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38章 危在旦夕
    回到房间的沈亦舒,此时心中激动不已,本以为父亲会阻拦她对景远的一片痴情,却没想到父亲竟还主动提出来,想要见见景远。

    这不得不让沈亦感到惊讶,心中想着果然父亲是最疼爱自己的!

    在这古代的世家里,看似出身娇贵的大小姐,或许小时候会集万千宠爱为一身。只是长大后,一旦涉及到家族利息,免不了成为家族之间交易的牺牲品。

    所以,贫民百姓家的子女虽说日子清苦了一些,但好歹也是自由的,择一良婿,只此一生,未免也不失为衡量幸福的标准。

    而世家贵族里的少爷小姐,却已经失去了选择后半生幸福的权利。

    既然接受了家族所带来的荣耀与光环,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是毋庸置疑的事!

    今晚与景远的相遇,着实只是个意外。或者说,如果没有遇到景远,沈亦舒根本不相信什么所谓的一见钟情。喜欢一个人对她来说,是很遥远的事,甚至不可能发生的事。

    在这更早时,沈亦舒只是听到下人们提起过景远的名字,听说他是如何的才智过人?可自命不凡的沈亦舒还不相信这世上会有如此卓越之人。

    虽然心中对景远此人好奇,却也认为不过是世人以讹传讹所造的声势而已。

    今日一见,果然与众不同,眉宇间散发出来的英气,却又不失温文尔雅的气质。举手抬足间的谦逊,还为一个下人而不惜开罪于自己。

    以往所见到的世家公子,不是喜欢炫耀自己的显赫的家世,就是喜欢炫耀自己有个在朝为官的老爹,还有的大字不识几个,还喜欢装作文人学者。

    今天的事如果放在那些世家子弟身上,一定会为了巴结自己,干脆要了那下人的命,以此来与自己示好。

    人果然是比出来的,格格不入才显得更加与众不同。

    沈亦舒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的贵族气质,以及内敛的性格,无一不使沈亦舒往返流恋。

    看着房间内那一盏看似不起眼的花灯,却照亮了沈亦舒的心门,同时那代表了春心萌动的少女情怀。

    景远....景远....我沈亦舒认准的男人,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才是!

    沈府书房内,一侧的椅子上端坐着身穿皇室宫廷长袍的青年男子,此时正品尝着茶香,而本属于这书房的主人,沈德厚却恭敬的立于一旁。

    几乎在沈亦舒离开书房的同一时间,此人便已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坐在这里。

    “沈御史,您是朝中老臣,应该很清楚这景远的存在,对当朝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此时各党派都在积极的寻找着此人的下落,就连父皇也对景远上了心,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景远落在任何人手中,都是对此人如虎添翼的事。太子仁慈,不想让此人造成我朝的恐慌,却还想着要帮助父皇分忧。

    既然贵千金见过景远,并已经与之私自定下终身,不如此事就交给沈御史去做,想必,为父皇排忧解难的事,沈御史是不会推脱的!”

    沈御史此时恭敬的站在一旁,额头上已经渗出密布的细汗来。

    此时,如若沈御史拒绝了此人的要求,只怕不仅是沈亦舒,就算是沈家都会跟着受到牵连。

    到时候如果在当今圣上面前,奏本自己知情不报之罪,就算自己有一百张嘴,也是无法申辩的。

    可若是答应了,想到自己的女儿,沈德厚的眼中露出不忍,却被低垂的眼敛刚好遮住。

    并没有得到沈德厚的应允,端坐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紧握成拳的手似乎诠释了自己的隐忍,却又转眼恢复自然,沉声提醒道:

    “难道沈御史不愿意?沈御史可别忘记了,当朝为官,要先尽了臣责,才能再为人父。无法保护自己所需要保护的人,一切也不过是空谈而已!”

    听到坐在上面的青年男子幽幽传来的声音,沈御史连忙跪在地上,诚惶诚恐的说道:

    “臣自当愿意为皇上效犬马之劳,还请二皇子见证!”

    是的,尉迟贤此时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如今各党派都对景远充满了好奇,而这时沈亦舒却与景远相识,并暗生情愫。

    无论沈德厚今日是否应允了这件事,沈家都必定与此时有脱离不了的干系。

    尉迟贤如此说辞,也不过是想提醒着沈德厚,为人臣子,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的道理。

    即将父亲这个角色扮演得再优秀,可当今天子却是可以决定人生死的关键所在。

    “既然沈御史如此说了,太子殿下与本皇子就回去等着沈御史的好消息了!”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尉迟贤起身准备离开,临走前,还不忘再提查沈御史一番。

    “臣自当竭尽所能,不让太子殿下与二皇子失望!”

    “好!本皇子当然是相信沈御史的,那就不打扰沈御史休息了,本皇子就先回府了!”

    尉迟贤走到沈御史身边时,将依旧伏在地面上的沈德厚扶起,郑重的拍了拍他有些粗糙的手,这寓意怕也只有沈德厚能感觉得到。

    “臣恭送二皇子!”

