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29章 请求收留
    在大户人家,哪怕是管家也不能进入到小姐的闺房内,这是大不敬的行为,是会被按照家法惩戒。更何况是在这礼法森严的公主府?

    所以,岑元的声音虽然传进了叶婉若的闺房内,但人却还是小心的躬身站在门外,埋首着的头不敢有丝毫的逾越。

    菱香在叶婉若的示意下,走出去接下了岑元手中的折扇,而后又再次返了回来。

    双手拿着折扇,小心翼翼的交到叶婉若的手中。

    叶婉若一眼便认出了手中的这把折扇就是当日,自己送给孟四婆娘的那个被当作信物的物件儿。

    当日,叶婉若劝说让她找个地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却没想到她会真的来找自己,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想到那妇人被生活所迫,儿子被孟四抱去卖掉,自己还要遭受虐待,叶婉若含笑的眼中便闪过一丝凌厉。

    “岑管家,先带那妇人去前厅,我随后就到!”

    “是,大小姐!”

    站在门外的岑元听到了闺房内传出温婉的声音,连忙躬身答应着,接着后退两步,转身离开。

    “更衣,去前厅!”

    将手中的折扇放在一旁,叶婉若收回思绪从贵妃榻上站起身,一边吩咐着,一边朝着身后的屏风走去。

    叶婉若知道自己不是救世主,不能挽救所有人的命运,但自己却还是想尽一丝绵薄之力,不想活得那么冷血。

    从屏风后走出来,叶婉若换上了一席冰蓝色的素雪绢云形千水裙,头发被盘成简洁的凌云髻。

    未施任何胭脂水粉,却依旧超凡脱俗。

    不在意两个丫鬟不解的神色,径自走了出去。

    公主府邸门前,重兵把守,一名妇人穿着破旧、脏兮兮的小脸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貌,瑟缩着蹲在角落里。

    不时的朝着府内张望着,神色间似乎有些忐忑与焦急。

    想到刚刚那管家拿走了自己的信物,心中不禁有些后悔。

    万一那管家看上了那物件,揣到了自己的腰包里,那自己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就在妇人暗自恼火刚刚自己的疏忽大意时,便看到管家再次出现公主府的门口,左右横扫了一圈,这才指着那妇人,冷声说道:

    “你....说你呢!跟我来吧!”

    妇人连忙笑着应承,踱着细碎的步子跟在管家的身后,朝着里面走去。

    一路上岑元都在暗自打量着那妇人的穿着打扮,普通不能再普通的装扮,令岑元不禁好奇着,这妇人怎么会得到自家小姐的青睐?

    而妇人此时也在打量着硕大的公主府,在外面看来与其他的府邸没有什么不同,但实际里面还真是别有洞天。

    妇人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宅子:亭台水榭、依山傍水,没有尽头的长廊,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园子,所有的这一切都透露出神秘感。

    望着妇人那一脸没有过见世面的神色,岑元摇了摇头,继续迈动着脚下的步子。

    经过辗转,妇人在管家岑元的引领下来到了前厅。

    无数古董花瓶陈列于两侧,中间是会客的桌椅。椅子上是上等面料制成的坐垫,妇人不敢坐在上面,只得规矩的立于一旁。

    这副上不了台面的样子,再次令管家岑元的神色间透露出轻蔑的眸光。

    “先在这儿等着!”

    管家岑元冷冷撂下了一句话,便要转身离开。

    看这房子内只剩下自己,妇人不免有些心慌,不顾礼数的上前一把拉住管家的手臂,带着希冀的眸光问道:

    “麻烦这位管事,我想问一下,咱们家小少爷真的同意要见我了吗?他记起我是谁了是吗?”

    管家明显没有想到这妇人的胆子居然如此之大,男女授受不亲,她却不顾身份的拉着自己。

    果真是下贱胚子!

    管家停下了脚步,一只手嫌弃的将女子的手隔开,厌恶的用另一只手掸了掸手臂处的衣服,斜眼扫了妇人后,这才冷声回答着:

    “难道你不知道公主府里没有少爷,只有一位大小姐吗?这都不知道,就敢来见我们家小姐,你那玉扇该不会是偷的吗?”

    “小姐?怎么会呢?当初救我的明明就是....”

    管家的话令妇人诧异的后退一步,一双眼睛睁到最大,口中还轻声呢喃着。

    就在这时,门外菱香为叶婉若挑起了门帘,管家便看到在眼前叶婉若放大的身影,连忙躬身作礼:

    “大小姐!”

    叶婉若点了点头,没有答话,跃过那妇人的身边,径自坐到主位上。

    待坐下来,叶婉若这才仔细打量起那妇人,几日没见,她似乎更加狼狈了一些。

    按说自己给的那些银子,够她生活一阵子的了,怎么会落得这般田地,这令叶婉若的心里也十分的不解。

    就在这时,管家孟岑元连忙上前,朝着那妇人大声呵斥道:

    “放肆,见了我们家小姐还不行礼?还懂不懂礼数?”

