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30章 主仆有别
    早就察觉到岑元所表现出来的恭敬不达眼底,此时在听了岑元的这一番话后,叶婉若才更加坚定眼睛所捕捉到的真相。

    虽然不知道岑元对自己的这番针对来源自于哪里?

    但叶婉若也不是吃素,既然岑元敢以父亲的名号来欺压自己,叶婉若也不介意让他知道,主仆之间的差别!

    面对叶婉若含笑的打量,不知道为什么,岑元只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直逼着自己的面门奔来。

    就算是身份再高贵,也不过是个还未及笄的小丫头罢了,连岑元都在心中好奇着,为什么会有如此紧迫的压力感存在。

    虽然岑元在心中做着较量,可是躬着的身体却始终未敢抬起。

    “岑管家,你在公主府执事多久了?”

    半晌,叶婉若才轻声吐出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来,另前厅内的几人都是一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模样。

    就连菱香与迎香也不解的看着叶婉若,还以为自家小姐一定是被岑管家气得糊涂了。而岑元呢?还以为对于自己的拒绝,无外乎两种答案,一种就是叶婉若气急,起身离开;

    另一种就是去找叶玉山告自己的状,可叶玉山此时还在宫内当差,恐怕此事便不得不耽搁下来。

    可岑元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叶婉若会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这令岑元一时间之间也猜 不透叶婉若这句话背后的目地究竟为何?

    尽管如此,主人有话,就算是身为管家的岑元也不过是下人而已,又怎么敢不回答?

    只见岑元略微的停顿后,却还是如实的回答着:

    “回大小姐的话,岑元自幼跟随老爷一同长大,曾是老爷的伴读,而后又随同老爷进了公主府。之后一直做着公主府的管家,就连羲和公主在世时,也对岑元管理的公主府甚为满意!”

    说此话时,虽然,岑元躬身作礼的姿势不变,但浑身上下散发出来傲娇的气息,连叶婉若都能清楚的感觉到。

    的确,这些年,岑元仗着自己是与叶玉山一同长大的随从,又有着八面玲珑的变通能力,一直在府内耀武扬威。

    府内的仆人们虽然不满意于岑元的作法,却也碍于叶玉山与岑元的交情,而苟延残喘的活在岑元的淫威之下,默默承受。

    看到岑元说这话时,不自觉挺直的腰身,叶婉若抿唇微笑,了然于心的点了点头,一眨不眨的看着岑元,恍然大悟的说道:

    “这么说来,这些年岑管家也算是劳苦功高的!”

    “大小姐真是折煞老奴了,岑元不敢以劳苦功高自居,却也是对公主府的大小事宜鞠躬尽瘁、勤勤恳恳。”

    听到叶婉若的‘夸赞’,岑元的头埋得更深了,看似表现出分外惶恐的模样。实则内心觉得叶婉若就算再精明,也不过是个小丫头而已,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不值得一提。

    岑元在公主府一个人执事这么多年,早就练就了见人说见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只可惜,这一次他面对的不是鬼,而是从21世纪穿越过来的神识。

    就在岑元在心里暗自夸奖自己的对答如流,词语用的恰当得体时。

    突然听到叶婉若猛的拍响了桌面,‘啪’的一声巨响,就连菱香与迎香也惊慌的俯身跪在叶婉若的身前。

    只有管家岑元,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姿势,浑身上下散发出不屈不挠的劲头。

    “你不敢?这世上还有你岑管家不敢的事吗?恃宠而骄让你忘记了我是谁了吗?仗着我父亲与你从小到大的恩情,你就敢一人称霸公主府了是吗?

    难道当初我母亲没有告诉你,尊卑有序、主仆有别吗?

    岑管家,我看你是在这个位置上坐的太安逸了,以至于让你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我倒是不介意让你岑管家提早的退位让贤,让更有能力的人能者居之。

    别以为公主府内没有了我母亲---羲和公主,你就可以称王称霸了。我的皇帝舅舅可是一直在观察着公主府内的一举一动呢,我过得好不好?是否受了委屈?舅舅他老人家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岑管家,你如此有违纲常伦理,罔顾主仆情义,如果被我舅舅知道了,岑管家的脑袋是否能保得住?那就真的不太好说了!”

    叶婉若的话时而凌冽,时而冷峻。一边说着,一边从主位上站起身,迈着闲散的步子朝着岑元走过去。

    贾琴立于一侧,看到叶婉若发火也连忙低首颔首着,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不得不承认,叶婉若把握的尺度非常好,既不会将岑元逼急,也刚好可以捏住他的七寸软胁。

    性命于每个人来说,都是非常珍贵的,对于岑元又何尝不是?

    直到叶婉若最后一句话从岑元的耳边邪魅传来,岑元终究抵抗不住那来自语言以及周身散发出来的双重压力,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朝着叶婉若求饶:

    “老奴不敢,老奴错了,请大小姐饶了岑元这一次。岑元今日真是让鬼迷了心窍,才会质疑大小姐的决定,求大小姐饶了岑元,岑元求大小姐....”

