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36章 贵人相助
    随着几人相继要走出去的动作,离疏已经缓缓走上前来,袖口中紧握的手,仿佛随时准备绪势待发一般。

    应了慕寒的心意,慕寒也不再停留,反正就算自己死了,叶婉若又会好过到哪里去?

    而迎香与菱香更是自责,如若不是两人的要求,叶婉若也不会知道今晚有花灯会,更不会遭遇眼前的危机。

    就在即将迈出翰墨轩的大门时,门前突然闪过一抹倩丽的身影, 看到商铺内的情形时,毫不犹豫的走了进来。

    致使本要走出去的几人,迫不得已倒退了回来。

    “赵统领好威风,怎么这样举国同庆的时日,赵统领却发如此大的火?难道是满于皇上让其巡视的安排?”

    女子走进门后,将商铺内的一切人都视为了空气,身后的仆从将椅子擦干净后,女子便安然的坐在上面。

    这另人不敢忽视的气势,这与之说话的口吻都不禁令叶婉若好奇起此人的身份。

    就在女子出现的同时,菱香与迎香不免有些惊讶,当听到女子与这统领相熟时,心中不免引起一阵哀嚎。

    原来,面前出现的女子正是刚刚与两人一起抢花灯的小姐。

    虽然已不见跟在身边那叫做丝竹的丫鬟,但那女子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以及姣好的面容却是一定认不错的。

    看来,自家小姐今天一定是在劫难逃了,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幕,早知道就将那花灯送与了这位小姐,也不至会使自家小姐在外面多了一个敌人。

    如果对方小姐是个嫉妒心强的女子,说不定还会加重了自家小姐的罪责。

    菱香与迎香面面相觑,眼中呈现出来的是同样的担忧与急切。

    “原来是沈小姐,赵某不敢,只是刚刚无意之中丢失了的当今圣上御赐的玉佩。而眼前的两人正是与之有脱不开的干系,赵某正打算带回去盘查,冲撞了沈小姐,还请小姐恕罪!”

    赵统领的话使叶婉若越加好奇的将眸光瞥向所谓的沈小姐,不知道她究竟是怎样的身份,居然连负责禁军的统领在她面前都会如此放低姿态?

    看来,自己今天碰到的是位大人物,只是与自己是敌是友还需观察。

    沈小姐眸光淡淡的从赵统领的身上略过,朝着他身后轻瞥了一眼,随后问道:

    “看来,赵统领是亲眼看到他们偷了你的玉佩了?”

    “那倒不曾,只是那女子确实近过赵某的身。”

    虽然不知道沈小姐为何会对此事如此感兴趣,但赵统领还是如实的回答着。

    “哦?那位公子又是犯下了什么罪呢?”

    听到赵统领的回答,沈小姐却又问向被押着的另外一人。

    此话一出,菱香与迎香的心在这一瞬间,都提到了嗓子眼,终于要露出本色了吗?

    “丢失的玉佩在这位公子所买的盒子里装着,所以正打算带回去一齐盘问!”

    “放肆!”

    原本一直柔声细语的沈小姐,在赵统领的话落下后,突然玉手拍在旁边的桌面上,巨响传来,使赵统领吓得一个哆嗦,半跪在一旁。

    “赵统领,我看你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仅凭此便可定下罪责了吗?给本小姐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你所带走的这位公子,会是你所说的偷盗之人吗?

    我与景公子相邀来这里一起观夜色美景,却没想到赵统领居然将景公子当作贼人抓获,赵尹你可知罪?

    你可知道这位景公子的身份?别说是你,就算是当今圣上看到景公子也会以礼相待,你是有几条命?居然会犯下如此滔天大祸?”

    沈小姐的话令赵统领猛然惊醒,刚刚本就看这公子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公子,就算自己刚刚要带走他,也未曾在他的面色上看到一丝的慌张。

    如此听到沈小姐的话,赵统领如梦初醒一般,看来此人果真是位大人物,还是位惹不起的大人物。

    就连刚刚还在暗自担心的菱香与迎香也猛得抬起头,不可置信的朝着沈小姐望过去,显然没想到这位沈小姐如此宽宏大度,居然会帮自家小姐说话。

    只是,沈小姐如此夸大其词的说法真的好吗?不会被揭穿吗?

    真不知道沈小姐此番的行为,是在真心的帮助自己家小姐脱离险境,还是在害小姐?

    就在菱香与迎香迟疑之际,便看到那原本单膝跪地的大统领,突然变为双膝跪地,惊惶的朝着沈小姐磕头,还不忘感激涕零道:

    “多谢沈小姐提点,如若不是沈小姐,赵某今日显些犯下大错,还请沈小姐能够原谅赵某此次的疏忽!”