    只见那妇人在管家岑元的提醒下,慌乱中连忙跪在了地上,头被深深埋首于地面上,纹丝未动的身体似乎有些颤抖。

    平时看到岑元都是一份小心谨慎的模样,却没想到他也有如此言辞犀利、态度蛮横的时候。

    淡淡的扫了眼岑元,岑元连忙警觉的后退两旁,立于一旁。

    “抱歉,之前在外面只得化装男儿身,隐瞒了性别,实属无意!不知你今日来公主府找我,所谓何事?有什么话,你先起来再说!”

    叶婉若语气轻柔,丝毫没有大小姐的架子。

    可那妇人却置若罔闻一般,依旧没有起身,深埋着的身体抬起来,眼中却已是泪眼娑婆。

    既然这妇人今日能出现在公主府内,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叶婉若自知这妇人的苦难,却不能看着他跪在自己面前。

    叶婉若朝菱香使了个眼色后,菱香便上前想将妇人的身体搀起。

    却没想到那妇人非但不领情,还将菱香的手推开,跪着朝着叶婉若的方向匍匐前去。

    “小姐,求求您救救我吧,不然我真的就活不下去了!”

    前厅内传来妇人惊天动地的哭嚎声,令叶婉若忍不住皱了皱眉,沉声问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叫贾琴,与孟四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贾琴也不敢忤逆了父母的意愿,三年前与孟四拜堂成了亲。刚开始孟四也很能吃苦劳作,谁知道好日子没过多久,便嗜赌成隐。原本就一贫如洗的家,因为孟四好赌也已经家徒四壁。

    结婚一年后,我生下了儿子孟旺生,本以为儿子的到来能够唤回孟四的良知。却没想到孟四死性不改,最后居然将旺生抱去卖掉,以此换钱去赌博。

    我死活不同意他卖掉儿子,孟四就打我,直到打得我动弹不得,他才敢罢手。

    刚开始家里邻居们还能来说说好话,为我讲讲情,可孟四那畜生像疯狗一样将她们都骂走,下手打我也越来越拼命。曾经我想到了死,可是想到我那不知下落的儿子,便不得不一直忍气吞声的受着折磨。

    直到遇见小姐,我的生活开始了转折,本来我在收了小姐的钱后,回到了娘家生活。

    谁知我爹娘说我以出嫁,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算死也得死在外面,不能再回到娘家。还说如果娘家收留了我,就会为娘家带来灾祸。

    无奈之下,我只得离开娘家。

    途中,就连小姐给我的银子也被人偷了,我只得在京都城外的破庙内,与那些乞丐们吃住在一起。可谁知没过几日,便传来孟四那畜生被毒蛇咬死的事。

    我想着不管孟四作了多少孽,但好歹我也与她夫妻一场,便想送他最后一程。

    等我赶回家时,碰巧我的公婆也赶来为孟四奔丧。他们说,自古皇帝殒命自有嫔妃陪葬。

    他们的意思也想让我替孟四陪葬,黄泉之下也好能够有人伺候他,我死活不同意,他们就将我绑起来。幸好我大伯家的孩子心善,偷偷的将我放了出来。

    逃出来后,我又回到的那座破庙里,直到孟四下葬后,我才又回来想凭那把玉扇找公子能够收留我,赏我一口饭吃!

    小姐,贾琴真的是走头无路了,像我这样女子想再嫁是不可能了,能够有口饭吃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贾琴烦请小姐收留了贾琴,今生今世、来生来世,贾琴做牛做马也要报小姐的恩情。”

    贾琴的哭诉,致使一旁站着的菱香与迎香也感同深受的流下了泪水。

    在这个朝代,女子在出嫁是不允许再回到娘家的。

    而且,子女的婚姻由父母包办,不得有怨言,说不字,否则就是大不孝,是要受世人所唾弃的。

    女儿出嫁如果被夫家休妻,就等于宣判了死刑,余生只等着自生自灭就可以了。

    像贾琴这样死了夫婿的,还会被扣上克服的罪名。

    古代的女人还真是让人觉得怜惜,以往叶婉若也看过不少这方面相关的书籍,却没想到南秦国的保守与封建也是确实存在的。

    看着贾琴匍匐在自己脚边,哭得像个泪人一般,叶婉若的眼眶中也被积蓄上了累水。

    “你确定打算进我公主府的门?以后为奴为婢,都不后悔?”

    认真的看着贾琴,想要得到她肯定的回答。

    “不后悔,贾琴愿当牛作马,永远忠于公主府,忠于小姐!”

    贾琴的话让叶婉若满意的点了点头,躬身轻轻将她扶起,这才朝着岑元说道:

    “岑管家,安排一下,看府内哪里需要人,将贾琴安排过去做事!”

    管家岑元在听到叶婉若的安排后,神色间有一丝停顿,而后歉意的站出身,朝着叶婉若恭敬作揖说道:

    “回大小姐的话,府内闲职暂时并没有空缺。而且老爷交待,最近时局动荡,不再新进下人。老爷的命令,岑元不敢违背,还请大小姐见谅。”

    岑元口口声声是自己的为难,实则不过是拿叶玉山来压叶婉若罢了。

    自知叶婉若不会违背了父亲的指令,岑元说出的话也跟着底气十足。

    听到岑元的话后,叶婉若满脸寒霜,一双大眼睛危险的眯了眯,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笑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