    任谁都知道,叶婉若提到了南秦皇才是令岑元真正感觉到恐惧的原因。

    先皇对于羲和公主的疼爱,一直陪伴在叶玉山身边的岑元是很清楚的。而当今圣上对叶婉若的疼宠也丝毫不亚于当年的羲和公主。

    叶婉若之所以这么说,也不过是想提醒岑元,在这公主府不是傍上了叶玉山这颗大树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哪怕岑元可以在公主府作威作福、肆无忌惮,却不可能藐视皇恩。

    眼看着岑元匍匐着朝着叶婉若的方向跪去,额头狠命的磕在叶婉若的脚边,发出‘砰、砰’的声响。

    叶婉若这才满意的勾起了嘴角的笑意,不作任何停留,重新回到主位上坐下。

    直到岑元的额头上已经浸出丝丝血迹,叶婉若这才不急不缓的挥了挥手,说了声:

    “好了!岑管家,你的忠心,婉若已经记下了!不管怎么说,这些年在府中岑管家都是尽心尽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婉若也理所应当感念岑管家的勤勉。

    贾琴这人我就交给岑管家了,希望岑管家不要让婉若失望才好!”

    大概是因为一直猛烈的朝着叶婉若磕头的原因,此时的岑元只感觉头昏脑涨,在听到叶婉若意有所指的寓意后,岑元连忙再次朝着叶婉若磕头答应着:

    “请大小姐放心,岑元定当安排好贾琴,不让大小姐失望。只是还要烦请大小姐在皇上面前,多为岑元美言几句,岑元定不敢忘大小姐的恩情。”

    叶婉若微微点头,朝着岑元挥了挥手,岑元便上前将贾琴带了出去。

    直到回往听雨阁的路上,两个丫头还在为刚刚的事而感到忿忿不平。

    “小姐,岑管家真是胆大妄为,居然敢这样对待小姐。待老爷回来,小姐定要好好和老爷告他一状。”

    迎香跟在叶婉若的身边,回想起刚刚岑元的态度,还在为之感到气愤。

    “说你是小丫头,你还不开心。虽然告诉老爷也不施为一个好办法,但却也只是保得住小姐一时,保不住小姐一世。

    如今咱们小姐有皇上的福泽恩惠作为倚仗,接下来量那个岑管家也不敢再放肆了!

    只是小姐,您说那岑管家不会对老爷恶人先告状吗?”

    虽然知道迎香也是为岑管家的事而气不过,但迎香的想法也未免太稚嫩了一些。

    菱香忍不住与迎香一边分析着刚刚叶婉若之所以那么做的理由,一边说出了心底的疑问。

    望着这满园春色,叶婉若此时却没有了欣赏的闲情雅致,看似与岑管家今天的一战是自己赢了,但想到叶玉山与岑元多年的情义,叶婉若却也没有了底气。

    而且,岑管家如此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定有让他与自己为敌的理由,可究竟会是什么呢?

    听到菱香的问题,叶婉若缓缓回过神,望着面前幽深的小径,嘴角带着笃定的笑意:

    “如果他不怕让父亲知道他私下对我的大不敬,既然他愿意死,我当然舍得埋!”

    叶婉若闲散的语气中带着漫不经心,优哉游哉的样子,好似这一切都与自己毫无关系一般。

    听到自家小姐如此腹黑的回答,两丫鬟相视一眼,竟扑哧的笑出声来。

    晚饭时,叶婉若被父亲叫去前厅用餐。

    本以为叶玉山会质问自己今天的行为,却没想到,整顿饭,叶玉山对此事都只字未提。

    叶婉若很清楚,就算岑元不敢与叶玉山告状,在这府邸里也会有叶玉山的眼线对其汇报,所以叶玉山不可能对府内的事情一无所知。

    叶玉山之所以没有提及,只有两种可能性:要么就是山雨欲来前的宁静;要么就是叶玉山早就对岑元的行为有所察觉,并感到了不满。

    晚饭过后,佣人们将餐盘撤下去,叶婉若终于率先打破了与父亲之间的沉默,该来的躲也躲不掉,也刚好可以试探父样的态度,也算是两全其美的事:

    “爹,今天的事....”

    “婉若,爹想和你商量件事,这公主府内的所有,都是我和你娘留给你的,交给你也是迟早的事。不如借此机会,你也开始学习掌管家务吧!

    最近爹一直也在考虑,看到你最近的成长爹很为你开心,等你闲下来,便让岑元将帐房的帐本都拿过来与你交接。你继承了你娘的温婉贤淑,将这个家交到自己女儿的手上,爹放心!

    岑元年纪大了,如果婉若同意,就在外面给他买座宅院,也不枉费他多年陪伴爹的情义,可好?”

    还不等叶婉若对于今天的事解释出口,叶玉山已经先一步打断了叶婉若的话,将心中思虑已久的话说给女儿听。

    不巧的是,岑元刚好走进来送茶。听到了叶玉山的话后,手上一个颤抖,手中的茶杯应声碎落一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