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35章 惹火自焚
    面对禁军统领威严的质问,离疏此时依旧保持着那副闲散的模样,像极了一个十足的浪荡公子。

    环视翰墨轩内,禁军统领与护卫,无一不在为眉眼中带着媚态的离疏而失神。

    看着此时禁军统领那一副花痴的模样,如果离疏是个女儿身,恐怕禁军统领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将他收为自己的姬妾。

    “咳....咳....”

    活了大半辈子的掌柜,当看到一堆臭男人对着离疏妖异的样子而愣神,不免为这诡异的现象而感到惊悚。

    不知道掌柜是真的被眼前的情形吓到了?还是提醒着禁军统领注意自己的身份?发出一连串的咳音另所有人都收回了心神。

    “大胆庶民,竟敢盗取当今圣上赏赐的圣物,其心当诛,按南秦国律法,拾遗者诛,以敬效尤!”

    似乎是为了掩饰刚刚自己的失态,禁军领统敛去眼中的惊艳,变为凌厉。

    一板一眼的说出南秦国律法条例,那副刚正不阿的形象转变,令商铺内的几人不由得都睁大了眼睛,暗自咋舌。

    就连慕寒也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显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如果今天离疏真的会被错杀,恐怕就是慕寒也别想再活下去。

    一心想要嫁祸给叶婉若,可却被她躲过一劫,天底下哪会有这样的好事?

    暗沉的眸光在叶婉若与离疏之间变幻,心中已经更加坚定要清除祸根的行动。

    要说翰墨轩内,惟一没有为之所动的两人,一人是叶婉若,另一人则就是离疏自己了。

    虽然如此重刑令在场的人都不禁为之变了脸色,可离疏本人却仍是保持着惬意的模样,仿佛这一切都与自己没有关系一般。

    具有着超强洞察能力的叶婉若,与此同时也将离疏的神色收进眼底,却更加狐疑着离疏究竟有多大的把握,能够泰然处之?

    “来人,将犯案者给我带刑部大牢,明日午时处斩!”

    似乎是因为离疏的神色中并没有表现出惊惶,令禁军统领严重感觉到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

    眼中装着盛怒,吩咐着护卫,便要定了离疏的罪责。

    “这位官爷,我想您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说这盒子是我的,可我并没有承认这玉佩是我放进去的。

    再者官爷,以您的英明自然能分晰出来,如果真的是我所为,我还会等在这里,留下这么大的破绽,等着官爷您来抓我吗?

    如此及其严重的刑罚,除非在下是疯了,否则也不应该等在这里坐以待毙吧?”

    虽然离疏的神色淡漠,但就连禁军统领也不得不承认,离疏的话很有道理。

    偷了东西却还等在原地的,从古至今也没有这样的先例吧?

    离疏此时的一番言语,不禁令叶婉若对其刮目相看:看来这离疏不只是长了一副好看的面孔,这伶牙俐齿的本领,确实足以让叶婉若意外。

    “虽然你说的不无道理,但也不能排除,你偷盗了玉佩之后,伺机藏在盒子里,还没有机会离开却被我抓住现形的事实。”

    在禁军统领说出心底的担忧后,离疏笑着起身,走到掌柜的面前,将他拉起。

    而后继续走回到禁军统领的面前,将另一个盒子中盛放着的毛笔打开,闲散的回答着:

    “如官爷所说,这玉佩乃是当年圣上的御赐之物,官爷您自当是随身佩戴,小心爱护的不得了。可官爷有想过没有?你我之前素未谋面,以官爷的谨慎来看,不是近身靠近,难道谁还会隔空取物不成?

    官爷再看,我在这里选的两支价值连成的毛笔,官爷认为在下有什么偷盗这玉佩的理由?让在下不惜以性命为代价,以身犯险?”

    离疏才辨无双的言语终于引起了禁军统领的深思,虽然不愿承认,可这也确实是事实。

    回想起今日,并没有可疑的人可以靠近自己,除了....

    慕寒在这时,也感觉到了禁军统领的眸光若有若无的瞟向自己,心中暗叹不好,刚想开口转移了对方的注意力。

    就在这时,在禁军护卫中,刚刚领队的护卫,突然冲到了慕寒的跟前,仔细端详了一番后。

    粗糙的大手,毫不怜香惜玉的钳制住慕寒的手腕来到禁军统领面前,强制慕寒跪在禁军统领的面前,大声禀报着:

    “禀告大统领,属下确认过,眼前这位正是刚刚冲撞了大统领的女子。除了她,并没有其她人有机会靠近过大统领。

    属下认为,这女子才是真正的嫌疑人,如今御赐的玉佩在这里出现,而这女子也恰巧在这里。这其中的巧合不得不引起深思。请大统领下令,捉拿此女子归案立查到底!”

    听到这护卫的话,离疏原本温润的眸光突然变冷,猛得射向地上跪着的慕寒。

    感受到离疏的变化,使慕寒也不由得心虚的垂下了头,眸光微闪,脑海中浮现出应对的计策。

    此时的叶婉若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悲催,好好的一个花灯会,无意间却使自己变成了别人眼中刺、肉中钉?

