开。

    不过五皇子走的时候说了,明天这个时辰他还会来的!”

    菱香从一边圆桌上倒了杯凉茶双手递至叶婉若的手中,回答了叶婉若的问题,又忍不住絮叨着:

    “小姐,明天说什么您都不能再出去了,不然五皇子明天来了,我们可没有办法交待了。我和迎香都吓坏了,生怕五皇子会揭穿我们的谎话。”

    “就是啊,小姐!现在全京都,都知道咱家小姐受了惊吓在府中养病,结果却偷偷跑出去,这要被别人撞见了,那可是欺君之罪。想想都让人胆寒呢!”

    相比菱香的喋喋不休,迎香则是个守规矩的丫头。

    虽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可叶婉若还是比较中意菱香会变通的办事能力。

    “今天你们就做得很好啊,明天我还真的必须出去。因为我已经答应了别人的,切不可失言。对了迎香,一会儿你去帐房给我支点银两,今天我钱袋丢了!”

    叶婉若坐在圆桌旁,看着两个丫头听到自己的回答后,一脸不情愿的表情,竟一时也忍俊不禁了起来。

    “小姐....”

    两个丫头竟一口同声的朝着叶婉若抗议着,叶婉若无耐的摇了摇头,取笑着她们:

    “怎么你们还没嫁出去呢,就像现在一样顶着一张怨妇脸了,小心以后嫁到婆家不受宠!”

    听到叶婉若的调笑,两个丫头的脸倏地涨红一片。

    那样子,还真是个情窦初开的小丫头,竟让叶婉若觉得异常可爱。

    “小姐,奴婢们为您担心,您就知道取笑我们!不和您好了!”

    菱香一副撒娇的小模样,嗲声嗲气的和叶婉若抗议着,而后拉着迎香跑了出去。

    看着她们的身影,叶婉若这才收起僵在嘴角的笑意,眸光从那地上摆放着的金银珠宝上略过,心里却是异常的沉重。

    叶婉若是打心眼儿里羡慕她们,羡慕她们的无忧,羡慕她们的真性情。这深宅里锦衣玉食的小姐们,就好比21世纪的豪门,外表光鲜亮丽,实则内忧外患。

    缓缓走到窗前,看着太阳西斜,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半边天,叶婉若竟有些想家。

    想像着爸爸妈妈此时是否也会像现在一样挂念着自己?爸妈,婉若好想您们!

    晚饭过后,叶婉若带领着菱香与迎香,又开始手工制作起自创门锁。

    想起那晚的事,还真的幸亏这个方法为自己提了个醒儿!可是这一次,叶婉若打算多做一些,房间的瓦片上也都系上一些,这样也不至于在夜晚中让自己丢了性命。

    其实叶婉若不知道的事,早在经历过那件事后,叶玉山便在听雨阁的四周安插了隐卫,保护女儿的周全。

    夜晚很快就过去,天窗才刚放亮,叶婉若便起床了,先是做了一整套的瑜伽操后,独自洗漱出了门。

    反正这个时间叶玉山也已经进宫去早朝了,叶婉若不想看到两个丫头为自己担心的模样,一个人换上了男装离开,刚好可以品尝的一下这里不一样的早餐风味,也是种享受。

    都说美食不分价格的高低,真是如此。

    来到了约定的地点,如预料中的一样,并没有看到盛权出现。

    叶婉若在附近的馄饨摊上点了碗小馄饨,一个人独自品尝了起来。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男子毫无教养的怒骂声,并伴随着的还有女人痛苦的嚎叫声,就出现在叶婉若左前方二百米的距离。

    “你这贱人,一大早便来触老子的眉头,当初就应该把你们娘俩都卖了,居然这么不识抬举。老子在那赚大钱呢,你特么进来就把桌子给老子掀了,你让老子的脸往哪搁?

    我让你掀桌子?让你不识抬举?你让老子没面子,你特么也别想好过,我今天就打死你,不然将你卖去妓院,也能给老子换点银两!我打死你....”

    那穿着一身污黑衣服的汉子,手中挥着扫帚无情的打在女人的身上,口中还毫无教养的谩骂着躺在地上瑟缩成一团的妇人。

    “啊....不要打了,求求你,不要再打了....啊....”

    “哎....这孟四又开始打婆娘了,要说他这婆娘还真是可怜,生了个男孩儿还被孟四卖掉换钱去赌了。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家徒四壁也就算了,却还挨打,真不知道这日子怎么过下去?”

    “就是啊,有一次隔壁李婶去劝架,孟四不但将李婶轰了出来,反而打他婆娘打得更狠了。也不知道上辈子造的是什么孽,居然嫁给了这样个男人!”

    身边经过的两个妇人手中提着篮子,在叶婉若身边经过。

    简短的对话,叶婉若更开始同情起这妇人的遭遇。

    想起以前妈妈说过,结婚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事关女人的一生幸福,看来还真的很贴切。

    对于妇人的求饶,那个叫孟四的依旧熟视无睹。随着孟四手中扫帚不停落下,妇人身上的衣服上便绽开了一个又一个血红的漏洞。

    好似这样打妇人的动作让孟四产生了陌名的快感,眼中闪着兴奋的光亮,口中依旧无情的诋毁着:

    “求我?你丢了我孟四的脸,还想让我手下留情,你有什么脸?真不知道你爹娘是怎样教育你的?有娘生没爹教的东西!都说女子讲究三从四德,你是怎么做的?我今天不打死你,我就跟你一个姓!

    别想着会有人来救你,我倒想看看我孟四的家事,谁敢来管?”

    孟四一边更加狠戾的挥动着手中的扫帚,一边还恶狠狠看向周围看热闹的街邻路人。

    可孟四却不知道,这后面的话才是真正惹怒了叶婉若。

    只见她‘啪’的一声将手中的筷子摔在桌子上,朝着孟四走了过去。

    路边的人看到叶婉若的‘多管闲事’,有的露出佩服的眸光,有的则是带着轻蔑的神态,有的感叹终于有人肯来救这妇人了,有的则暗暗来这妇人捏了把汗。

    叶婉若来势汹汹的模样,一时间将众人的眸光聚集在一起。

    孟四并没有感觉到周围的不同,依旧自顾自的鞭策着已经没有力气再喊叫的妇人。

    “哎,这位兄台!”

    只见叶婉若走到孟四的身后,轻轻拍了拍孟四的肩膀。此时与孟四站在一起,众人才发现叶婉若与孟四严重的身高差距,不免为叶婉若捏了把冷汗。

    孟四眼中带着凶神恶煞的戾气转过头,明显不满意自己在‘解决家事’的时候受到别人的打扰。

    可瞥见叶婉若这瘦弱的身材,眼中划过一丝轻蔑。

    这才注意到叶婉若一脸温润的笑意,故意压低了嗓音说道:

    “这位兄台,打了半天累了吧?接下来由我帮你打怎么样?”

    听到叶婉若的话,周围的观众不由得都对叶婉若失望的摇了摇头。

    看着这俊秀的少年这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此时却说出这样不符合纲常伦理的话来,难免有失违和感。

    “你帮我?”

    孟四危险的眯了眯眼睛,眼中的轻蔑不言而喻,似乎是质疑着叶婉若的不自量力。

    就连那颤抖在一旁,身上满是伤痕的妇人也透着紧捂面颊的双手缝隙中,眼中透露出恨意的望向叶婉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