    眼前这突然大逆转的局面,别说是菱香与迎香,就是叶婉若也不禁大跌眼镜。

    其实沈小姐此番的回答也不算夸大其词,以如今景远在南秦国的影响力,确实已经达到万人景仰的地位。

    皇室更有密旨,派人秘密寻找景远。

    以景远文韬武略的才干,温文尔雅的性格,斯文儒雅的气质,能够得到沈小姐的倾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面对赵统领的请求,沈小姐却对此置之不理,拿起一旁盒子里的毛笔仔细端详了起来,仿佛刚刚那个发脾气的人不是她。

    看到沈小姐如此反常的举措,赵统领面露难色,心中疑惑不已。

    可尽管赵统领是个粗人,但在官场为官,哪里会不懂得这其中的门道,只是眨眼的功夫,便将沈小姐的寓意想得了个通透。

    连忙起身,亲自走到叶婉若的身边,恭敬的朝其施以一礼,歉意的说道:

    “景公子,今日之事是赵某人唐突了,还请景公子能够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赵某人的过错。日后,若景公子需要赵某,赵某自当鞠躬尽瘁、死而后矣。”

    眼下没有什么能够比保住性命更加重要,沈小姐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只要得到眼前这位公子的原谅,赵统领也就算暂时保住了性命。

    这世上,没有谁会和自己的生命过不去,赵统领也是一样的。

    哪怕此时还不知道眼前这位贵族公子的身份,但能够有沈小姐拥护,想来身份地位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叶婉若此时依旧站在原地,不卑不亢,不骄不躁,没有应下赵统领的话,而是淡然的看向所谓的沈小姐,不知道她眼前的寓意何为?

    感受到叶婉若清冷的眸光,沈小姐放下手中的毛笔,朝着叶婉若眨了眨眼,不再是刚刚那个刁钻的大小姐,而只是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

    接收到沈小姐没有恶意,叶婉若这才知礼数的俯身,抬起手将赵统领虚浮起,压低声音说道:

    “赵统领客气了,今日之事景远有错在先,并没有提前与赵统领说明自己的身份。让赵领为难,是景远的疏忽,还请赵统领不要放在心上。”

    “您就是大名鼎鼎景远?景公子?还请景公子恕赵某眼拙,竟还差点误解了景公子,赵某真是该死!”

    听到叶婉若承认自己就是景远,这着实是赵统领没有想到的,还以为眼前年轻的男子,不过是谁家的公子而已,却没想到是近日闻名的景远。

    即使景远没有军衔,也不知道出自何处,可赵统领却还是心甘情愿的朝着景远再次一拜。

    除了当今圣上,现在当朝各势力,各党派都在秘密的寻找着景远。

    广为流传的那句‘得景远者,得天下’使各党派无不在好奇着景远究竟是何方神人?而对于皇权之争的首脑人物,也大有对景远势在不得的气魄。

    传闻这景远神龙见首不见尾,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单说遇事时,那副处事不变的淡然,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如果上面知道,自己今天差点开罪了景远,恐怕自己脑袋上的这颗头颅也保不住了。

    思及于此,赵统领在心里不免对沈小姐对自己的搭救之恩更加感激。

    “既然误会解开了,景公子我们就继续去逛花灯会吧,听说前面还有表演,亦舒很期待呢!”

    对于赵统领的表现,沈小姐表示很满意。

    站起身没有再搭理赵统领,而是亲昵的挽上了叶婉若并不粗壮的手臂,拉着她朝着门外走去。

    眼看着叶婉若被拉走,菱香与迎香连忙收起了桌子上的锦盒,抬步跟上前面即将消失的身影。

    “这.....”

    叶婉若随着沈小姐的动作走出去,只是这时,赵统领才犯难了起来。

    原本还想将慕寒收入帐内,此时碍于叶婉若的身份,赵统领此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听到赵统领迟疑的声音,叶婉若与沈小姐都停下了脚步,纷纷转过身来。

    眸光接触到慕寒,沈小姐下意识认为那小丫头对叶婉若的情谊,眼中也跟着犯起不友善的打量。

    慕寒吗?如果以叶婉若有仇必报的心性,以慕寒刚刚对自己耍的手段,此时也定不会救下慕寒的。

    但不管怎么说,离疏对于自己都是有恩的,这是不可否定的事实。

    叶婉若知道,哪怕自己现在说出放了慕寒的话,赵统领也不会反对。

    可叶婉若却没有回答,而是将眸光转向身后的离疏。

    因为慕寒,离疏不知道受罚多少次?此次,既可以脱离了慕寒的纠缠,又可以让自己爷爷无法怪罪到自己的头上,离疏又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再者,慕寒刚刚的行为,至少离疏是不会原谅她的。

    “这么小的房间挤这么多的人,好烦,本公子要出去透透气。”

    尽管感受得到慕寒看向自己的眸光中满是渴望,可离疏却清楚的知道,对于慕寒,他宁愿她至此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

    一边说着,离疏从自己的袖袋中取出把折扇,一边闲散的朝着门外走去。

    爱离疏吗?答案是否定的,如果不是为了灵主交托的任务,她又怎么会这么多年装傻受气的在离疏身边这么多年?

    不过,此时才是慕寒对离疏彻底生恨的源头。

    看着离疏在眼前消失,慕寒不甘心的闭上了双眼,再睁开眼时,眼中迸发出来的是满满的恨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