    枉费自己之前还有心成全了佳人的好事,没想到这丫头外表看似天真,内心却如此深沉。

    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如此看来,离疏为自己承担,也算是理所应当了!

    “大统领,小女子冤枉啊,刚刚承蒙大统领相救,小女子怎会恩将仇报偷拿了大统领的玉佩?如果巧合便可当作嫌疑的理由,那岂不是这里所有人都有犯案的嫌疑?”

    就在叶婉若思绪神游之际,慕寒已经想好了对策,婉转的声音中透出哭腔,面色也变得楚楚可怜,此时梨花带雨的模样反而惹起了禁军统领的怜爱之心。

    禁军统领的沉默,让那领队的护卫还以为他在犹豫,原本这玉佩丢了也与自己等人无关。

    可这玉佩却恰巧是在巡查期间丢失的,禁军领统更是将罪责一同连带了几人,眼下天色已晚,护卫们都想换班后早点回去,带着自家的妻小出来赏灯。

    否则,谁会有闲心关心这些事情?还巴不得禁军统领惹得了圣上震怒,兄弟们也有晋升的机会。

    “休要迷惑了大统领的判断!大统领,不要再犹豫了,偷盗皇家御赐之物,这罪责不是我等可以承担的。而这女子又与之有着撇不清的嫌疑,不如带回去严加审讯!”

    那领队的护卫不甘心,大声斥责了慕寒的巧言善辨后,将这其中的厉害分析给了禁军统领听。

    可这护卫并不知道的是,此时的禁军统领满脑子里闪现的并不是将此人绳之以法,而是如何将这讨人喜欢的丫头收入自己的房中。

    而这领队护卫的话也正合了自己的意,如果错过了今日,再不会有一个更合适的理由可以留住面前这动人的小妖精。

    “好,就如你所言,将此女先暂时关押在刑部大牢,待日后再慢慢审问!”

    禁军统领顺势同意了护卫的话,反正眼下这玉佩已经找到,至于到最后,找个替死鬼将这丫头偷偷换下来,带回府内,还不日夜伴自己逍遥。

    而在这关键时刻,自己能伸出援救之手,也不怕这丫头会对自己有二心。

    无论从古至今,本就是弱肉强食的生存规则。

    强者可以为所欲为,而弱者只能无声的忍受着摧残,却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慕寒明显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她很清楚,自己被送入大牢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在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自己怕是已没有了生还的机会。

    原以为可以借刀杀人,却没想到反倒惹火上了身。

    此时的慕寒已经悔不得当初,可却也无力回天。

    一双眼眸可怜兮兮的望向离疏,希望他可以帮助自己逃脱,毕竟以离疏的武功,两人离开这里不成问题。

    可离疏却是饶有兴致的望向另一侧立于一旁的叶婉若,丝毫没有想要救出慕寒的意思。

    慕寒心中升起怨怼,眸光犀利转向叶婉若,就在走上来的两名护卫想要带走慕寒时,慕寒突然开口,使两人停下了动作。

    “慢着,大统领,如果说有嫌弃,那位公子也是当事人之一。其实这盛装毛笔的盒子,正是那位公子的。

    是我家公子心善才会替他挡了下来,可这盒子确实是他所选。而且就在大统领进来之前,那把椅子上坐的也是那位公子。他也有着不可推卸的嫌疑!”

    禁军统领听到这话,这才将眸光转向一旁,看向温文尔雅,立于一旁的叶婉若。

    现在都是什么世道?这男人竟生得比女人还要好看,这皮肤,这样貌就连自己一个粗人也觉得赏心悦目。

    “这盒子当真是你的?”

    禁军统领收回心神,沉声与叶婉若求证。

    叶婉若早就想到了慕寒不会这样轻易的放过自己,却没想到在这儿等着自己呢。

    既然发生了,害怕是无用的,最多不过让老爹去宫里求一道圣旨而已。

    面色上没有一丝慌乱,反正淡然自若的回答着:

    “是的!”

    离疏一直站在禁军统领的身后,只要叶婉若矢口否认,就算是禁军统领也拿他没有办法。

    可却没想到,叶婉若会是一根筋,当真应承了下来。

    之所以无视慕寒的求救,就是想借官府之手,省去了慕寒这个跟屁虫,却没想到再一次将叶婉若牵扯在其中。

    想到慕寒今晚的所作所为,离疏的面色变得更加冷厉了起来。

    “来人,将这位公子也请到刑部大牢里去喝喝茶,谈谈心!”

    “是!”

    听到禁军统领的吩咐,立刻有两人答应着上前,想要押走叶婉若。

    叶婉若虽然此时女扮男装,可举手抬足间显露出来的贵气,令禁军统领也不敢小觑。言语上也略加小心,生怕冒犯了谁家的公子。

    “公子....公子....”

    眼前的形势令菱香与迎香不由得有些紧张,如果自家小姐被带进了刑部大牢,要回去怎么与老爷交待?

    如果再受些皮肉之苦,想到这些,两个丫头不免担忧的望向叶婉若。

    而叶婉若却转过头,朝她们安抚的笑了笑,便要跟在护卫的身后,朝着商铺的门外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