    沈德厚依旧躬身作揖着,直到尉迟贤的身影走远,沈德厚这才直起已经有些酸楚的腰身,望出门外的眸光深沉而久远。

    尉迟贤说的不错,尽管知道自己的决定会让女儿伤心,可只要有命在才有资格谈生活。

    眼前的情形,能够保全沈亦舒,保全沈家已经实属不易,又谈何来所谓的幸福?

    “来人 !”

    听到沈德厚的声音,从门外走进来管家有些佝偻的身影。

    “明日起,不许大小姐再出府,给我看住了,不允许有任何差错。派人暗中搜查景远的下落,一经核实身份,杀无赦!”

    想到刚刚沈亦舒满心欢喜的走进来,可转眼间却要禁了大小姐的足,只怕那姑奶奶还不闹到天上去?

    “老爷,大小姐她....”

    思及于此,管家忍不住缓声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沈德厚严厉的声音制止:

    “她什么她?你是老爷我是老爷?赶紧给我下去安排,不允许走露了半点风声,尤其是对亦舒,不许提半个字!”

    “是!老奴这就去安排!”

    刚刚一直守在门外的管家,接收到沈德厚的愤怒,自知从二皇子离开,自家姥爷便有如此安排,这其中的寓意已经明了。

    躬身答应着,便后退走了出去。

    一心还在暗自窃喜的沈亦舒当然不知道这其中的变故,还在独自憧憬着未来的生活。

    却不知,自此以后,恐怕沈家就要不太平了!

    将离疏甩掉的叶婉若已经没有了逛花灯夜市的心情,慕寒对自己的针对,以及沈亦舒对自己的示好,叶婉若不是看不懂。

    只是如果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怕伤害会更大。看来日后,景选这个身份还真是少用为妙。

    几经周转,叶婉若带着两个丫头离开主街朝着公主府的方向走回去。

    叶婉若并不知道,在自己离开后,沈府的管家便带领着一队家丁来到热闹非凡的花灯会上,暗自调查起景远的下落。

    而街道上,其乐融融参加花灯会的百姓们,原本见过景远的人就在少数。面对有人秘密调查,也都纷纷回答不知道。

    只是没想到,却恰巧被离开的离疏看到这一幕。

    本来想到叶婉若刚刚对自己的态度,也不太想多管闲事。可是算起来,自己怎么都是欠了叶婉若人情的,又记起叶婉若不会什么武功,这才勉强说服自己,按照叶婉若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此时的节气过了清明节,虽然气温回升天气逐渐转暖,可却到了谷雨时节。

    原本刚刚还满空星河与月亮起舞,不多时便突然狂风怒吼,电闪雷鸣。

    知道又要下雨了,叶婉若带着两个丫头加快了脚下的步子,想要在下雨前赶回家。

    只是,在这飞沙走石,狂风大作的隐藏下,跟随着叶婉若几人的脚步,道路两侧的屋檐上,也躬身快速的划过两道人影。

    直到天空中,再次响起几道划破天际的闷雷声,在叶婉若几人的头顶上炸开。

    就在这时,似乎是等到了适当的时机,只见两名黑衣人相互对望了一眼后,坚定的点了点头。从背后取过弓箭,朝着叶婉若的后心瞄准后,飞射出去。

    在这样的夜晚,如果是其它的兵器还好说,只是这弓箭的声音,叶婉若却是再熟悉不过的。

    那日从皇宫离开时所遭遇的,那些弓箭划破半空所发出的声音,叶婉若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耳朵突然灵动了一下,叶婉若不知道哪里来的警觉?感到危机来临的同时,下意识的伸过双手拉过两个丫头,身体快速的朝着旁边躲过去。

    虽然叶婉若并不会武功,只是21世纪的她喜欢户外活动,又养成了长期晨练的习惯,闲暇时还喜欢练练瑜伽修身养性。久而久之,也就使动作变得灵敏了起来。

    就在三人离开的位置上,一只弓箭稳稳的嵌入泥土中,在雷电的映照下,发出异常冷艳的光辉。

    眼前的情况,令菱香与迎香不禁感到了后怕,目瞪口呆的样子,以及颤抖的双手,都透漏出隐藏不掉的紧张。

    叶婉若就算再怎么坚强,也不过是个女人而已,虽然心中也感到惊慌,只是眼前比害怕更加重要的事,就是保住性命。

    在这时,房檐上的两名黑衣人看到没有得手,便收起了弓箭。腾空飞起,转眼间便稳稳的踩在地面上。

    当看到叶婉若三人正警惕的看向两人的方向时,两名黑衣人眼中闪过嘲讽,就连看向叶婉若的眼神,也如看向砧板上的肉一般,眼中绽放着绿光。

    手中执起锃亮的利刃,迈着沉稳的步子,朝着几人走去。

    “跑……快跑……”

    叶婉若一左一右紧握住两个丫头的手,看着危险邻近,突然大声一吼,拉起两个丫头,身体快速朝着前面窜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